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16跨尘文学网 > 杂文 > 影评书评

三生石旁,我可有见过你?——读《花千骨》书评

三生石旁,我可有见过你?——读《花千骨》书评

——读小说《花千骨》书评

碧水婵烟/原创文字

不知沉睡了多久,她从封印中醒来。

沉浸在幽蓝的海底,四周一片宁寂。

 

一张结界,隔绝了她对长留山最后的念想。

遗忘了那些,滴滴点点往昔的恩怨与情长。

 

伸出十指,不经意便戳破了那张千百年来封印的结镜。想起初见那时,他踏着清风,自皎月清辉中缓缓从天而降。五色瑶池之水静静荡漾,恒古不改;清风掀起层层粉浪,乱红飘香。

他自天的那一端缓缓朝她走来,脚下花开如海,风过如浪;衣袂翩然,掩尽日月之光。淡淡银晕笼罩仙身,素白的袍上流动着银纹,肩头飘落了几片粉帜的桃瓣;无暇的宫羽,在腰间轻舞风扬。

极腰的云发倾泄一身,骨透清冷,白衣如梦。剑端的流苏直垂坠地,仙姿轻曳步步生莲。 淡然冰冷的目光,如月华流泄之水。迈过桃花翻飞的层层粉浪,漫天绯色中不染纤尘。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黄泉路上,忘川河中,三生石旁,奈何桥头,我可有见过你?

  跨尘文学网www.kuachen.com

长留山上,绝情殿间,那一点一滴蚀骨的爱恋与倾慕,此刻都化作一片冰冷缠缚周身。绝情水痛入骨髓的烧蚀犹在,臂项上因他的累累血痕浅深。然心字,已成灰。

 

还能记起那年初上长留山为他学剑,为他解毒不管不顾,战天魔诸神一决高下。还能记起那年他白衣胜雪,绝情殿里慈爱无间。可明知自己对他爱恋浸髓入骨,他却为六界诸生,将她诛印封魂。

 

此时爱与恨还有何紧要,连佛都说情性本空。

穿破封印,他就在那里,如千百年前初见时的模样,翩翩白衣,遗世绝立。

 

替她挨下那些诛仙钉,令他这些年元气大伤,仙修渐散。

她轻轻走过他身畔,曾经为他痴情的眉眼,如今绝情般的冷冰。

 

她是他的劫数,他一开始便知道。

只晓她会毁及他的修为,却没想,原来她是自己无极以前,遗忘的情债。

 

后来他终于明白,人间天上,笈笈众生其实都比不过她一人。

但她终是被他逼成了魔,而他亦为她失了仙身。

 

百般折磨,周而复始。

绝情水浸入他肌肤的灼痛,让他明白原来自己对她,早已爱到痛骨蚀心。

可他宁愿削骨去肉,恨恨对她说:就算爱你!又如何?

 

他还是选择了六界诸生。

从前那一百零八剑没有让她恨起;然最后这一剑,却让她爱恨交织。

是的。是她自己甘愿,为那一缕执念,终是魂息他断念剑下,去了离恨天。

 

只为那一场初见的执念,便落了这样一个魂飞魄散的结局

然一回首,全是梦。

倒不如不起情,情便不空,缘亦不会散。

 

她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我以神的名义诅咒你;今生今世,永生永世,不老不死,不伤不灭。

她死去,不再有痛苦。他却永生永世,不老不死、不伤不灭的活在亲手失去她的痛苦中。

 

那么多年,不管何时何地,他从未想过要她死。

不管是她给自己带来劫数,还是犯下大错。他宁负骂名将六界置于险境,亦从未想要放弃她。

 

他只是想挽回。他用整个生命来守护,宁可自己死,也再不要伤她分毫。

可她,居然逼他亲手杀了她。

 

上天入世,寻遍地老天荒红尘碧落,他终将她息存的一魄带回。

几近轮回以后,找见她,并把初为人婴的她带回山间抚养。

 

可当她忆起他时,她又那般绝情的离去。

其实爱一个人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他以为自己是长留上仙,千百年来可以不为世情所动。可情河难渡,天上人间,谁又能逃过此劫?

依稀耳畔有她的声音回响......

白子画,黄泉路上,忘川河中,三生石旁,奈何桥头; ......我,可有见过你?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zawen/yingping/674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