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17跨尘文学网 > 杂文 > 世俗评说

了解下出租车、黑车和专车吧

出租车

出租车,一般有出租车公司统一管理,车有明显的标识,如TAXI,计价标准明确,乘客很容易辨别,缓解了信息不对称。乘客还可以投诉。出租公司比单个司机讲信誉,会约束司机的行为,包括价格和行车路线(绕路)。乘客对出租车的服务,质量和价格,都有稳定的预期。

出租车的份子钱,不是什么问题,份子钱,是经济租金。在牌照管制下,是必然和合理的。再说,车是公司的,要折旧,保险,公司要给司机上各种保险。不能说,出租公司剥削司机。这一点,我的朋友王志安 先生,有非常好的解释。

以北京来说,北京的出租车司机基本来自郊区的农民,如果他们不干出租车,也就是种地,打零工。坐出租车司机,是收入最好的职业,是自愿的。

但是,正因为有了牌照,出租车有某种垄断特征。包括引发拒载(有时拒载很打击人的自信啊),车里肮脏不堪等等。

出租车最大的问题是,司机与乘客之间供求的匹配,是靠巡航,这是有成本的,而且不小。

出租车司机的文化程度,一般较低,对于乘客的抱怨,忍耐度较差(就我的经验,最差的是天津的出租车司机),而且难以交流。 情感故事www.kuachen.com

坐出租车不是一种享受。

黑车

黑车其实不黑,被妖魔化了。

黑车司机,不可怕。他们是为赚钱,讨生活,不是为害人。有关黑车危险的新闻,是不公平的,正规出租车司机也有杀人的(如1996年有一个正规出租车司机在北京站前广场,光天化日之下,杀死了一个吉林人)。我也可以说出,感动XX的黑车司机故事来。

搭黑车,不见得就冒很大风险。只要有车牌,有驾驶证,就不必太担心。从心理上说,搭乘人都是成人,乘坐黑车的警觉肯定更高。

但是黑车没有管理者,无统一规范,比如车比较脏,计价混乱。乘客对黑车,没有准确的预期。

黑车最大的缺陷是,乘客与司机之间,要付出讨价还价的费用,很多时候,乘客不知道自己要去的位置,对路径不熟悉,司机可能会宰客。

打黑车,当然也不是享受服务。

专车

专车是互联网的产物,是这个市场质的革命和飞跃。

有了打车软件,专车既解决了出租车存在的,乘客与司机之间的匹配问题,而且是即时匹配,车不用再巡航。同时,也解决了黑车的绕路痼疾。

此时,乘客和司机之间的信息非常对称,乘客可以提前知道司机的情况,主要是手机号码和照片,车牌号。这些都是验证过的,大可放心。

有了打车软件,司机不会绕路,乘客可以用地图监督。更不存在拒载的问题。付费更是准确透明。

实际上,服务的品质也上来了。

专车,都比较高档,比较干净,还有矿泉水充电器纸巾供应,乘客上车时,司机要为乘客开门,而且协助下车。这让乘客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对于孕妇,老人等特殊群体,更有必要。

专车司机,文化素质明显高多了,很多司机都用自己的车,很多还是比较高档的车,奔驰宝马奥迪等等。这些人,有的就是公司老板,高级白领。

坐专车,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种享受。乘客与司机比较容易交流,司机也能容忍乘客的挑剔和抱怨。

乘客,第一次有了尊严,有了面子。

专车的价格高,是因为服务上乘,价格永远是(机会)成本的反应。

专车实现,并没有被垄断,竞争仍然明显,所以,目前的专车价格,有时甚至低于出租车。

嘀嘀打车,天天烧钱,靠什么赚钱呢,靠这之中的大数据的慎独挖掘。这在未来,对商家是非常重要的。

专车,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它是一系列要发生事情的,一个环节。

在一定程度上,也应该说,专车与出租车,是两种服务。正如计算器和算盘是两种产品一样。很多乘客坐出租车,是想享受生活,正如老板有专车和司机一样,这一点,过去的出租车黑车,都没能帮助他们实现。专车,是第一次。这也算实现了一个梦吧。

在大城市,专车取代出租车,是一种趋势,正如电灯取代煤油灯一样。当然,出租车和黑车,不会完全消失,因为有人不用智能手机,有人不用互联网。

就我个人说,自打用了专车,再也没坐过出租车,跟它说88了。即使在机场。已经难以忍受出租车的恶劣服务了。没有专车时,就坐地铁公交。

最后,想重复一下:一切自愿的交易,如果不危害第三方,都应该鼓鼓励而不是打击。人类就是这样进步的。

来源:王福重

跨尘文学网原创首发,转载请注明链接:www.kuachen.com/zawen/shisu/674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