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21跨尘文学网 > 微小说 > 故事新编

对话

     一只蚱蜢藏在水稻叶丛中,等待一顿午餐。七月的天说变就变,刚开始还是大太阳,这会儿就电闪雷鸣,下起雨来。

    蚱蜢好生懊恼,蹦来跳去,躲进田壁的洞隙;正好逢见一只蜗牛和两只蚂蚁正在那儿谈话。“你们这算是私奔吧,怎么不回城堡?”蜗牛打趣地问两只蚂蚁,看样子是 对情侣。“唉呀,蜗牛哥,什么城堡,不就一集体宿舍嘛。那么多兄弟姐妹,瞧那窝儿,就那点地。我和她都是普通蚁族,在那窝里一个兵蚁长还跟我抢老婆。我打 不过他她又不愿抛下我,这不一对儿出来漂泊着。”蚱蜢听后乐嗬嗬地说:“我的蚁弟妹呀,你们是赶上潮人了,现在人们都赞裸婚族。爱情至上,亲!房子算什 么,瞧我,什么也没有。”

    蚁妹说:“你还没处对象,不觉得。你看我和他处了大半年因为没房谈个情爱太烦人了,又没个公租房啥的。你看人家蜜蜂姐,虽说也住集体宿舍,可人家自己有小飞 机呀,飞来飞去 见男朋友老公情人多快捷!”说完和公蚁拍掌一齐哼唱道:“两只小蜜蜂呀,飞到花丛中啊!飞呀,飞呀!” 优美散文www.kuachen.com

    “这倒是,”蚱蜢想了想说:“这生活质量还真跟住房有关,你看小鸟他们吧,自建房一个比一个漂亮 、气派。连08年 北京奥运会都向他们取经做了个大鸟巢。你看兔子虽说只是个小生意人,贩贩萝卜卖卖白菜啥的,可人家都有三套房。狡兔三窟嘛,阿狗阿猫更不用说了住进了主人 家的大房子,还有专门的宠物粮。那次去二狗子家,给我尝了一颗;我的天!那个香!那个脆!”蚱蜢闭上眼露出了羡慕的神情口水都流出来了。

    蜗牛想了想,叹口气说:“我才不值,不仅没个窝,还背这么重的壳。我的速度比蚯蚓快不了多少,人家虽然看起来柔软无比但特能钻土。随便哪儿一钻进去就成了有房阶层了。”

    蚁妹听蜗牛说这话嘻嘻笑了,她说:“蜗牛大哥,你慢是慢点,可却是我们当中最时髦的。你那哪是壳,你是房车一体呀!”蚱蜢也接口笑道:“到哪儿去旅行都不用住酒店咱自驾房车。”蚁弟接口说:“亲,太牛了,又环保又低碳还节约型社会呢!”话音一落,大伙儿全都笑了起来。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xiaoshuo/xinbian/8584.html

你可能也喜欢

  • 老猴赫尼老猴赫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