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5跨尘文学网 > 微小说 > 原创小说

暗为她流泪

大松/文

她,小柳。那年22岁,大学中文系毕业分配到我们学校,同在语文组,有缘成为同事。我是教研组长,理应帮带她,听课、备课、教研……,接触机会很多,彼此印象很好,关系融洽。

转眼半年多了,这是个春天的下午,都下班了。我因为恋于工作,几乎天天晚半小时多下班。小柳也没走,她凑到我跟前灿烂地笑着。夕阳中,她高挑、瘦削的身材十分秀美。她兴致勃勃地和我谈起工作、大学生活、家庭、情感……我们竟这样长时间地交谈起来。和小我十多岁的女孩子这样交谈还是第一次,油然而生一种微妙的情感。她告诉我,在大学她处了位男朋友,分到了外地,她怪他不上进。她还告诉我,她家共有七个姊妹,没有兄弟,她排行老六。她又告诉我,他得了一种怪病,女孩子卫生巾的钱她是用不着花的,几年了,治不好。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脸色有些许阴郁,她指了指邻近一位从没结婚、已经40多岁的女老师的座位说:“我以后就她这样了,我看挺好。” 跨尘文学网www.kuachen.com

我惶恐地说:“那你的男朋友……”

她抬起一双忧郁的眼睛,面对我同情而又惊讶的目光,轻轻地摇了摇头……

我又一阵感动,一个女孩子把这种隐私都讲给我,这是多大的信任啊!我极力好言相劝,从婚姻,到工作;从事业,到家庭,她听得十分专注,略显黑茬茬的红润的脸上不时流露出笑容。最后她感动地说:“龙老师,您真好!长这么大,从没人这样宽心我。我没兄长,您和我大姐、二姐的年龄差不多,我就把你当哥哥了!”

我也很激动,还没有哪位女孩子主动认我当哥哥呢!我承诺道:“那好,我就把你当妹妹了,我要当你的好哥哥!”

我们一直谈到日落天黑,华灯初放。小柳家离学校有三华里,路有些偏僻,我送她回家,她也不客气。我们并肩走在昏黄的路灯下,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告别时,她伸出手来,我握住她的手,凉凉的,瘦瘦的,那么纤小!

从此以后,我们俩时常相约一起备课、批作业、闲聊。接触一多,同事们便有了风言风语。一位刚走出校门的女孩子,对这种舆论自然十分敏感,但是她并不回避我。倒是我,感觉人家是未婚女孩,给人家带来这种议论是我的责任,因此也就有所躲闪。这更使她痛苦,她思索再三,找到组内一位四十多岁的女老师,向她倾诉自己的苦楚。

没想到那位老师坚定地说:“男女之间没有友谊,有,就是爱情!”然后那位老师又语重心长地劝慰小柳,告诫她社会的复杂,女孩子要爱护自己的声誉。几天后小柳把这次谈话的内容和情形都告诉了我,并说自己不同意那位老师的看法,仍然表示对我的好感和谢意,坚定地认为!无论男女,人与人之间总是存在着友谊。我的内心很痛苦,还能说什么呢!只是说:

“小柳,你来到语文组,似乎为全组注进了一泓清水……过去的交往很值得记忆,但是生活……生活不允许的东西就不强求了吧,今后我还是你的兄长,只是……只是保持一点距离吧!”

“不!为什么呢?我们没有错,干嘛后退啊!”小柳说的很激动,眼里似乎噙着泪花。

我苦涩地笑笑,说:“呵呵,你还是孩子气啊,”

…………

接下来的岁月照旧流逝,只是和小柳之间不能不接触,而又不知接触到什么程度才好,时常感到尴尬。不知是生活中的固有规律,还是我们所在的集体长舌妇多,我们越是有些遮掩,越让人感到是心中有鬼,大有众口铄金,不“铄”不休之势。不知小柳是草率还是要口气,他最终决定和那位大学时期的男友结了婚。本以为结了婚的人,这回可以缩短长舌妇那条善于饶出“花边”的舌头了吧,小柳和我的接触又自然、轻松了不少,似乎又恢复了元气。可是没多久,同事间又有人饭后茶余,咸滋辣味地嚼出些我们俩之间的“男女大餐”,小柳气得脸色发青,我也很无奈。

两三个月后,小柳又做出惊人的决定:调离。

离开单位的那个午后,她邀我到江边散步,她大胆地挽著我的臂膀,后来又把手塞给我,我再次握到了她有些发凉、瘦削而又纤细的手。他脸色有些抑郁,向我讲述着参加工作以来的感受,得到的帮助,对我的感激,仍是那样柔声细语,沉缓的语调如小河流水,静静地流淌,如泣如诉。说话间,不时用左手扶着胸脯,看得出她的激动。我偶尔插几句话,安慰她,肯定她,鼓励她。她对我的话似乎不很在意,最后她抒情般地对我说:“人生只有一次,生活像蓝天一样明朗、美好,和你的交往打开了我心灵久封的一扇窗户,我曾经有过自己美好的目标,有过自己炽热的情感追求。可是,天气不总晴朗,阴云有时很可怕啊!现实生活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面对强大的习俗惯势,大约普通人还是屈服的好吧!”

…………

就这样我们分开了。后来的岁月还是平静的,我们仍时有接触。不久她收养了一个女孩,家庭生活还是幸福的。

然而,命运多舛,多年后小柳被查出患了宫颈癌,时日无多!我听到这消息如五雷轰顶!她才刚刚三十岁出头啊!我多次去医院看望她。一次刚好她自己在病房,她的身体已经十分虚弱,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对我说:“龙老师,我一直感觉和你在一起十分开心,离开你后我很压抑,很失落。我喜欢你啊,不,说明白吧,是爱上你啊,甚至我不怕别人骂我是‘第三者’!想永远和你生活在一起……可……可是没那缘分……可能我错了……”

“不!”看她说话很吃力,甚至流下眼泪,我没让她再说下去,“你没错!其实我也很喜欢你,但是我毕竟有了家庭,你还是个女孩子啊!你会有你的婚姻幸福的!”

三天后,可爱的小柳离开了她眷恋的生活和亲人,如一只羔羊,温顺地随从上帝去了天堂;如一片白云,在蔚蓝的天际飘翔;如一缕清风,在广袤的大地游荡!

那天,我独自去了她的坟头,烧掉了她为我留下的一些笔迹,买了她最爱吃的鸡翅和喜爱的鲜花!她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再也握不到她那有些凉而又瘦削、纤细的手了……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xiaoshuo/yuanchuang/122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