2014-10-14跨尘文学网 > 杂文 > 百家杂谈

铲除学术腐败,乃是当务之急

工程院表示,将依据《中国工程院章程》等规定对李宁进行处理。章程第11条:“当院士的个人行为涉及触犯国家法律,危害国家利益时,或涉及丧失科学道德,背离了院士标准时,应撤销其院士称号。”(记者余晓洁)

早前报道:

工程院院士李宁弄虚作假套取经费被捕曾是最年轻院士

新京报讯(记者许路阳)此前被查的中国农业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宁已被依法批捕。昨日,中共科技部党组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透露了这一情况。通报称,包括李宁在内的7名教授,涉嫌弄虚作假套取国家科技重大专项资金2500多万元。

据通报,2012年4月,审计署审计发现5所大学的7名教授存在弄虚作假套取国家科技重大专项资金2500多万元的问题,其中就有涉及李宁等人承担的由农业部牵头组织实施的“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有关课题。针对审计发现的问题,科技部立即组织清查这些教授是否承担了科技部管理的国家科技计划项目情况,并停止了李宁等人承担的所有项目经费,责成其法人单位进行整改,加强管理。同时,科技部协助中央纪委、教育部、审计署和司法机关等进行认真查处。通报显示,李宁已被依法批捕。新京报记者今年8月底探访李宁住处时了解到,据称李宁在今年毕业生毕业之际突被吉林检察院带走调查,此后,家人已请了律师。除李宁外,科技部党组还通报了其余4所大学6名教授弄虚作假套取国家科技重大专项资金的问题,涉及北京邮电大学、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和浙江大学等多所高校,其中2人被判刑,2人(另有1名博士生)被批捕,1人被行政处分,1人暂不起诉。  优美散文www.kuachen.com

此事虽然称不上会产生文化与科学、学术领域的极大地震效应,最起码有一定警戒与纠偏的效果,更会对中下层知识者,乃至一般民众形成一次不大不小的震荡。

首先,这样的学术研究“巧立名目”,“套取资金”,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是所谓专家学者圈子里的“家长便饭”,是一种尽人皆知的秘密,更是彼此心有灵犀,上下相互关照的潜规则。所以,对于这件事情的处理,无论轻与重,也都在那些所谓专家、学者的预料与心理承受能力之内,因为他们所作所为早已经是冲撞了法律与职业底线,绳之以法,道德审判,是早晚的事,有的已出国,“逃之夭夭”,有的,收官而隐,逍遥化外,似乎最在风口浪尖上的,就是李宁这样的“排头兵”,这样的“模范人”。第二,这样的事情,自然会对那些身处于中下层的文化、科技、学术基础工作者,尤其是“事外”沉默的大多数,产生不小的心理、思维、价值取向震动,这一下,或者就把他们心目中神圣高端的所谓专家、学者来了个极端逆转,对于科学与创造有了一个很是负面的理解,那就是,在中国,专家、学者,原来是这样的,科学研究,也是可以欺上瞒下、蒙混过关的,这么多年,我们的最高端科学层,或者叫最具代表性的院士层,竟然会有这样的败类存在。同时,这些最基层的、最多数的群体,也会觉得中央政府对于学术腐败,确实是痛下狠手,要对一些给我们的科学研究造成无量损害、损失的人、机关、组织,进行调查、处理、惩罚了,这是大快人心的。

这么多年来的学术腐败,超出我们的想象,我们必须要坚决惩治,还科学研究以公平与正道。

多年来,在一些重点大学以及一些科研院所,申请项目,套取资金,然后分派给下属人等,甚至把一些国家级的课题研究交给刚入门槛、极不专业的研究生去做,最后草草手工,上报了事,这已经是圈子里尽人皆知的现象,连笔者这样的科学、学术“门外汉”也知道,不少的专家学者,大学教授,申请了数额极大的科研经费,然后吃喝公关,购车买房,剩余的又可以中饱私囊,据为己有。多年来,国家在科技研发、创造、制造方面,投入的资金可以说是以天文数字来计算,而效果咋样呢?我们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产品、项目,又有多少?我们的电信行业,我们的飞机制造,我们的农业、基建技术运用,我们的舰船设计、制造,有多少是我们自主研究开发出来的呢?我们的宇航产业,好多是引进了俄罗斯的技术,也有法德的一些技术,我们的战斗机心脏,购买的是俄罗斯的---直升机发动机是意大利的,战机航电与雷达技术,好多是以色列的、俄罗斯、乌克兰的,我们的舰船发动机,是乌克兰的,等等各类,不一而足,我想问,我们的院士,我们的专家学者,我们国家一级大学的那些教授,都干什么去了?到现在,我们最为先进的战机,心脏还是别人的,我们航空母舰的发动机,还是别人的!!一旦战争爆发,我们在这方面受制于人,那会是什么样的窘迫与危机状况?难道我们只是在引进,在模仿,在山寨别人么?我们国家政府投入的资金,都到哪里去了?我们可以想象,我们在这方面的内耗与自损,会有多么严重。所以,对于科研与学术腐败,必须严惩,绝不苟且。

对于国家课题的设立与项目资金投放,要建立严格的审查、审核、结题制度、机制。

我们国家各级科研项目的设立,都是国家行为,是国家经济、商业、科技、文化、军事发展的通盘规划,是我们国家民族实现崛起的一系列关键技术的攻关计划,更可能会涉及到国家的一系列核心机密,所以,在制度上,在法律上,要严格把关、无缝覆盖,责任到人,奖惩必明。

首先是在科研项目的设立上,无论是经济效益的导向型研究,还是科技的开发、设计、制造,还是军事上极为重要而敏感的极速研究、开发、制造、成军装备,都要密切结合实际,要有内行人来对此进行把关,把这些东西古今中外的变化,尤其是当下技术状况的中外比对,以及我们自己开发研制的目标性、时效性、实效性,必须科学而合理地了然于心,不能有任何形式主义的因子在里面,更绝对不允许套取国家资金,中饱私囊的丑恶现象发生----如果发生,那就不是一般的犯罪,是十恶不赦,是叛国投敌,再者,在项目担纲的人员、组织、院所、大学方面,要以法律的名义、形式,进行监督、检查、量化、考核、结题等等的流程设计,不允许出现任何空挡,以免产生一些腐败猫腻与研发折扣,再有,就是对于项目的达标与投入运用、效果验证,对于课题技术产出的短长期效果,要实行终身制责任认定,决不允许出现结题就完,概不负责的推诿现象。

我们在法律上,要进一步完善,让法律来对学术圈子进行监督、制约、惩罚、奖励。

我们在这方面,需要再度详细审读、检视法律,找到不足,再度完善相关法律,更需要强有力地执行相关法律。有法可依,有法必依,那么学术腐败的丑恶现象,自然不会那么猖獗,那么冲出底线而恣意蔓延。在执行法律上,我们有关部门与人员,本身的职业素养,必须要跟上时代发展,自身的法治意识要内化为一种随时就位的思维与习惯,而不是监守自盗、知法犯法。对于学术研究的机制与流程,要公开、公示,要接受社会各界的监督与指摘,决不能自己在实验室、在小圈子里,在上下相瞒的环境里,搞彼此心知的所谓科学研究。科学,从来就是属于社会的,尤其是国家投资进行的科学研究项目,更是要在社会法律与规则严格要求、制约的大背景之下进行的,而不是雪藏一隅,成败自了!自然,一些保密级别的科研项目,要另当别论,其也不能游离于上述相关的机制制约之外。

职业道德与自我形象的再塑,极为重要。

作为专家学者,尤其是最高端的院士,还有就是一些知名大学的教授,对于自己在职业道德方面的要求,决不能等同一般的社会公众,因为你们肩负着国家与民族实现崛起的重任,国家、民族把期望寄托在你们身上,你们就要在研究与开发上,摒弃一些社会潜规则,远离那些黑色猫腻,以自己的实际工作与成果,来回应国家对你们的信任,正确而高效低使用对你们投入的海量资金。还有就是,在自身作风上,要自尊自爱、自我约束,和自己的异性学生,或者叫异性助手,不要演绎出什么桃色新闻,惹得天下人怒火万丈,使得专家、学者这个群落披上一层令人不齿的苍苍灰色。专家学者自身的科学素养,专业精神,最为重要,而自身的道德伦理,也是决然不能忽视的一种可以随时异化的能量,把持不好,就会身败名裂,不堪收拾。

希望我们有些专家学者,能够审时度势,能够洁身自好,能够想到自己是中国人,是中华子民,要有“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胸怀,用自己的知识与能力,为中华复兴,做出一点贡献。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zawen/zatan/666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