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04跨尘文学网 > 微小说 > 青春校园

未伤感之秋


那一年是秋天,正是我们学校活动频繁的时刻,又多在晚上开展,所以,即使是外宿生的我也不得不从家里赶来,然后再在深夜的时候,跟着几个好姐妹好兄弟一起回家。可是我的家在最远,到最后与最后的人分开之后的那段路便是要我一个人走,那时的我还是住在比较传统的人家附近,家家户户很早就熄了灯,路上黑漆漆的一片,每一次过都胆战心惊。

与他相识就是在那一年的秋天。那一天正赶上学校周年庆典,又是学校创办者妻子的生日,两个一起庆祝,便使得那一天回家回的特别的晚。几个离家较远的都在学校里寄宿了,大都是男生,而女生哪有那么邋遢不洗澡就过夜的?虽然还是有女生会留下来,总会有认识的人有新的已经洗好了的内衣裤可以外借。最后,就只剩下三个女生,两个离家都很近,就只有我最远。 我是万万不能留在学校的,家里管得严,当初不让我留在学校也是这样的原因,不希望我在这样开放的学校里学坏。我的爸爸对我的要求是最多的。他说学校里的学生上网打游戏的,通宵不回宿舍的,女生跑到男生家过夜的,杂七杂八的都有,总之都是不好的。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回家,若不是,身上要多多少伤痕都不知道。 刚刚走到校门口,一辆黑色轿车便堵在了我们的跟前。校门小,这样的事情也常发生。也不知道是谁眼尖,看见了里面的那个人像是我们班的化学老师。化学老师在我们班很受欢迎,对我们很好,所以我身边的这两个才那么大胆的去敲他的窗户。可是没有想到的是,里面的并不是我们的化学老师,只是长得很像,而且比起化学老师更加的温婉。 “对不起对不起!”女生A说道。 “没关系的,我已经被认错好几次了。” 第一句话,给人的感觉就好象是慈父,在他只有二十几的脸孔下,让人心里很是舒服。他是一身的西装革履,只是以前从没见过他,怎么今天就来这里了呢?莫不是化学老师的亲戚? 女生B稍微是大胆了些,而且她很花痴,这是众所周知的,见这位帅哥很是和气,便问道:“能否搭我们一程?这么晚了,咱们的箫心可是住在很远的。这些年色狼那么多,还希望您能看在我们难得花季的份上……”说一半,她还瞟了我几眼。 “箫心?”他重复了这个名字。 我已经是红到耳朵根了,箫心是我的名字,这么俗气的名字,怎么可以这样被他知道呢? “你们的家在哪边?我送你们。” “真的吗?!” 两个“好姐妹”欢呼雀跃,也不管我的死活,没等我开口,便打开了后门,坐了上去。我正想到后边去,却没想那两个该死的丫头将门狠狠地关上了! “你到前边来吧,这样也宽敞些。” 我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这辆车,听着这车子后边传来的别的车辆催促的喇叭声,无奈只好拉开了前门。 跨尘文学网www.kuachen.com

一开始我都不说话,都是听身后的那两个死丫头和他早说话。他叫唐宇,与我们的化学老师是堂兄弟。他今年只有二十四,还在读师范,在广州,学得是化学专业。他说他也是这个学校毕业的,因为他的妻子中专来这里交美术,所以他也想回来这里读书。接下来后面两个小家伙问了好多关于他恨他妻子的事情,什么时候认识的,怎样相恋的,什么时候结婚的,很多很多。原来他和她是一个初中的,初一就在一起了,一直到现在他大学快毕业,原来他们只是领了证还没有摆酒,很多他的家人都还不知道他们的事。 没过多久,我的姐妹们便都下车了,看她们高兴的样子,不想也知道明天他们会大肆宣传什么。以后的活动有的热闹了。 “你叫箫心?” “嗯?恩!” 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我抓紧了自己的斜包,很是紧张。 “你不怎么爱说话吗?” 我摇头:“也不是,只是跟你不太熟。” “这样啊。” 突然间我便觉得自己说错话了,赶紧地解释:“对不起,我只是……” 难道要我说我只是实话实说? 好在的是他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好的,仍然是那样子淡淡的温柔的笑容。 “我叫唐宇,很高兴认识你,箫心。” “哦…哦……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这样的客套话,在他嘴里说出来是亲切和蔼,在我嘴里说出来便是别扭。想找个地洞转进去。 过了还一会儿,终于是接近我的家了,我不想被我的家人发现我是男的载回来的,便说道:“就这里就行了,接下来的路我自己走。” “那么黑的路,我还是送你吧。” “不用了,我不想被我家人看见。” “这样啊。”他把车停在路边,解开了门锁,“那我在这里看着你回去,要是有事你就大叫。” 我也没有回应他,匆匆下了车便走开了。 猛走猛走,一直走,头都不敢回。

回到家,发现爸爸还在客厅里,电视没有开,他只是在抽烟。 “回来啦。”爸爸说道。 我点了点头。 “早点睡吧,现在的你还是高二也就不说你了,以后高三就别参加那些活动了。” 这句话爸爸已经说了好几遍了,听得耳朵都生茧子了。 “哦。” 回到自己简陋的房间,那面大镜子里自己的脸通红通红。 打开窗户想驱散这股热潮,看着自己经过的那条街上,那辆车,居然还停在那里。猛然想起自己忘记告诉他自己的家有多近,他可能还在等我安全回到家。 焦急间,我试着去回想刚刚他们谈话间有什么涉及联系方式的。好象是有说,他的电话和化学老师的是兄弟号,只有最后一个数字不一样,只是一时间忘记了他是排第几的了。翻开化学书,发现化学老师的号码是那种158159的。接下来是一阵子的纠结。号码,十个号码在那里,最多只能打一个,不能让他的家人怀疑。可是到底是哪一个数字。 最后的最后,我是死马当活马医了,拿出直板机,九宫格键上随随便便的按了一个号码,然后硬着头皮拨打了出去。 “您好,我是唐宇,请问你是?” 电话那边的声音,一下子让我瘫倒在床上。 “唐…唐宇老师……我是箫心……” 面对这种情况,他第一个反应便是问我:“怎么,出什么事了?” “没有!”即使他看不到,我自己也是拼命摇头。 “回到家了是吧?”这时他的声音里也是舒了一口气的感觉。 “恩。”我点了点头。 “以后叫我唐宇就好了。” “恩。” “那你早睡。” “恩。” “拜拜。” “拜拜。” 挂了电话,我站起来走向了窗口,那辆黑色轿车终于是走了。

第二天到学校,那帮子人果然是高谈阔论唐宇的事情。先是那两个死丫头说些杂七杂八的,然后就是问我一些杂七杂八的,问我之后他还有跟我说些什么没有,比如他的身高体重,然后又是一个劲儿地后悔没问这些。后来又是根据化学老师的标准去衡量。可是,我们的化学老师有点胖,不像他那样苗条,怎么想象也是不对的啊。 某个课间,一女生匆匆从办公室回来,大声喊道:“唐宇在办公室!大家跟我来去看啊!” 还没回应,一波僵尸就冲向了办公室。当然,我也不例外。没理由自命清高,况且姐妹们一手抓一个,就是为了个新鲜,也是推脱不了。到了办公室便看见唐宇站在化学老师的身边,还有我们隔壁班的美术老师,他的妻子就是她了吧,是很好看,很多人追。在他们的跟前的就是我们的女副校长,看来是为以后做打算。突然间的一个回头,女副校长看到了门外一菠萝的僵尸,脖子伸的老长看着里边。 “你们褚在门口干什么?” 女副校长一句话,该摔跤的摔跤,该逃跑的逃跑,一下子狼狈了,除了我,定定地站在那里,在一群倒下的人的身后。 唐宇见到我,微笑了一下算是打招呼,而我,神经大条地九十度鞠躬。 回到教室之后又是一阵的混乱,唐宇在班里成了男神,关于他的事情越来越多,四面八方的打听,连搞跟踪的都有,十分热闹。只是对于那个美术老师,大家一致的感觉都是,配不上他。 我想这只是一时间吧,便也只是跟着他们在那里闹,有时候也不知道自己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天晚上又是活动,活动结束之后,大家便簇拥着回家。在校门口,我们又看见了唐宇的车。现在想来,只是大学就有车开,他的家庭条件肯定不一般。现在的孩子都是狼崽,一群却根筋的家伙,一下子堵住了他的车。 “唐宇老师!能载我们回家吗?都是上次那条路线的!” “诶!上次上过的赶紧让开啊!你们三个别来凑合!” “唐宇老师!我家挺远的!” “唐宇老师!” …… 杂七杂八的声音完全盖住了唐宇些许的话语,根本是听不到他在说什么。最后是一嗓门大的哥们儿大吼了一声:“让唐宇老师来挑!这事得靠人品!” 其实我就在想了,唐宇自己都还没答应要不要载,我们就这样吆喝,也太不给面子了。 不过也并不是我一个人这样觉得,有其他的女生也这样觉得,在这安静的片刻便说了句:“唐宇老师他都还没决定要不要载,你们就这样嚷嚷,太没礼貌了吧!” 这样一说,倒是让唐宇笑了出来,大家看着都呆住了。终于是安静了,他这才说出了话来:“我没关系,可以载你们,不过我要你们之中最远的那四个。” 见唐宇是这么能开玩笑的,大家也都是放肆地开始下一步动作,打开车门,将最远的那几位,包括我,推上了车。这次我在后面了,副驾驶上的是一个男生。 这一次,大家算是要将目的达到的了,一个个将几日的来积累的问题全部问出,包括身高体重,穿衣的尺码鞋子的码数,喜欢吃什么菜喜欢什么水果,平日里喜欢做什么喜欢什么运动,QQ微博游戏昵称,能问的都问了。他也是的,居然是尽数回答,或许对于男生,身高体重什么的都不是秘密,喜欢的东西也不是唯一,爱好什么的都很广泛,其他号码的,他给的是都是小号,说是怕我们一下子将号传出去,他要大祸临头。不知是什么原因,我都没记。或许是因为,我知道了他的电话,而且知道的方式非比寻常。 又是到了最后,只剩下我的时候了。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号码的?一个个的拨打吗?” 我摇头,开着车的他是看不到的,随后说道:“我只打了一个电话。” “这样都被你找到了啊!” 我没有再说话,要知道这件事情给我的触动很大,即使不去说明也能知道自己的想法。 “以后我载你回家吧。” “哈?!” 唐宇突然间的提议让我很是吃惊。可是看他的样子的确是跟我说话,而且是认真的。 “这怎么好麻烦老师你呢?!” “不是说叫我唐宇就好了吗?” “……” 这样子,这样子,怎么能不让我想歪?这不是青春偶像剧的场景吗?如今发生在我身上,会是真的吗? “你住的地方太偏僻了,一个人回家不安全。我看了你们班的成绩单,你的成绩数一数二挺好的,可不能就因为这一小段夜路,断送了前程啊。” “可是…可是这很奇怪啊……我只是一个学生……” “没关系的,总之以后副驾驶的位置就是你的了,直到我回去上课之前,我都会载你回家。” “可是这样,会让我的同学们笑话的……” “这倒是好办,以后我在最后那段夜路那里等你好了,那一段我送你回家不就可以了。” “我……” 我又何曾不是想这样?正视自己,我就是很享受和他单独的时间。就像我们的关系很好那样子,他的微笑便是对我最好的回答。 “不说话就当你是默认咯。” 既然是这样,那就不说话了吧。 这一天,我安全回到家,然后打了个电话给他,然后,这一天就过去了。

以后的日子都是这样,早上,我总是很早就开始王学校赶,随后,便是上课,偶尔唐宇会来听课,一有时间他也会过来辅导我们,当然,更多的是被我们拉着玩游戏,聊天。上体育课,运动比赛,有时候我们会邀请他一起来,中午或许可以一起吃饭,然后晚上,他总是回家吃饭,然后在我不知道的时间等待在那个路口,随时接我回家。久而久之,我和他之间,对于我来说有的沟壑越来越浅,越来越窄,知道没有,在他的面前我越来越是大胆,我终于是敢在他的面前微笑,终于是敢像其他的人那样开他的玩笑。在他的影响之下,我才知道我原来可以笑得很好看,我可以很活泼可爱,可以有主见。 每一次和唐宇单独在一起都是晚上,别有情致,虽然只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但有他的“附和”却是让我很快乐,只要他在旁边,在他的驾驶位上,我也就很开心了。暖暖的感觉总是在他的言语中从心底涌出,只有他才会这么关心我,这么照顾我。就算只是因为,我是班上成绩最好的学生。 到了后来,越来越接近他离开的日子,也是我要大考的日子,在周末,他开始带着我去一些休闲会所,一对一地辅导我。我只当那是他对待朋友的礼仪。随后我会让他带我去玩,到处地玩。他答应我,说等到大考之后,若是我的成绩在级上也能数一数二,那么他便会给我惊喜。我只当那是他开的玩笑,或只是一件小小的礼物。 大考越是接近我便越是紧张,怕自己一下子发挥失常了。 偏偏就是这个时候,有同学说看见我和唐宇两个人单独在逛街,表现还很是亲密。 就因为这一句话,我忐忑了大考的那三天。然后,在绝望的以为自己要倒数那样的心情之下,度过了成绩公布之前的那几天。 之后,我都不敢再参加他们的活动。他们都说那就是说说,可能我和他也只是碰巧就在那一天相遇,其他的词都是他们添油加醋。他们一直对我说对不起,甚至是到我的家里来。可是我害怕,我怕致谢只是个梦。成绩,对他的感情,这一切都只是个梦,突然间发现自己的卑微,突然间觉得这段时间自己做的事情有多么可笑,他只是没有说出来,其实很看不起我,除了我的成绩,可是现在连成绩都成了问题。 后来,我爸爸觉得我想是出事了,便去学校询问好多事情。可是看他的样子都没什么变化,我也就没放在心上。

终于,成绩公布的那一天来了。我一大早就跑出了门,结果,看见那辆黑色轿车停在那个地方,而唐宇就站在车的旁边。没等我过去,他便先上了车,启动了车但是没有开动。我也是怀疑,便先去敲了下他的窗户。 “上车啊,怎么?” 听到他的话,突然间,泪水就掉了下来,他的笑,他温柔的语气,一切都没变。 “怎么了?!” 见我这样,唐宇有些吃惊,赶紧地从车上下来,从口袋里取出其他男生根本不可能带的面巾纸,亲自为我擦泪。 我哽咽着说道:“我怕这一切都是假的……我怕你对我的好都是假的……我怕我成绩不好…你就不再理我了!” 听了我的话,唐宇的眼中居然也是有光在闪烁,可是他没有说什么,搂着我的肩旁,来到车的另外一边,将我安置在副驾驶上。随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发动了车, “别乱想,我怎么会不理你了。” 这句话,听出了唐宇的认真和莫名的无奈。可是为什么在我的耳朵里听来,全都是无奈。 这次,我顶着所有人的目光,在唐宇的带领下,来到了学校,来到了公布栏。只要是前一百名的,在这里都有。红榜上,我不敢从第一名开始看,也不敢看唐宇的表情。一百名,从后边开始看,也还是一下子就到了尾。 “ 第一名 箫心 ” 好大的字,红纸黑字写的非常清楚,第一名,箫心,第一名,箫心,第一名是我!箫心! 一下子我便坚持不住了,猛地回头看着唐宇依旧温柔的笑容,然后也不问他可不可以,便跳起来抱住了他的脖子! “唐宇!我喜欢你!” 即使是在耳边我也忍不住要歇斯底里。唐宇的回抱真的好温暖,即使有众人的眼光,我也不怕,我已经赢了! 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在远处美术老师异样的眼光之下,我们这个班,和班主任,和化学老师,和唐宇,一起,到附近的饭店搓上一了顿。在场很多人都对我和他的事情很是好奇。可是我们都默契不说,因为我们之间到底只是“师生关系”,还有,他也有妻子,虽然是个地下恋人,但我又何其不是“地下学子”?这样一种怪异的关系,怎么说也无法顺理成章。要是说的过一点,我就是不要脸的小三。

夜晚,我仍然是由唐宇载着回家,这次,没有避开别人的眼光,我直接坐上了副驾驶,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也不要脸了。这胆子都是被惯出来的,这样的我,也想不出到底会不会被他不喜欢。我只是跟着感觉走。 可是,我才上去,还在跟同学们道别,一个熟悉的身影便出现在车前。 “爸…爸爸……” 脑子突然间一片空白,爸爸来了!会怎么看?会怎么说?他知道了什么吗?他知道唐宇是有家室的人吗? 在这样没有思想的一段时间,我经历了最狼狈的一段时光。显示愣愣地看着爸爸气冲冲的奔过来,然后是同学们被狠狠地推开,然后,车门打开,然后,我被无情地拖出车外,然后,在大街上,我被给予家法…… 当我捂着红彤彤的脸,胆战心惊地回头看向轿车的时候,发现唐宇就在车门旁看着我。这样狼狈的我,即使在家法下再坚强的我也会被伤到,泪流满面。看了眼自己火冒三丈的爸爸,看着气愤的班主任,化学老师,看着手足无措的同学们,当时头就一热,冲出了马路。 左脸一下子就被染上了车灯的颜色,一辆小轿车疾驶而来。喇叭在急促地想着,可是我就是挪不开步。我不想这个样子,我不想再回到那个冷冰冰的家! 家徒四壁,这个我心底的秘密,从来不给学校同学知道。老师是不会说的,他们尊重我的隐私。可是,家暴,妈妈改嫁的事情我从来都不想告诉任何人,老师也不知道。爸爸供我读书是为了什么我都不知道,或许是因为我长得像落跑的妈妈,所以想远远的扔开我,对我管教严格,或许是怕我想妈妈那样学坏丢他的脸。我就是一个丢脸的货色!这一刻,心底的脆弱在这些人的眼前变得显而易见,这是我不想给人看见,不想被人知道的事情。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是个没人要的孩子!不想被人看见我狼狈! 这一刻,面对这大街,一切都不重要了,我不用再面对了。让我离开,让我结束这一切! “箫心——!” 所有的声音都该不过那个温暖的语言,在我的耳畔…… 突然间,风呼啸而过,眼前风景已完全不同。

我的身体站立在了轿车对面的人行道上,天空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小雨,周围有好多人看着,看着呆愣的我,和气喘吁吁的唐宇。 “箫心,你没事吧?!有没有那里磕着?!” “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 我一边一边地问,直到,知道问不出口。唐宇温热的唇抵在了我的唇上。 已经不用解释什么了吧,这就是他的回答。 唐宇,这次回来,除了在另外一个学校实习,便是来和他的妻子离婚。他说的那些都是他以前的梦想。自从美术老师成了别人的人,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被戴了绿帽,一切美好的愿望都破灭了。他不想在这个学校实习教书,发愤在另一个学校教出个全级第一班,就是为了忘记那个女人。但,那天晚上,也就是周年庆典的晚上,见面三分情,他又想试着去挽回那段感情,一声不肯可是脸红的很好看的女生倒是来了兴趣。可是却被美术老师无情拒绝。正要离开的时候,他也想不到会被三个女生拦下,本来是没有那个心情的,可是他见到那个她叫箫心,这倒是个有趣的名字。或许就是自己犯贱,将没有对美术老师尽到的心意都用到了这个叫箫心的女孩子身上。一步一步,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那是追求一个人的感觉吗?那是在讨好她,是在慢慢靠近她的心吗?唐宇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这种淡淡的甜蜜的感觉确实让他渐渐地将充满黑暗的内心照亮。或许是因为终于有了牵挂的人,所以才会那么有活力地活着。那么频繁地到她的学校,不是为了美术老师,而是为了看她日常的生活,知道她成绩好,知道她人缘也很好,只是不爱说话,只是家庭有些困难。其实挺心疼她,可是这件事情若是被她周围的人知道,受伤害的是她,他不愿意,所以一直都是顺着她的意思去,不想让她难做。 唐宇给的惊喜就是自己渐渐不能自已的对她产生的爱意。这样子令人心疼的女孩,想要好好呵护。其实成绩只是借口,他相信她肯定可以做到,他只是需要一个理由。却没想因为这样,倒是伤害了她。越是接近自己离开的日子,便越是想表白。直到这个晚上,他终于有了机会。即便知道箫心那晚喝了些酒,但他会向她证明自己的心意。 可是,上天总是爱开玩笑,给唐宇证明自己心意的方式,居然会是这样。 箫心的爸爸来了,打了箫心。唐宇一开始也帮不上忙,一堆人在那里,连箫心的身影都难见。等见到了,箫心已经冲出了马路。下意识,唐宇便冲出去将箫心抱住带到了另外一边。然后,一吻定情。 雨还没停,睁开眼便看看爸爸一脸苦涩站在那里。 “心儿,是爸爸对不起你啊!” 我都还搞不清楚状况,便看将爸爸将一个项链交给了我。 “爸爸骗了你,你妈妈是老师,晚上在学校里见到有人盗窃宿舍,想喊人没成功,被歹徒…杀了的……” 这就是爸爸不让我在学校过夜,希望我不样在学校里单独行走的原因吗?爸爸这么多年给我的脸色在这一刻成了苦涩的泪眼汪汪,这里边包含了多少苦楚。

“不要死好不,心儿,闺女,爸爸错了,爸爸只是不想让你知道你妈妈已经死了,不要离开爸爸好不好?爸爸错了,爸爸只是..只是太担心你……” 爸爸从来不流泪,他是男儿,可是此时,却因为怕失去我…… 没有理由,我当街就跪下了。 原来爸爸很想念妈妈,可是一人承受着苦楚,他只是不知道说妈妈跟人跑了会给我造成更大的伤害,原来他不是不爱我,只是每一次的担心就会冲动,打我也只是希望我听话,宁愿我恨他也不希望我出事,原来每一天他都等在客厅,客厅安静,我只要喊一声,他就会赶来。成绩公布那天,他在我的房间,看着我上了别人的车,以为我学坏了,担心与生气一起,使得晚上他当众就对我拳打脚踢。 其实事实比谎言更好,只是当年还小,还不懂什么叫做死亡。 唐宇会广州去了,但会给我打电话。他说他会回来这边教书,至少会带我哦大三。我的同学都祝福我,他们说,因为唐宇,我变的比以前漂亮多了。唐宇只是大我六岁,所以,没什么太离谱的。唐宇的家人对唐宇没什么管制,知道我不是吊儿郎当的人也就没什么意见了。人生是唐宇的,要唐宇自己来规划。有一件事,我们班发起的,唐宇没意见的,就是我们班的人每一天都会一起给那个美术老师脸色,有意无意把她的事迹传遍,最后居然是逼她离开了学校。 爸爸搬到了学校旁边的教师宿舍居住,这还得多亏了和蔼的化学老师,哦不,是化学堂哥。现在,爸爸改了臭毛病,心情比以前开朗,不会像以前那样,抽烟抽的很凶,人也精神了很多。 唐宇走后过了半年,在我的高三教室讲台上走来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帅气的脸让班里的人一片欢呼。 两个大字写在黑板上,遒劲有力。

“我叫唐宇,你们新的化学老师……”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xiaoshuo/xiaoyuan/99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