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22跨尘文学网 > 杂文 > 影评书评

影评<消失的爱人>吞噬爱情的衔尾蛇

近来微博上流传的一句话道出了爱情婚姻的真谛:“世界上没有哪对夫妻是完全契合的,也没有永不倦怠的爱情,只是停停歇歇后,最初的梦想被打磨光滑后,悲观的人看到的是鹅卵石,乐观的人看到的是宝石。”

然而对尼克和艾米来说,他们看到的是一条正在张开大口吞噬自己的衔尾蛇。

衔尾蛇是普遍存在于世界各地神话传说里的一个意象,首尾相连,向死而生的特质令人们相信它象征着无限和永恒,因此,结婚戒指也可以看作是衔尾蛇的变体。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衔尾蛇也被很多哲学家和心理学家,比如荣格认为是人类心理的原型,是“前自我”阶段(Pre-ego)“混沌状态”(Dawn State)的实际象征,代表着人性中贪婪和残忍的一面。

衔尾蛇需要吞噬自己的尾巴才能生存,以此为能量长出崭新的自我。没有人知道,那个崭新的自我和原先的自我是否一致。

尼克和艾米是别人眼中天造地设的一对,然而在他们结婚五周年纪念日的那一天,艾米失踪了,种种证据显示尼克策划了一个杀妻的阴谋。当然,我们都知道,故事没有那么简单。在书中,我们可以看到艾米的多重形象。在尼克的回忆里,和他恋爱的那个女孩是个不折不扣的“酷妞”,热辣性感,风趣幽默,睿智独立,是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佳偶;两人双双失业,不得不搬到尼克老家的那个艾米,是个冷淡疲惫的落魄白富美,她不长于家务,也融入不了当地的生活;在艾米日记里的那个艾米,是一个全身心爱着丈夫,善良体贴,又有点天真的家庭主妇形象。 跨尘文学网www.kuachen.com

然而,她们都不是真的艾米,又或者说,她们都是曾经存在过的艾米。

绝大多数夫妻都会认识并接受这个事实:人们在陷入爱情的那一刻,都会自觉或不自觉地开始扮演另一个自己——一个明显比真实的自我更可爱更讨人喜欢的自己,为了博得异性的欢心,我们都得和雄孔雀学习,抖擞起精神把最漂亮的羽毛呈现在爱人面前。很显然,大多数的人都认为,结婚后还在对方面前开屏就是一种毫无必要的行为了。或早或晚的,人们都会对自己的伴侣展现出真实的一面。渡过最初的绝望和摩擦之后,夫妻双方会寻找到一条更融洽也更稳固的相处之道,包容彼此真实的一面,携手渡过余生。如果分歧太大,也会有人选择分道扬镳,例如最近的普京夫妇和默多克、邓文迪夫妇。

这些选择都是符合常理的,但是在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故事里,艾米有着另外的打算。她并不打算接受,也不打算放弃,她选择的是:改造。让一切事情和所有的人,都按照她的心意去发展。她要让她和尼克的生活,回到他们相逢的那一刻,她要让尼克永远保持雄孔雀求偶时充满魅力的一面,就算她知道那是假的也在所不惜。

在荣格的理论中,人的潜意识中有四种原型,其中人格面具(persona)的原型,指的是人们为了掩藏起自己的真实本性所戴的面具,就像演戏一样,为了适应不同的情况或不同的人而采取特定的行为和态度。阴影(shadow)是最强有力,也是潜在的、有害的原型,因为它包含有来自人类种族的、最原始的动物本能,如衔尾蛇。在艾米身上,人格面具和阴影的能量显然大大超出了自我(self)的意识,她回忆自己的成长历程时发现,她一直擅于伪装成不同的自己,熟练地戴上讨别人欢心的面具,对她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她曾经试图在尼克面前卸下伪装,可惜尼克却依然对“酷艾米”痴心不改,“当你终于向自己的知己爱人袒露出真实的自我时,对方却并不喜欢你的真面目,你能想象那种处境吗?说来说去,由爱生恨便是从那时候露出了端倪,对此我曾经想了又想,我认定那就是一切的开端。”艾米一点点的吞噬掉了尚有柔情存在的自我,生出了更黑暗也更强大的新自我,她没有意识到的是,她在吞噬自己的同时,也吞噬掉了她和尼克之间原本真挚存在的爱情。

“我为你难过。”尼克说,艾米问:“为什么?”“因为每天早上你都必须醒来扮作你这副模样。”终于,他们都成为了衔尾蛇,无望地吞噬着真实的自己,永无休止。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zawen/yingping/672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