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01跨尘文学网 > 微小说 > 青春校园

我们笑着说不哭

我们笑着说不哭

我们笑着说不哭

朵儿

三年,有多长?三年,只是一阵风的距离。越长大离别就越多。。。。。。

“林雪,快来拍张照吧!”原来是米儿在叫我。面对这即将毕业与大家分别的忧伤,不免总是一个人静静发呆。我对着米儿露出一个充满悲伤的笑。

她走了过来,“笨蛋!又在发呆啊!”米儿就是米儿,性格永远火辣火辣,似乎永远没心没肺。“我只是。。。”“你只是不想和大家说再见,你只是舍不得大家。。。对吧!”米儿永远都知道我在想什么,即使我再怎么语无伦次,她都能翻译出来。“今天是毕业典礼!我们要笑着滚蛋啊!开心点嘛!”米儿拉起我向大家走去。

“来,三,二,一,茄子!”随着咔嚓的一声,我们充满伤感微笑就这样永远留在了记忆里。我们的班主任罗老师站了起来,“大家要好好准备哦!今晚的party就交给你们了!每个人都要表演节目哦!”待她话音未落,大家个个都欢呼雀跃。 优美散文www.kuachen.com

“林雪,你准备表演什么呢?”米儿问道。“我。。。还没决定呢。”米儿露出一个大大的坏笑。“你。。。又想干嘛!”我胆战心惊地问。“附耳过来!”我闻到了空气中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呵呵,原来这小丫头想扮一回淑女啊!刚好我们几个女生可以来一场时装秀。“林雪,服装交给你了!”菲菲说。“可是。。。”我话还没说就被堵了回去。“别可是了,你可以的!”“对啊!对啊!”大家盛情推荐我也不好推辞。“那好吧!”

“那就说定喽!下午5点304寝室集合化妆。7点开始表演,我们是第一个节目哦!”

“林雪,我帮你吧!”米儿不愧是我的好闺蜜。我们要去学校外面的1718店挑服装。“林雪,现在两点了,这车程就1个小时,来得及吗?”米儿担忧道。“应该来得及。”我们一路上聊了很多,今后我们就要分别了。真的不想和米儿说再见,因为说了再见就分开了。我们聊着聊着就哭了起来,我们不顾车上其他人异样的眼光,抱头痛哭。

我们来到1718店,我帮米儿挑了一件天蓝色雪纺裙搭配水晶玻璃鞋,米儿穿上后一定会很文静漂亮。我把米儿的鞋子和裙子单独拿出来放进一个褐色纸袋子。我们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将大家的衣服挑选好了,真是太多了!“小姐,请留下地址,您的衣服我们将在一小时后送到。”1718店的服务可真是周到啊!我和米儿相视而笑,这样的笑不知是不是最后一次。

我们在5点钟赶到学校,来到传达室我们受到了一个1718店的大纸箱。想必里面就是我们的服装了。“办事效率真高!”米儿赞叹道。我和米儿开始搬这个大箱子。真沉啊!刚出传达室突然发现眼前这条路可全是楼梯。“林雪,我们抬着走男生宿舍那条路吧!这边全是楼梯啊!”米儿总是能猜到我在想什么。

我们就这样抬着大箱子像一只螃蟹一样横行在路上。不一会儿我们便汗如雨下。我抬起头看看米儿,一颗颗豆大的汗珠正从她的额头上滚落下来。

“哟~猪婆,力气这么大啊!”前方传来熟悉的声音,我就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李子源。这个猪头就是我三年的同桌,他欺负了我整整三年。其实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欺负,因为他经常逗得我不顾形象地哈哈大笑,带给我许多快乐

“猪头,有多远滚多远吧!”我扭过头对着他大叫。把旁边的米儿惊呆了。“林。。。林雪,你还只有跟他在一起才这么开朗啊!”“米儿,你说什么啊!”我和米儿小声嘀咕道。一不注意箱子从手中滑落下去险些砸到了我的脚。我舒了一口气,米儿放下箱子擦擦汗说我是个冒失鬼。“哈哈,猪婆,经不起哥的表扬啊!怎么没砸到脚啊!”这个猪头居然幸灾乐祸!“你个大猪头!真想把你打到吐魂!你整了我三年还不够啊!”我怒气冲冲地说。然而他却没有马上反击,时间似乎停顿了几秒,我们都没有说话,这不像李子源的性格啊,平时早就把我骂得张不开嘴了。他似乎在沉思什么,空气中充满尴尬的味道。

“算了,哥哥看你可怜,今天就帮你搬箱子,去哪啊!”他今天是没吃药吗?面对他突如其来的话语和帮助,我显得手足无措。“去。。。去女生宿舍。。。”他抱起箱子往女生宿舍走,我和米儿牵着手跟在后面。空气中还是弥漫着尴尬的味道,只不过此时却夹杂着一丝淡淡的悲伤。

一路上,我回想了三年来这个捣蛋鬼同桌的“光荣事迹”。在我文具盒里放毛毛虫的是他,在我书上乱涂乱画的是他,在我伤心难过的时候逗我笑的是他,在我遇到困难千方百计给予帮助还是他。。。我们还经常在政治课上用mp3听歌,我们都很喜欢听《时间煮雨》,常常一起哼唱。三年的同桌时光,有过悲伤有过快乐,有过矛盾有过温暖。他带给我的是三年紧张学习期间的小小快乐时光。他曾问我是否很讨厌他,我开玩笑地回答说我非常讨厌他。现在如果他再问我,我会回答说他给我带来快乐,我一点都不讨厌他。

“到了,上面我不方便去,自己上吧,猪婆!”“哦,谢。。谢谢了!”“呀!猪婆也会说谢谢啊!不谢不谢~”“你。。。”“我?我怎么啦!嘻嘻,猪婆,毕业后不要忘记我啊!拜拜!”我还没有说完他就丢下一句话跑了。其实这样也好,因为我不知道我下一句要说什么。“好啦!林雪,我们走吧!”米儿貌似被我无视了很久。“好吧!”我们抬起箱子回到寝室。

“林大小姐!你们终于来了!”菲菲着急地接过箱子。“呵呵,有点重啦!”米儿连忙解释道。我们迟到了半个小时。菲菲有序地组织大家赶紧化妆,我也赶紧给大家分配服装,菲菲穿了一件黑色超短裙,尽显女王风范啊!“菲菲真漂亮!”“是啊!是啊!”“林雪也很漂亮!”“对啊!对啊!”大家七嘴八舌地赞美。我想起了米儿,米儿还没有换服装呢!

我充满期待地翻着大箱子,可是就是没有找到那个褐色袋子。到底去哪儿啦!难道1718店的人没有拿过来?party还有一小时就要开始啦!我赶紧掏出话手机打电话询问,原来真的在哪里。“小姐,不好意思!我们会尽快将服装送到!实在抱歉!”现在只希望他们能够快点了。“林雪,怎么啦?”米儿已经化好妆了。“米儿,对不起,他们把你的衣服落下了,不过不着急,他们会尽快送过来的。。。”我极力地解释。“没关系,还有时间,我去跟菲菲说,让她把我排在最后出场。不着急的。”她抛给我一个大大的慰心的微笑便走了。

我赶紧换下服装,穿上自己的衣服后冲向校门。已经半个小时过去了,我的心怦怦直跳。突然,手机响起了。“小姐,对不起,出了点意外。”听到这个消息我都要急哭了。“什么意外啊!”“在皇朝家私堵车了。”天啊!这可如何是好啊!

皇朝家私离学校有一段距离,跑过去大概20分钟。我挂掉电话,开始向皇朝家私狂奔。跑着跑着泪水也跟着出来了,和汗水参合在一起。我实在不忍心看见米儿失望的样子,更不想让她在毕业之际留下遗憾。“林雪!林雪!”我听见有人在叫我,双脚却不听使唤往前飞奔。突然一辆自行车,出现在我身旁。“林雪,你去哪儿啊?我载你!”是李子源!他怎么会在这里?也不管了,米儿的衣服要紧!“去皇朝家私!”我坐在后座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米儿刚刚打电话给我说你跑出校门了。”听了他的话我很惊讶。“米儿怎么知道?她为什么会打电话给你?”“呵呵~猪婆!这是一个秘密!”这个李子源真会卖关子!算了!还是眼前的事要紧!在皇朝家私前面不远处我看到了1718店的送货车。心里一急直接跳下车,“小心点!”把李子源的叫喊声抛在脑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送货车前。拿了衣服就跑向李子源把还在道歉的司机惊呆了。我又跳上李子源的自行车,“行了!快回学校吧!”还剩十分钟了,心跳加速了。“好嘞!坐稳喽!”我紧紧地抱着袋子,害怕它再出什么意外。此时此刻,耳边风呼啸而过,还伴有汽车的轰轰声。

学校终于出现在我眼中,这是我第一次如此地期盼快点回到学校。一下车,我赶紧奔回寝室,可是大家都不在。一定是去教室了!我又奔向教室。难得做一回“风女”啊!在楼下我看见了米儿,她正朝我笑。这可一点都不像她火辣辣的性格啊。难道毕业了大家都变了吗?“米儿你赶紧换上吧!”“好的!party已经开始了!可是你的衣服呢?”米儿发现我还穿着自己的衣服,有点担心。“我?我。。。没事!我准备了其他节目!哎呀!你快点换衣服去吧!”我赶紧冲向教室。今天的教室真漂亮啊,挂上了彩带和气球,完全没有了以往紧张的学习氛围。我悄悄坐在角落里。

时装秀已经开始了,菲菲第一个上场,引来了底下同学的一片尖叫。姐妹们一个个绚丽出场了,最后音乐变得舒缓了 。米儿出场了,“哇!!!”“这是谁啊!”“有点像米儿!”“很漂亮啊!”那些男生都十分惊讶。无意间我看见了李子源,他也发现了角落里的我。我赶紧埋下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我调整好心态,把注意力集中在节目上。“林雪!你打算表演什么呢?”米儿换下衣服找到了我。“我。。。我没有。。。”“下面有请李子源和林雪为大家献上一首《时间煮雨》,掌声!”天啊!我的灵魂还没有跟上节奏!这是怎么回事?我抬起头看见李子源已经站起,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角落里的我。

我看了看李子源,他的目光中充满了希望,又似乎在告诉我不要怕,像以前一样唱就行了。我站了起来,和他一起走向台上。“风吹雨成花,时间追不上白马。。。。。。”我们开唱了,台下一片寂静。我们像以前一样合唱,可是却找不回以前的感觉,没有以前那样开心了。这首歌原本就这样悲伤,现在才真真体会到这首歌里蕴含的感情,歌里有我三年无悔的青春。我看见米儿坐在下面已经哭了,于是眼泪也止不住落了下来。最后大家也跟着一起唱,当歌曲的伴奏慢慢停下。教室里便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我和李子源谢幕后就下来了,他给了我一封信让我回家看。这家伙不会又是整我的吧!

“林雪!”刚一下来,米儿就冲过来抱着我哭。我把情绪激动的她带到刚刚的角落里。“没事的。毕业了,我们还会有机会再见的。没关系,我们要笑着滚蛋啊!”这原本是我安慰米儿的话,却把自己弄哭了。最后我们就坐在角落里一边哭一边看表演。“大家一起来唱《北京东路的日子》好不好?”我们的歌声飘出教室,迎着风飞向了璀璨的星空,盘旋着星星久久不肯散去。最后party在夹杂着泪水的歌声中结束了。

第二天早晨大家就在收拾行李,准备回家了。我把很早就写好的一封信悄悄塞在米儿的包里后,给了一个个姐妹们大大的拥抱。“林雪,这个给你。”米儿给了我一个淡紫色的纸盒。“谢谢!我的好姐妹!”我的眼泪不争气地滚落下来。“不哭啊!我们不哭!”米儿抱着我。寝室瞬间被哭泣声笼罩。我是第一个离开寝室的,姐妹们就让我自私一回吧!真的不希望看着你们一个个离开,那种感觉是钻心的痛,我真的承受不起!我也不想要说再见,因为说了再见就真的分开了。

我含着泪水租了一辆的士回家去。路上我拆开了米儿送我的紫色盒子。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双淡灰色的手套,还有一张卡片,上面写着:“我亲爱的小雪,这双手套送给你,不知道没有我的冬天会不会更加寒冷。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哦!我们永远是好姐妹!一声姐妹,一生姐妹!”泪水啪嗒一声滴落在卡片上,在我心中激起层层涟漪。米儿,我的好姐妹,我们永远不离不弃!

我把手套小心翼翼地放进包里,发现包中昨天晚上李子源给我的信。这家伙的信一定可以使我开心起来!我充满期待地打开。

“猪婆林雪,呵呵~我三年的同桌。我想对你说声对不起,但是没有勇气面对你,害怕你不会原谅我。这三年里,我总是欺负你,有时还把你弄哭了,你却没有去告老师。所以我要为这三年的所作所为向你道歉。

没有想到三年这么快就过去了,我们老是这样打打闹闹,都还来不及做朋友呢!当我想要和你做朋友时,大家却都要独自浪在不同的地点了。呵呵~有点小遗憾。。。

套用“犀利哥”的一句话。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哥行走江湖太久,也就有了哥的传说。虽然哥已不在江湖,但江湖依然流传着哥的传说。

最后申明咱们的林雪是贼靓贼靓的,所以以后呢要开开心心的,不管以后遇到什么困难,什么挫折,都要勇敢往前走。虽然你对我那么好,我还每天欺负你,现在说声:[すみません]要原谅我哦。不然以后继续欺负你 ---猪头李子源”

看完信眼泪不但没有止住反而泪如雨下。这个傻猪头!我从来就没有讨厌过他,我们一直是朋友啊!我倒是想你继续欺负我呢!我扭过头看着窗外不断变换的景色,心中一片惆怅。

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我冲了一杯咖啡在阳台上晒太阳,静静地回想三年美好时光。“小雪,这件校服还要不要?”妈妈在帮我整理衣服。“要!贵着呢!”我搅拌着咖啡回答。“有多贵啊?”我呵呵一笑,抬起头看看蓝湛湛的天空。“三年青春!”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xiaoshuo/xiaoyuan/659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