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0跨尘文学网 > 杂文 > 百家杂谈

儒学讲读入村进户,可行否?

近日,看到有关报道,说是山东曲阜市推出所谓“儒学工程”,要求全市405个村庄每村配备一名儒学讲师,目的是普及儒学知识,提高村民素质,营造和谐村风、民风。在曲阜市政府的官网上早先已经贴出儒学讲师的招募公告,儒学讲师从高等院校、国学研究机构、在校教师和国学爱好者中遴选,要求国学讲师每月一次进入村庄讲学。讲课的对象是全体村民。此举已经试点了10个村庄,均印发了《论语三十句》和《论语精粹百句市民读本》学习手册。

时间社会各界对此议论风起,有说在孔子故乡,大推儒学教化,迎合了当下国学再兴的趋势,创设儒家发轫之地的文化浓厚气氛,值得肯定,有的说这是见风是雨,形式主义,有的说是附庸风雅,名利驱动,等等,各有其说,不一而足。

笔者认为,曲阜是孔子儒学的发祥之地,是儒家之道的一个符号,一个招牌,营造一种城乡上下,尤其是村镇街巷家户里儒学礼仪氛围,本也属于世之常理,无可厚非,只是这种做法的初衷,这种措施的执行,这种行为的效果,以及这种纯粹政府行为的各种背景与流程、宗旨,却是不得不令人产生本来不该有的负面联想,以及一些对冲、对应的怀疑。 跨尘文学网www.kuachen.com

首先,这种政府行为的缘由到底是什么。

是为了推进儒家之道,使得儒家之道在曲阜独领风骚于全国,把城市文化的牌子打得更响、擦得更亮,还是为了曲阜的文化旅游业增加一些看点与卖点,即让游客对于孔子儒家的遗风余韵直接感怀慨叹,形成更为广泛与深度的影响,从而把曲阜旅游真正推向世界。这些理由都可以说得过去,毕竟也是为了国学与地方文化、经济的发展。

可是,是否是为迎合领导人的一次谈话,或者一句随意的慨叹之言,这就是让人质疑不已的一点。

我们中国各个阶层,尤其各级政府层面,已经习惯地聆听并不惜代价地执行所谓“谈话精神”,一味地落实领导人的“精神”,而罔顾国内文化、政治、经济大势,罔顾民生状态的深层意愿,罔顾社会、历史、科学、文化的科学规律,结果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有的还造成损害而事与愿违,或者更有甚者,极度冲击了我们本来就在下降的政府公信力。如果仅仅是为了迎合领导的某次谈话,某句“指示”,那么,这种政府行为的制定,应该是有些不太妥当的。我们要对于上级领导,尤其是中央领导的指示,进行符合我们党和政府最为实际需要的解读,更要结合民生实际,结合国内外相关领域过去变动、现在状况与未来趋势进行效益最大化的认识,而不是追风赶浪、阿谀俯就,更不要走上一条与现代社会基本理念相悖的邪路。

其次是我们必须要明白,儒学文化的教化,更是需要潜移默化,需要言行引导,而不是讲一讲《论语》,背一背条目就能立竿见影的。

儒家之道,几千年下来,能够在中国这块大地上深扎根、光播种,是有着其强大生命力的,但是,这种“扎根”与“播种”的过程,却也是实实在在的漫长悠久。对于一个儒者,其个人的学养修行,往往不是三天两日,而是终生“知其不可而为之”,历史上多少的文人士大夫,践行儒家之道、圣贤之理,而皓首孜孜,甚至为此献出生命,而对于一个社会群体,一个民族,一个社会与国家的文化建设,更是一个世纪工程,乃至于是跨世纪的巨大梦想。我们要看到这一点,并且决不能违背这个规律而进行一些纯粹面子、里子的应时盲动。

作为曲阜市政府--市乡村三级政府,各个部门,公检法国地税学校、医院等等,加强自身廉政建设,尽职尽责,体现现代社会的各种政治、法制、文化、自主意识,尤其是党政权力机关部门,能够做到真正亲民、爱民、惠民、利民,那就是践行了儒家之道里面最核心的“天下大治”一说,还用的着派人到乡下去讲说两千多年前的声音吗?这岂不有硬性灌输、洗脑弄人之嫌?

再有,我们更要认识到,儒家之道,尤其是《论语》里面,有些观点是极为保守落后的,是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乃至于说是背道而驰的。

儒家学说的利与弊,我们应该是很清楚的,其分野之标准就是是否合乎现代社会的法制与民主之道。孔子宣讲并流传下来的一些观点,曾经严重地束缚了我们的思想与精神,使得我们的文化几千年来处于一种封闭、半封闭状态,其中的繁文缛节、虚假客套、唯唯诺诺、服从专权、敬让权威等等,把我们民族本来生机勃勃的创造力给扼杀殆尽。我们现在再提国学,绝对不能就是孔子与《论语》,而是我们历史文化之中能够给我们以正能量的一些人文、科学知识。我们一定要让我们的青少年深入地了解儒学的保守教条一面,不要照本宣科、全盘照搬。

还有,就是我们眼下的乡村,已经不是三十年前,乃至不是十年、五年前的乡村。

绝大多数年轻人都天南海北地“外创”去了,都在京上深广,或者所谓的二线、三线城市打工发展,有的甚至在城里居家生活,到乡下宣讲《论语》,谁来听?那些孤守穷家的老人?那些小学儿童?再者,而今互联网高度普及,农村的信息量已经比着城市逊色不了多少了,农村不少地区成年人的文化素质与视野,更是不可小觑,讲说《论语》,会有多大市场?笔者在乡下故乡,不知多少次听到父老说到这样的话,“孔夫子那一套,落后了”。我们政府进行文化建设,要因地制宜、实事求是,不能做一些隔岸观火,或者离岸阔论,或者隔靴搔痒的事情,我们要了解,农村农民是否真的需要这样的上门“服务”。

再有,就是这项活动的费用咋出?流程监督、检查,谁来负责?谁能保证效益?

这种费用应该是一笔不太大的数目,但是也不是案桌上简单一点数就清楚的。谁出这个费用?国家财政?还是地方村镇自筹?还是各单位义务出人,费用自付?这个人的身份定位是国家“圈子”内的,还是“自由人”?如果是“圈子”内的人,就难免有猫腻,有暗箱操作,“自由人”的可能性不会太大,还有,这项工作的监督检查、总结考核,怎么才能避免国家集体单位的那种走过场、求形式?这些问题,是互联互动的,都要周密考虑,不可有丝毫大意,不知曲阜市政府是否对此进行了进行布置、无缝安排。

总之,儒学不是国学全部,而国学教化,一定要结合实际,要顺应现代社会的主流,不能依然自闭自喜,更不能夜郎自大。我们的目标是实现中国梦,是让我们的人民过上现代文明阳光灿烂的生活。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zawen/zatan/665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