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06跨尘文学网 > 微小说 > 原创小说

末夏微凉

你看到过三伏天里的暴雨吗?当地面上的一切都已经被阳光炙烤得毫无生气,空气的炽热凝固了喘息。乍眼望去,仿佛顷刻就可哧哧得冒起烟来。这个时候,忽然间天色像被一种新的力量控制了似的转变了怒火中烧的模样,开始阴沉着脸僵持,直到突然间肆无忌惮降落的雨滴打破沉默,将世界拥抱在音浪之中。

夏微很喜欢用一种充满好奇的眼神打量这一切,在电闪雷鸣的时候倚在窗框上,用指尖比着水珠滑落的痕迹。她时常对莫良说,这个像极了爷爷铸铁时在火里敲打地通红然后淬火的过程,火苗在锤子挥起又落下的过程中舞动着,那个声响是多么的富有力量啊。这个时候,莫良就会像逗小猫似的捋着她的头发,轻轻耳语:“哦,又想爷爷了不是——”

莫良和夏微打从一落地开始就一直是玩在一起,吃在一起的“小伙伴”,但夏微从来不会承认这一点。每当夏微“趿拉,趿拉”地穿着木拖鞋冲进莫家蹭饭时,莫良总是用一种居高临下的语调对她说:“这么粘着我们家,人家还以为你是我妹妹嘞。”夏微头也不抬地扒着饭,一句话就把莫良顶了回去:“得了吧,你还不是每天在爷爷的作坊里鼓捣东西,老人家对你那么客气可算不错了。”莫良嘴上不说,心里呵呵呵地在笑,怎么说,都是小丫头像小尾巴似的跟在我后面啊。 优美散文www.kuachen.com

在俩人居住的小镇上,像夏微爷爷这样的打铁铺子已经不多了。多年以后夏微回忆起来,还是久久不能忘记,那火炉里窜动的炫目的火苗,一声声,一阵阵敲打的声响,还有爷爷永远不会褪色的像围裙般锈色的双手。

夏微生下不久之后父母就离家外出务工,她的记忆里除了爷爷的面容就是莫良那一颗笑起来就一颤一颤的虎牙。莫良可是爷爷作坊里的常客,大夏天的,短裤汗衫窝在作坊里可以折腾一整天。当然,不是添乱,他也会给爷爷打打下手,生火添柴的事干的相当麻利。有时候晚上乘凉,爷爷也免不了夸上他几句,弄的扇扇子的夏微装作赌气的样子跑开,弄碎了井里橙黄硕大的月亮

莫良和夏微上的是镇上同一所小学,莫良比夏微高一年级。之后莫良考到了省城的重点中学,夏微进了美术学校。人大了以后,莫良和夏微也就不像小时候那样亲近了。难得碰到一次,莫良也是有问没问的问问微儿最近学习的情况,画画有没有长进。莫良的学校管的紧,有些时候连周末都没有,这让莫良时常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压抑。他很怀念小时候自在而单纯日子,想想自己,好像已经离那个原来的自己很远了,但背着父母的期待他也只能自己慢慢去化解心里的不快。所以见到夏微时,他会打趣的说:“微儿,你知道吗?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很想像爷爷那样一辈子当一个打铁匠,就那么简单地过一辈子啊。”夏微低着头,长长的眼睫毛扫到眼睑上,双脚在地上来回的摩擦着。她不语,因为她知道莫良要追求的是“体面”的生活,而她再也不可能像小时候那样一直跟着他了。

爷爷是在那年冬天快结束的时候离世的,他一直到死都没有离开过打铁铺子,虽然他那些手工制作的用具已经快淡出人们的视线了。他在炉子前扇着火,一点点添着柴火,念叨着开春夏微就可以回来小住几天,赶明儿准备好新的被褥。然后,毫无预兆的在起身的时候暴发了脑溢血,倒在了炉子前,身上还穿着铁锈色的围裙。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干了一辈子也摆脱不了的事情”。等到晚上邻居看老人没有回家,到铺子找寻的时候,已经要通知家属办理后事了。

夏微知道这件事情还是通过莫良,上素描课的时候夏微被班主任叫了出去,看到莫良,惊诧了一下。男孩眼睛红肿的,提到爷爷,已是泣不成声。因为夏微的父母没办法马上赶回来,于是由莫良的父母先帮忙操办一下,同时也告知了莫良要他带夏微立马赶回来。于是,在候车室里,莫良呆坐着一脸茫然,夏微因过度悲伤哭得浑身颤抖,蜷成了一团缩在莫良怀里,泪水慢慢濡湿了他的外衣。两个人都知道,随着爷爷的离世,属于他们的童年记忆也将随着一个时代的远离而永远封存。

高考之后,莫良因为成绩不理想决定到美国留学,而夏微顺利的进入了省里的美院学习装置设计。在离别前的最后一次见面时,夏微和莫良都沉默了许久,虽然彼此的家依然很近,虽然在上大学前的这段时间里头,伸手就可以招呼到彼此,两个人却都有一种失语的疑惑。夏微双手背在身后,用力的攥着她用心设计的铁艺摆件,目光却是在游离。许久之后,天色渐渐暗淡下来,夏微突然把手伸到莫良眼前——一个打鼓的小男孩,就那么小小的一个,但神韵像极了小时候的莫良。莫良小心地接过来,用力的握在手心。他对夏微说:“微儿,谢谢你的心意,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

大学的生活让夏微感受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天地。以前她的世界是那么简单,简单到只有至亲至爱的人和她爱的美术。但是现在一切都被打乱了,她需要让自己适应学业、生活和友谊各方面的挑战。夏微的专业课成绩很好,每次总是能有自己独到的想法并在作品中实现,但是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她似乎还是不太能够和同学们走到一块,以至于因为一些小事引起了误会。学年大作业上交的前三天,夏微出去买材料回来发现自己的模型被打烂了,上面她辛辛苦苦镶嵌的花式散落了一地。在那个黄昏,夏微一个人坐在画室,里面对着这一切心里说不出的酸楚。定了定神,她想到了大洋彼岸的莫良,于是拨通号码,等了许久,电话那头传来了莫良熟悉却疲惫的声音,还没等夏微开口,莫良睡意朦胧地说:“微儿,我这里已经半夜了,电话贵。有什么事情,msn上给我留言吧。。。”电话那头的忙音让夏微迷惘了许久,最后,她抱着一大撂的材料,开始重新做她的模型。许是太累了,做着做着她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梦,梦中,莫良回来了,给她看一个盒子,说是带给她的礼物。他的笑容依然从容而温暖。夏微接过盒子,还没来得及打开,夏微就醒了。原来大风吹倒了画室的一个画架。夏微觉得这个梦有点可笑,扶起了画架接着赶作业。

就这样,夏微熬了三个通宵重新做完了作业。她没有再联系莫良,她觉得自己需要勇敢地去面对当下所要面对的一切。而莫良呢,他也渐渐不记得这个曾经的“小跟班”了。在东海岸的一所知名商学院,他不需要为生活发愁,唯一希望的是自己能够顺利完成学业然后找一份体面的工作。

大三的时候,夏微已经自己在外面帮画廊和展会做设计了。这些收入让她不再需要父母的帮助,夏微已经越发独立了。这一年,她遇到了吴潼,一个同样也是在画廊里打工的男孩。吴潼在省里的一所综合性大学学设计。他对生活充满了激情和幻想,希望自己毕业后能够继续学习和设计相关的东西,然后也开一家自己的画廊。吴潼对夏微说,他没有自信能够给夏微一个有保障的未来,但是他会给她一个有梦的未来,让夏微做自己所爱的事情。那时的夏微,还带着对这个世界美好的想象。于是他们走在了一起。在夏微眼中,吴潼大概是那种自以为是的伪艺术家,平日里穿的像城里的民工,也不知道打理一下。但是每次设计和布展的时候,又特别的专注。吴潼的眼睛尤其好看,透着聪明和一点感性,他的睫毛那么长,认真的时候低垂下来,让夏微也觉得羡慕。

夏微时常想,究竟什么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呢?一方面她很庆幸自己喜欢自己的专业,可以全心地投入在艺术的创作中。另一方面她又对未来充满了隐忧,想要有保障的生活却又怕放弃了自我。和吴潼在一起的时候,她有很多的话,可是当吴潼回学校上课,见不上面的时候,她又胡思乱想,忘记了本来有的世界。大抵恋爱中的女生都是这样,怎么也满足不了,怎么也放心不下。

一转眼,吴潼就要毕业了。没有找到称心的工作,他决定去米兰继续深造。5月末的时候,他们俩和其他的工作人员一起给省美术馆布置设计的双年展,这也是吴潼出国前最后一次兼职了。夏微情绪低落,吴潼也闷声不说话。最后,吴潼完成自己的工作,脱下橡胶手套抱住夏微说:“艺术这东西和我一样,都不可能是永远的。微儿,你会习惯没有我的日子的。”

又过了三年,在这座城市美丽的湖畔,一栋古旧的宅子里,有一个铁艺作坊悄悄的开张了。前来参观的客人们不仅能够购买到独一无二的铁艺制品,还可以自己体验一把敲敲打打完成心中的设计的过程。这个作坊的主人就是夏微。毕业之后她在一家广告公司做了两年的设计然后和一个大学时的学妹一起合开了这家店。她还是那么的舍不得爷爷的事业,在美院读书的时候她就想着有一天将铁器里融入自己生活的想法,做成自己一辈子的事业。她在城里安顿下来,和父母住在一起,一年之后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江南的土地,多情而温润。又是一个恼人的夏季,明明已是末夏,却依旧燥热,连一丝风都没有。日落时分,夏微忙碌了一天终于可以小歇一会,倦懒之时迎来了一场大雨。她在作坊的舷窗前看那暴雨肆意地倾泻,顺着窗户慢慢滑落的水滴将湖面的背景浸润成一副渗化的水彩,一切混沌地模糊了边际,分不清湖面和雨幕。大概这场雨后,会有片刻的凉爽平和了吧。正想着,雨已渐渐小了,夏微卷起竹帘,将身子探出窗外,忽然觉得有一丝凉意透进心底。末夏微凉梧桐带雨,这个时候,她觉得自己轻松了许多。

----柒凌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xiaoshuo/yuanchuang/660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