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7跨尘文学网 > 杂文 > 百家杂谈

世界杯-21世纪已不可能诞生马拉多纳

世界杯-21世纪已不可能诞生马拉多纳

昨天,有学生问我:马拉多纳与贝利,您觉得谁更伟大?

这个问题,其实从来没有疑问,当然是马拉多纳。贝利只是一位优秀的球员,但在马拉多纳的身上,既有超乎众人的足球才华,更有很多足球之外的东西,这一切的综合,让马拉多纳成为球王,成为人们眼中的神,并最终成为一种宗教。

马拉多纳的球技无需赘言,即使只在球场上,他也是超越贝利的。贝利只是时势使然,与巴西的足球盛世共生,从而捧得三届世界杯。但是,马拉多纳是凭一己之力翻转乾坤,带领阿根廷与那不勒斯成为冠军之队。在对球队的影响力上,两者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另外,马拉多纳代表着一种王者气概,他是球队的灵魂,是球队力量的源泉。论这点,贝肯鲍尔、克鲁伊夫可与之媲美,但是,贝利、齐达内、罗纳尔多,包括最接近球王的梅西,很遗憾,都还差得太远。

马拉多纳,曾以“上帝之手”与“连过五人”的传奇方式淘汰英格兰,但是,我们必须要知道,这可不是一场简单的足球比赛。1982年,撒切尔夫人治下的英国政府,悍然发动对阿根廷马尔维纳斯群岛的进攻,以军事之强力取得了这场侵略战争的胜利。因此,四年之内这场球赛,更是政治之延伸,虽然足球理应与政治无关,但足球在阿根廷人的血液里,可以高于政治。这不仅是一场球赛的胜利,这更是阿根廷人还以撒切尔夫人为首的英国恶人的响亮耳光。因此,马拉多纳成为足球场内和场外的双重民族英雄,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跨尘文学网www.kuachen.com

马拉多纳,无处不以平民英雄的身份出现,他敢于反抗霸权,他是人民的代表。他会不顾全世界人的观看,在世界杯颁奖仪式上拒绝握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肮脏的手。他与古巴前领导人卡斯特罗、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都是至交。这种交往并非普通的名流之交,更是精神的息息相通,代表了美洲大陆众多发展中国家的自由之魂。

马拉多纳是足球的王者,更代表着一种平民的精神,抗争不公正强权的意志,他是人类史上真正的英雄。20年来,人们不断期待,试图能再次迎来一位马拉多纳的球王,但是,当我们静心思考,不得不悲哀地承认,当代足坛已不可能再有马拉多纳,在这个商业领导一切的现代社会,马拉多纳的传奇已无人可以复制。

在这个体系精密的商业社会中,很多球员自小封闭于训练场,对社会民生鲜有接触,即使有想法,他们也往往被要求专注于足球,完善的经纪团队会建议他们不要对经济、政治与社会发声,一切都是官样辞令,当然,各个大品牌的赞助商们,更不能允许这些球星的口无遮拦。

21世纪的足球,被商业层层包裹,球员们是球场上的明星,也可以成为个人励志的偶像,但已再难具有马拉多纳那般综合的影响力。马拉多纳式的传奇,再难诞生。

有人说,存在即合理,但我依然为这样的存在,感到悲哀。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zawen/zatan/123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