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06跨尘文学网 > 微小说 > 原创小说

当江湖已经到了末路......

文:王壹

1、

走出酒店,天色已晚,街边华灯初上。这时的挐毅浑身酒味,一只胳膊搭着我的肩膀,凑近我耳畔说:兄弟,我真的很想早恋,可惜今天我结婚了。

这是挐毅的第三段婚姻。34岁的他失去了曾经的年少轻狂、敢勇斗狠,变得成熟稳重、脚踏实地。

对于这段婚姻,他格外珍惜。希望就这样平平淡淡,老婆孩子热炕头,一直到老。

离开酒店,我踏上了回家的计程车。车子行驶在车流中,一路走走停停。这般节奏在回家的高峰期中,人们已经习以为常。

认识挐毅已经两年多,被他骗过好几次,却莫名其妙的成为了朋友,简直像做梦一样不够真实。

计程车还在向着家的方向开去,时快时慢。各种汽车的鸣笛声震耳欲聋,飞速而过的摩托车瞬间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闷在车里的等待和无奈,让我有些着急而烦躁。

司机问我要不要开空调?

我点头说好。

两边的车窗缓慢闭合,阵阵冷风从前方扑面而来。我静静地倚在靠背上,安慰自己要淡定,要淡定。 跨尘文学网www.kuachen.com

2、

两年前的夏天,我家的空调不能制冷。因为已经过了保修期,便自费邀请空调的售后人员前来维修。

数小时后,来了一位师傅。攀爬出室外,检查完空调的外机后说:需要加氟利昂。

当时我并不懂氟利昂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就索性付钱加了。

只是没过几天,同样的问题再次出现。

这位师傅人都没有过来,就在电话里告诉我说:连接内、外机的管道和电线坏了,需要更换。

在他的怂恿下,彻底更换了新的管道和电线。

没过几天,空调不仅不能制冷,甚至还吹出了热风。

这次通过检查,这位师傅说:空调的电容坏了,导致里面的氟利昂完全泄漏光了。

于是只好更换了电容,重新加了氟利昂。

空调勉强能制冷了,但是需要开机好长一段时间后,才可以吹出冷风。

我再次邀请这位师傅过来检修,他却拿出一万种理由来拒绝。

由于夏天马上就要结束,我想再忍几天就过去了,干脆明年再说吧!

3、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这位师傅主动打来电话,要求来我家给空调做一次保养。

我看了一下日历,已经快立冬了,还保养个毛啊!老子在这个旧空调上投入的钱都够买一台新的了。

谁知道他没完没了的打来电话,多次跟我强调,这回是免费的,希望给他一次机会。在他死皮赖脸的攻势之下,我勉强答应了。

来了以后,我发现他曾经的工具箱没了,换成了一个麻布袋,里面的工具也变得少了。默默无闻的把空调的内、外机清洗了一遍,还把一些角落用抹布和棉签很认真的擦拭了一回。

走的时候,我给他钱,他没有要。一直低头收拾他的工具,然后头也没回的走了。曾经的一个能说会道的人,如今却不知道为什么变得如此沉默寡言。

目送他的背影进入电梯时,才发现他右边的一条腿瘸了,走路一高一低的。

虽然我很好奇,一个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怎么可以有如此大的变化?但是出于对别人隐私的尊重,所以没有去追问。

晚饭后,我躺在阳台的竹椅上看书,一个陌生人在微信里加我为好友,附言:我是挐毅,那个给你修空调的人。

我犹豫片刻,把他加为了好友,并且告诉他:这个微信什么的,我很少用,有事尽量还是打电话,发短信,以免耽误。

没想到,他没头没尾的回了一句: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种脾气好的人。

4、

他说:现在辞职了,准备自己开个家电维修店铺。不仅修空调,还可以修其它的电器。

在他从事空调维修的这些年,从没遇到过像我这样脾气好的人。

其实我家的空调第一次不能制冷,只要换一个电容,把散热片清洗一下就没有问题了。按成本来算还不到50块钱,我却花了好几千。

我听完以后很恼火。挣了我的钱,还要回头来挖苦我。

他却一边向我道歉,一边告诉我:不管以后修什么,最好自己先去了解一下物件的基本性能,不要太依赖我们这些维修人员。毕竟只有利润最大化,才可以让我们更好的养家糊口。

想想也是,当时我的确没有评判是否被别人欺骗的基本常识。

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好久,直到爱人来催我睡觉,才发现已经是午夜时分

也许,总是把诚信挂在嘴边的人,其实就是个骗子。而那个默默无闻、低头不语的人,或许一直在追求着诚信的本质。

5、

挐毅出生在一个干部家庭,出生时正好赶上计划生育。父母为了保住工作,把排行老二的挐毅,悄悄丢到了外公外婆家。

在外公外婆居住的小镇,他经常被其他的同学和小伙伴们欺负。

每次挐毅和别人发生矛盾,外公外婆不仅不去找别人算账,反而还把挐毅再揍一顿。告诉挐毅少惹事,多学习,别跟这些坏孩子们玩。

时间久了,挐毅成了大家的出气包。谁心情不爽,都要把挐毅打一顿。逐渐这种被打,变得不需要任何理由,想打就打。

挐毅在多次求助外公外婆帮忙无果后,他决定攒钱买刀,准备报仇。

当他把镇小学的胖二磊砍伤,被学校停课写检查后,一夜之间成了校园里的大哥,绰号:小屠刀。

之后,挐毅彻底放弃了学习,翘课带领大家到其他的学校打架。

为了让更多的人怕他,他从翘课变为了无视老师的教诲和学校的规矩,到邻近的镇里去砍人,给其他的小伙伴们出头。

然后一发不可收拾,甚至打伤学校的保安,和住校生收取保护费。

小小年纪,已经是镇派出所的常客。

读完小学,挐毅拿到毕业证后,被迫辍学回家。

虽然为了上初中,挐毅的外公外婆带着他,给中学的老师和校长多次下跪,但都是无果而终。

所以至今为止,挐毅的学历依旧停留在小学毕业那一年。

6、

挐毅辍学回家后,外公外婆担心他惹事,就带他到外婆的二姨家所在的小镇上逛庙会。外婆的二姨夫是位鞋匠,给挐毅做了耐穿的布鞋;外婆的二姨给挐毅买了好多好看的衣服。

那个年代,同龄人都穿着深色的小军装,脖子上挂个军挎。挐毅就有了淡红色、粉绿色的老板裤,和印有卡通图案的夹克外套。

到了年关,舅舅舅妈就带着挐毅去集市上淘年货,表姐表哥带着挐毅到棚户区里玩大型电子街机。

夏天刚来,三外公便骑着自行车来接挐毅,带他回村里和小舅舅们一起抓松鼠,一起到田野里玩耍。记得只要看到那个大土垛子,就知道快要到村口了。长大后挐毅才明白,那个大土垛子叫烽火台,是古代打仗时用来传递信息的。

快乐来得快也去的快,在挐毅13岁生日当天外婆去世了。走不出低谷的挐毅,染上了毒瘾,被送到戒毒所里强戒。

从戒毒所里出来,外公出钱给挐毅在自家的院子里盖了新房,安排挐毅和邻镇的一位姑娘结为夫妻。

虽然因为年龄的原因,当时没有领结婚证,但是婚礼现场还是满热闹的,亲朋好友来了好多,乡里乡亲挤满了院子。

婚后,挐毅跟着一位同乡去拉石料,并且用业余时间来学习开车。慢慢把拉石料的基本流程了解清楚后,父母给他买了一辆二手车。挐毅套了表哥的驾驶证,自己开始单干。

几年以后,挐毅攒下一部分钱,把原来简单装修的房子重新装修了一遍。

7、

日子好了,老婆的肚子却始终没有任何变化。挐毅要子心切,就带着老婆去医院做检查。医生给出的结论是:你的老婆是人为造成的不孕不育。

原来挐毅的岳父岳母有三个孩子,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为了让两个儿子经营的工厂,收入一年更比一年高,父母就把家里唯一的女儿献给了镇长,与镇长天天洞房花烛夜。

后来镇长东窗事发,为了避风头,给自己办了一场葬礼,假装死了,户口也被注销了。

有人说镇长拿着老百姓的钱出国了;也有人说躲到了神农架的原始山洞里,操人操的没意思,开始操猴了。

自从镇长死后,其家人也逐渐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里。

至于挐毅老婆与镇长搞破鞋,乡里乡亲都有耳闻。由于多次打胎,与使用各种样式的性爱工具,造成她已经丧失了怀孕的能力。

最终勉强嫁给了挐毅,毕竟当地人觉得挐毅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8、

这种真相,让挐毅很难释怀。

一天夜里,窝着一肚子火的挐毅,把镇长家的房子给炸了;还好这房子已经多年没人住了,不是就真惹上大事了。

其后挐毅进了监狱,一呆就是几年。

从监狱出来以后,没领证的媳妇嫁了别人,日思夜想的外公离开了这个世界。

没有依靠的挐毅,卖掉了外公的院子和那辆曾经给过他希望的汽车,离开了小镇;以远方亲戚的身份回到了父母的身边。

父母的条件很好,在国家单位挂着职位,外面还开着公司。

明处公司由挐毅的哥哥在打理,幕后真正的操纵者是挐毅的父母。

在一起生活了不到一年,挐毅实在感受不到父母和哥哥的爱。

于是决定离开这个没有温暖的家,到一个挖掘机培训班报了名,去学开挖掘机。

学好出来,找到了合适的工作。与一个卖淫女,慢慢产生了感情,领了结婚证。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个卖淫女为了过上更好的生活,背着挐毅依旧去卖淫。还结识了一个生意人,跟着人家跑了。

挐毅多次打去电话,希望卖淫女可以回心转意。人家却直接告诉他: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我怎么会喜欢上你个挖土的。

愤怒的挐毅,在另一个城市找到了这对狗男女。由于情绪激动产生了过激行为,导致那个生意人差点死在乱刀之下。

与卖淫女离婚后,挐毅再次进了监狱。

9、

从监狱出来,挐毅离开了那个城市,来到了北京,找到了一份开挖掘机的工作。

在一次老乡聚会中,他得知维修家电这个行业,不但苦轻,而且利润很大。

经过深思熟虑,挐毅辞去了开挖掘机的工作,跟着一位老乡学习维修家电。

出徒以后,为了稳定,挐毅选择到一家大型的空调企业,做售后维修的工作。

其实所谓的大型企业,就是和空调生产厂家有着战略合作的另一个维修空调的小公司。人家吃碗面,这个小公司就可以喝口汤。

刚开始干的那一年,挐毅发现在工友中项目最多的是自己,挣的最少的也是自己。

其后才明白,这样实实在在的干下去,只能挣点辛苦钱。在这么大的一个城市,没有钱,想有点发展,根本是不可能的。

为了明天,挐毅学着忽悠客户:不管毛病大小,一定让你换个零件;就算没有毛病,也要悄悄地给你弄出点毛病来。

当然,客户的投诉也是一直不断。

但是这种投诉,基本就是走个形式,不会真正影响到挐毅的收入。

只要不违法,别人也不会拿你怎么样。反正法律是讲究证据的,没有证据,投诉有个屁用。

10、

在一次空调移机时,挐毅一脚踩空,从二楼掉了下去。右腿碰到了马路牙子,瘸了。

身体恢复以后,他到公司领取了因工伤给予的赔偿,办理了离职手续。

准备用这些赔偿金和这几年攒下的积蓄,自己开个家电维修店铺。

为了给自己的店铺做宣传,他决定给坑过的客户里,极少数没有投诉过他,没有在电话里骂过他的客户,每家每户做一次免费的保养。

11、

今年年初,挐毅的父母双双落马,唯一的哥哥也因为偷税漏税被逮捕了。而那些真正疼他爱他的舅舅舅妈,表姐表哥等一些亲人,都因为贫穷,常常遭到挐毅父母的白眼,早已经和他们家断绝了来往。

至于挐毅最惦记的外公外婆,多年前已经驾鹤先去。如若在天有灵,应该可以看到现在的挐毅,已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有了一个属于自己和爱人的温馨小家。

婚礼上,没有来一个与挐毅有血缘关系的人。而那些当年和他混过的发小们却远道而来,给挐毅送来了祝福

这些发小们个个膀大腰圆,浑身佩戴着各种巨大的黄金首饰。不停的感叹他们曾经风光一时的大哥小屠刀,如今只能无奈于生活,苟且于命运

听起来有些悲怆,有些凄凉。

记得《庄子.内篇.大宗师》里这样写道:“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与其誉尧而非桀也,不如两忘而化其道。”

每一个有过轰轰烈烈往事的人,依旧会回归到平平淡淡的生活当中。每一个安分守己过日子的人,都试图去超越这平凡无奇的蹉跎岁月

再美的明天,都需要学会今天怎么去生活;再坏的今天,都需要学会向往明天的快乐。

即使江湖已经到了末路,你也应该重新清零来面对;反正你愿不愿意,时间都会从你的指尖流逝,一去而不再复返。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xiaoshuo/yuanchuang/660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