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13跨尘文学网 > 杂文 > 时事评论

希腊危机对中国大陆人的启示

希腊危机如今是近来国际新闻热点之一。然而这种债务违约危机并非与我们无关,也并非象中希地理距离一样非常遥远。中国是希腊的主要债权国之一,据非完全统计,中国大陆给希腊的贷款达几十亿美元。希腊人债务违约,还不上欧盟的欧元,难道独与中国“情深义笃”,不会赖中国的账?至于这属于全中国大陆人民的财产遭受损失,谁应该对此负责?不是本文所要探讨话题。本文只是就国人向往的希腊及部分欧国家的“全民高福利”观念谈谈希腊危机带给中国大陆国人的启示。

希腊债务违约之所以引起如此大的国际金融秩序动荡,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还有一些欧盟国家的情况与希腊有着异曲同工之处——全民高福利。质疑“全民高福利”,肯定如同希腊对本次债务违约危机的全民公投一样,会遭到大多数国人甚至绝绝大多数几近于全民的反对。而那些反对中国大陆“全民高福利”意识的人中,绝大多数或许也是基于个人利益的得失。笔者毫不怀疑,世界通行的民主文明是当今人类文明的标志,是未来社会人类文明的取向。可是我们在追求这种民主文明的同时,也必须注重规避这种民主文明的弊端。为完善人类的民主文明做出中国人的贡献。 优美散文www.kuachen.com

在人类文明高度发展的今天,对于文明发展的利弊的认识,与民众的认识能力的反差越来越大。大多数人选择的,未必就是最正确的,最合理的选择。希腊对于本次债务违约的全民公投结果,就印证了这个严峻的问题。

本文不讨论意识形态问题。可是希腊人的意识形态与中国大陆人的意识形态的确存在着交集。也正是在这种意识形态交集观念下,两个古老的民族都形成了“全民高福利”的观念。不同的是,希腊人借助西方的民主文明,曾经暂时实现了这种“社会高福利”愿望。但是尽管希腊文明是当今西方民主文明的源头,却也无法避免中希两个古老民族的意识形态交集所带来的弊端。

公有制的计划经济已经被人类以惨重的代价印证为违背人性的失败的经济模式。尤其是中俄(苏)两国人民,更对此有着切肤之痛。建立在这种经济基础之上的人类幻想最终破灭了,可是此观念的遗毒并没有完全从两个民族的民众意识中根除。今天国人的事还说不过来的呢,俄罗斯人的事就留给曾经的“老大哥”自己去感受吧。“老大哥”会不会为他们的大国情怀选择再次付出惨重的代价,多事的中国大陆人没资格研究。我们还是研究研究“中希意识形态交集”对两个古老民族的意义吧。

国有经济形式,是当今世界包括许多成熟的资本主义国家都存在的现象。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还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形成了互补。但是,国有企业在国民经济中所占的比重不大,不影响私有制主导的市场经济秩序。可在欧盟国家中还有一些国家与希腊一样,受“中希意识形态交集”式的观念影响,国有企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较高,甚至高于改革开放后中国大陆,足以影响市场经济秩序,导致市场经济无法健康发展,使经济发展越来越无后力。

今天四个希腊未退休还在工作的人,要承担三个退休老人的养老金。希腊人的养老金发放也非常混乱,许多老人都死了,儿女还在领养老金。工作积极性也普遍很低,逃税率接近90%。希腊征收游泳池税,可是通过谷歌卫星发现,希腊已征收的游泳池税数量,只占全部游泳池的百之几,远不足百之十。

年轻时都不想干活,不想交税,却想早退休领高额养老金。这一点是否似曾相识呀!如果你用所谓的爱国之心,否认这些观念在中国社会存在,那你就同在公投中否决欧盟紧缩议案的希腊人一样,会将我们的民族推向深渊。

睁开眼看看,那些领着低保混迹于麻将馆的被救济者;看看社会对有通过账面规避税收能力的财会人员的渴求;再看看年轻人的求职愿望:“工薪高些,工作轻闲些,福利厚些”,与希腊人何异?公有经济与现今人性文明水平不相适应,易滋生懒惰,已经被人类以惨重的代价印证,是不争的事实。希腊危机告诉我们,许多民主制度不完善的国家的乱象,并不是民主制度的过失。而是两种对立观念杂交的结果。

用马克思的观点,生产力的发展水平才是人类文明水准的标志。列宁的所谓发展了马克思主义被历史的实践证明是乌托邦式意淫的幻灭,是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反过来,不利于发展生产力的生产关系就是背离人类文明发展方向的。“公有制”即官有制,是对全民利益的侵占。

有资料显示,马克思在股份制产生后,对于自己过去资本主义必将灭亡的观点产生了质疑,只是他没来得及研究明白这种质疑,就走完他不平凡的一生。恩格斯随后对此进行了较深入的研究,进而否定了马克思的那种生产资料私有制与社会化大生产之间的资本主义不可调和的矛盾必将导致资本主义灭亡的观点。因为股份制,让所有股民间接地成为生产资料的拥有者,是一种全新的公有制模式。只是世界上一些国家,对马克思的理念按需截取,才使绝大多数国人不知道这个过程。马克思并非象我们宣传的那样神圣,可是马克思的理论仍然是有许多有价值的成份。其经济方面的理论,被许多成熟的资本主义国家所应用。

法国会允许巴黎公社的历史遗迹作为文物存在,许多资本主义国家运用旨在推翻资本主义制度的马克思的理论,可是我们曾经大割资本主义尾巴。改革开放后,思想上的进步就在于承认,资本主义的东西并非都没用,并且客观上接受了除否定特权以外的所有资本主义理念。然而成熟的资本主义体制是建立在发达的生产力基础之上的,并为生产力的发展提供了保障与促进的条件。

网上传说,一位中国人到德国,德国人对中国人说我们把富裕的社会主义留给了自己,把导致贫穷的社会主义传给了你们。其实德国人也并非如此聪明,他们也是经历惨痛教训的。提到社会主义,就不能不提到希特勒。可能许多国人不知道希特勒与中国有什么关系。希特勒创建的纳粹党的全称是“德意志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中国是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经过三大改造才确立“社会主义制度”的,可是希特勒却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就开始社会主义尝试了,并且创造了许多我们今天都望尘莫及的成就。

首先,希特勒上台后五年左右,就在席卷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空前经济危机中,把德国的失业率从百分之五十左右,降低到百分之一点三。这比当时经过罗斯福新政成功扭转经济危机的美国的1.89的失业率还低。

其次,重建社会保障体系、落实社会福利政策。希特勒上台后大力推选社会保险制度,增加和提高国民的社会福利,在改善工人的劳动条件和劳动环境的同时,还扩大了职工的有薪休假制度。并在疗养胜地为普通工人,修建了一批疗养院和旅馆。仅1937年一年内,全德就约有一千万工人享受到了这项福利(当时的德国只有6600万人口)。使过去只有资产阶级才能享受的休假旅游,在纳粹德国也成了工人的福利待遇”。

在经济危机的空前困境中,希特勒上台五年就声称,德国要实现“每个德国职工拥有一辆小汽车”。并在短短的时间内向人们兑现了这种承诺。当时普通德国民众的赋税得到减免,退休人员开始享受医疗保险,德国士兵的妻子享受了最好的待遇。希特勒执政五年,国民生产增长了102%,国民收入也增加了一倍(国民收入与国民生产总值同比例增长)。这种成就远远超过了罗斯福的成就。美国直到二战以后,才做到了一般工人可以带薪休假,一般工人可以有汽车。

第三,在此期间,纳粹德国举国大修高速公路和发展“人民车”、“停车场”、“自由贸易中心”、“公园”与“绿化区”的建设。当时德国有了世界上第一条的高速公路,德国在希特勒时代有了四千公里的高速路,现在德国高速路的四分之一还是希特勒时代修的(70年前的高速公路,我们的高速公路不知道能用多少年)。而美国那个时代还没有高速路。人民的温饱问题几乎是在世界性经济危机时希特勒担任总理的一、二年时间内实现的。

民众的选择一是用选票,二是用追随。谈希特勒德国,就是要让国人知道,人民不做选择,结果是很坏的,人民做选择,选择未必就是最好的。德国人追随希特勒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在给其他被侵略国家带去灾难的同时,也给德国人带来至今让德国人铭心刻骨的灾难。希腊总理齐普拉斯,作为一国总理,不可能看不透拒绝欧盟的“紧缩政策”对希腊意为着什么。可是他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不惜通过纵容误导希腊人,在公投中拒绝“紧缩政策”,而拿“公投”这种西方认同的民主模式,要挟欧盟富国,敲诈欧盟援助。先不说欧盟是否会接受这种敲诈,即便接受也会带来其他与希腊相类似国家的效仿,最终拖垮欧盟经济。甚至可能使希腊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希腊公投,有百分之三十九的人接受紧缩政策。如此高的理性选择,在我们今天的中国大陆可能远远达不到。全民福利固然好,可是理性的全民福利,必须是可持续性。不能是自杀性的不劳而获。否则,即便暂时得到点欣喜,也必将是昙花一现。

中国与希腊不同的是,中国是由于计划生育政策导致的人口比例失调,造成的劳动力结构失衡。而希腊是年轻人不愿意工作。希腊人的工作积极性非常低。希腊的退休年龄61岁(由55岁提高),在欧盟国家也是比较低的,远远低于德国的67岁。欧盟要求希腊将退休年龄延到六十二三岁,实行财政紧缩,恢复经济活力。可是多数希腊人拒绝,他们选择继续赖账耍无赖。这世上有天下掉馅饼的好事吗?人家全国辛苦劳作,无偿供养你希腊全国享受“在沙滩上晒太阳,喝啤酒”的寄生生活。这是一个正常的民族能够做出的选择吗?看来人类历史上衰败古文明,主要是源于自身的堕落。

讲希特勒德国,是要告诉读者,无论是公投的西式民主模式选择,还是中国特色的被代表的全中国人民的选择,都无法保障选择的正确性。多数人的选择,未必代表着正确。而恰恰相反,多数人的选择往往是非理性的。尤其是一个长期“被代表”的民族,就更难使多数人做出理性的选择。

一些特权阶层,想以此来证明中国特色的“先进性”。可就象法国人敢保留巴黎公社遗迹而“老大哥”与我们曾经举国割资本主义尾巴一样,如果我们敢深入挖掘民族灵魂,就会发现,选择的正确性与多数人的选择、少数人的选择、被代表的选择都没有必然联系。被剥夺了知情权的选择,被限制了舆论评价的选择,缺乏素质教育的国民的选择才是最危险的。希腊公投的非理性选择,表面看是欲望使然,其实恰恰是希腊教育缺陷的反映。

剖析希腊,是要告诉读者朋友,无论你是一个拥有多么悠久古老文明的民族,那都是过去。无法决定这个民族的未来。这个星球上的古老文明,古埃及文明、古巴比伦文明、古印度文明、古希腊文明、古罗马文明、玛雅文明的衰败与灭失,就说明了这点。作为人类“唯一一脉相承延续至今的古老文明”,也面临着衰败与发展的选择。如果我们的国人也象希腊人一样,只有本能和欲望,那就会重蹈其他古人类文明的覆辙。

中国人里象希腊人那样具有丧失理性观念的并不比希腊人比率低。期待中的“全民福利”观念是最具欺骗性的。他带给国人的很可能是饮鸩止渴的回光返照。因为中国人的人均资源比希腊人还少。“好吃懒做”的观念一点不比希腊人弱。诺大个中国,十几亿人口,国人若不能自救,没有谁能够救了。其下场会比希腊人还惨。希腊的悲剧可能还是明天,可是如果国人做出与希腊一样的非理性选择,悲剧当天会就发生,都等不到明天。

希腊给中国的启示长远与现实的都有。最现实的就是如何建立福利体制。一个真正惠及于民的福利体制,必须建立在整个社会辛勤劳作上。日耳曼人曾经的民族主义辉煌选择,要是放在中国人身上,连昙花一现的“一现”都不会有。辛勤劳作未必拯救得了中华民族,可是没有辛勤劳作,国人的幻想,连昙花都不如。

远的不说,就说导致希腊危机的“全民福利”。一个没有福利的民族,是迟早会被淘汰出人类文明序列的。可一种缺乏辛勤劳作基础的福利体制,也注定是悲剧。时下最亟须彻底更正的福利理念,就是取消将中华民族推向希腊式深渊的低保制度。代之以“以工代赈”式的社会救济。向够资格享受低保家庭提供社会救济公益岗位。国家可以对社会救济岗位的被救济者的工薪实行免税。让被救济者通过劳动,改善生活。对于被救济家庭缺乏工作能力成员或者具备工作能力成员不足的,民政部门可以提供标有身份证号码的食品券、电费补助券、水费补助券、房租补助券。电费、水费、房租补助券必须应用于被救济家长的固定消费。

发动全民监督,所有补助券都必须凭身份证使用,对于倒卖凭食品券购买的食品的(其他补助券因为必须固定消费所以倒卖无效),不再发放食品补助券。被救济者必须到政府指定饮食服务店内就餐。并将倒卖食品券购买的食品者公示(网媒、电视、广播、报刊等),接受社会监督。五年内不许重新领取政府食品券。

倒卖救济食品者家里有未成年的适龄学童的,取消其监护资格,安排到民政部门监督的公办校,交由固定的老师代行监护。孩子在高中毕业前,所有生活费用(四季服装、一日三餐、日常生活用品)、学费均由民政部门负担。学校负责对该生进行劳动技能培训,学生毕业后,除考不上国家规定大学的(重点大学)或病残完全丧失劳动能力者外,必须到国家指定贫困地区工作,直至通过合法收入偿还完国家为其支付的培养费后,方可自由从事国家规定地区外的其它任何职业(此前可以在从事当地国家规定职业的同时兼职从事非国家规定职业)。对于偿还完这些费用的,国家发给信誉证书。拼按偿还时间长短评定等级。

这种救济方式,会对改变国人好逸恶劳的劣根性具有导向意义。形成辛勤劳动改善生活的良好社会风气。从根本上恢复中华民族勤劳的民族传统。促进社会的良性发展。也能最大限度地使国家救济经费避免政策性浪费。  

★以工代赈的社会救济岗位:可以包括,由政府投资的植树造林、公路铁路建设、环卫、城市改造、公办校的校工、公共设施维护等。至于个人想从事什么岗位,可以通过考试选择,无能力选择的,听任民政部门安排。

跨尘文学网原创首发,转载请注明链接:www.kuachen.com/zawen/shishi/675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