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11跨尘文学网 > 微小说 > 经典小说

小小说小议

作者:刘公论坛

开篇

小说,方寸之间,凸显大智慧。所以,我认为有关小小说的思考和创作体会,也应删去繁芜浮华,短之更短,拒绝一些枝枝叶叶的假话、空话和套话,直抵精华。

非鱼老师近来在读一本《一句顶万句》,我不敢奢望本文会有如此之大的功效,但我敢保证以下这些语录一句就是一句,句句为实,由心而生,肺腑之言,性情所致。

01

一篇小小说,如果没有思想的深度、文字的力度和情感的厚度,一味在眉飞色舞地讲一个俗套的故事,再平添几句感慨,揭示一个道理,顺便为光明歌功颂德,那纯粹是在草菅文字。

文字的质感、情感的传递和精神的共鸣,是一篇经典小小说的三大要旨。

02

喜欢真情实感的作品,喜欢有的放矢、言之有物的文字。

遇到一篇好的小小说,必是认真拜读,细细研磨,花上个把钟的时间,小心翼翼地进行思考,像在和作者面对面进行交流,有时连标点符号也不会放过。 优美散文www.kuachen.com

现在,空洞、贫乏的文字汉牛充栋,让人哑然失笑。

03

标点符号的草率,是当下小小说作者的通病。其实一篇经典的小小说,标点符号至关重要,不容忽视。

很多人对此不以为然,这不得不让我举一个例子来诠释我的观点:

(1)我抱着她,说,我……不知道。(表达了“我”很紧张,抱住对方,犹豫或者停留了一下,然后结结巴巴地说,而且似乎有可能在撒谎。这样用法,是在描写现场,突出气氛)

(2)我抱着她说,我不知道。(表达了“我”很冷静,对对方感情不是太深厚。这样的用法,类似第三者在客观叙述一下当时的场面)

(3)我,抱着她说,我不知道。(强调“我”,是“我”而不是别人,有些得意的成分)

(4)我抱着她说我不知道。(表达了“我”的冷漠,对对方非常草率,甚至抱住对方有非常牵强的含义。这样的用法,只是简单的交代而已)

(5)我抱着,她说我不知道。(此意思则和上面完全南辕北辙了)

为什么同样一句话,标点符号不同的运用,却能够产生完全不同的艺术效果?这就是标点符号的重要所在。

04

什么是艺术?或者小小说如何给出艺术之美?

简朴是真,平淡是善,随意是美。这是艺术包括文字的最高境界。

艺术,玩不得花、来不得稀、掺不得假,同时应远离政治、远离贫乏空洞的教导、远离歌功颂德,当属情感之自然流露。

05

真正玩文字,是文如人,人如文。真正的文字是和人的行为是统一的。我喜欢散发自身芳香的东西,不论优劣,因为那里面有他自己思想的光华。

一味地堆砌与卖弄,是写文字者的通病。连自己都不知所云,这样的作品当然无法流传。好文章贵在思想的质朴、遣词的精确和独特的章法。

文章其实和书法一样,也讲究章法。不同的题材,有不同的语言风格和叙述方式。无章可循即成文。文章无须讲究太多的腔腔调调,情感的真切流露,瞬间心生呼啸所成。

06

到处所见弄虚作假、左摘右抄、东借西挪和欺世盗名,这都是剪报练出来的功夫,属于插花师傅的水平。

他们还喜欢用“天下文章一大抄”来安慰自己,自欺欺人。试问:在你引以为豪的作品里,有几句是你自己的语言和思想?

07

小小说是最能体现作者功力的体裁。方寸之间,既要五脏俱全,又要浓淡相宜,还要精深而不肤浅,一般人是写不好的。大部分人的通病是情节发展不够自然,结构不够精炼,平淡缺欠高潮点,结尾散漫或者突兀,同时自己的生活阅历不够深厚,导致主题思想严重缺钙。

小小说,贵在自然和富有生活气息,然后是浓缩,最后是升华。

08

我究竟想给读者展现一个什么样的人物,不应该由我归纳出ABCD来,而是通过小说的情节发展,让读者自己去感知。

小说毕竟是小说,不是浅层次的故事。小说首先是反应生活,通过生活塑造人物形象。人物形象有时可以很明确甚至单一,有时也可以模糊不清甚至复杂。生活的厚重,不是一两句话就可以简单定义的,我想人物形象也是如此。

很多作者喜欢给人物贴一个标签,喜欢弄主题思想,歌颂谁或者鞭笞谁,过分加入自己的情感去揉,揉面一样好像揉了半天,似乎只是在告诉读者,写作者是一个好人。将自己的思想、意志和情感强加给笔下的人物,这和强奸无多大区别。其实真正的小小说无优劣之分,只需是真情所致真心所写,而不是罗列和挤牙膏式的捉襟见肘就可以。

写自己想写的,别为难自己。别无病呻吟和堆砌优美词汇,别动不动就“啊”,就瞎感慨。

真正的小小说的作家,会懂得潜藏自己,客观冷静地不动声色地去叙述,只是干一个放电影的活儿,将一个个镜头铺陈开来,让读者自己去思索和回味。

小说无定式,我不想自欺欺人地留个光明的尾巴或者温暖的怀想,只想忠实地记录生活的存在。写作者应该尊重生活瞬间复杂的转变,而不是人为地给人物贴上“高大全”的单一的标签。

09

读了一些小小说,感觉很多都有鲜明的时代烙印,经不起岁月的检阅,像看80年代的大陆电影,滑稽可笑。而冯骥才这样的大家,笔下的小小说多是二三十年代的事情,却常读常新。这就是经典。

10

小小说应该去粗存精,短小精悍,惜墨如金,然字字珠玑,妙趣横生。文字间山山水水,犹如一道精致的点心,没几口就吃完,却回味无穷。

王奎山的小小说贵在简单如白话,而又耐读,意境深远,渺渺不止。

天成,朴如玉,毋须雕琢,富有生活情趣和别致藏道,是一个以小小说为事业的写作者终极目标。

11

我现在似乎陷入一个怪圈,越接近真实的自己,文字越乱了方寸失了冷静,只知道一味地宣泄。也许是过去太深刻,痛得太清晰,纹理太繁杂,所以写时像个疯子,修改时像个傻子。而往往事不关己的一点小事、一个场景甚至一句话,触发我的思考和灵感,我反而从容了许多,可以很好地为人物设计命运性格和走向,游刃有余地谋篇布局。说到底,还是自己心气太浮躁,还需要阅读和积淀。

12

市面上花花绿绿的书籍,大多数像流行歌曲一样,只经得起当代人的阅读,而经不起历史的检验。那些藐视读者总体智商的所谓的小小说作家,只能反复制造出一堆又一堆的文学垃圾,以此混个名图个利,如此而已。

真正的作家,有一种持久的生命力,是智慧和人生经验的化身。

13

过年期间,收到很多拜年短信,大部分是东抄来西抄去,几乎等同垃圾,倒是有一条让我念念不忘:

我求佛,让你永远快乐。佛说:永远不行,只四天。我说:春天夏天秋天冬天!佛愣:三天。我道:昨天今天明天!佛急:两天。我喜:白天黑天。佛怒:一天,我笑:每一天!

短短几十个字,小小说般的情节叙述,非常精确的遣词,同时又充满温馨的人文气息,实属精品。

14

标题

如何让一个标题从一大堆稿子里脱颖而出,使编辑或者读者眼前一亮,而又不是哗众取宠,这是个学问。

现在流行取标题几大法,什么情感式什么反问式什么倒装式,都是糊弄三岁小孩的。纵观冯骥才、汪曾祺和王奎山等人的作品标题,才明白简约是人间正道。

15

语言

我一直固执地认为,在小小说所有的写作元素里,语言是最重要的,像人行走需要的两条腿中的一条(另外一条腿是叙述技巧)。同时也固执地认为,每一个题材都有它本身相近的语言风格和叙述方式。

太高深玄妙的理论我不懂。

我曾经单独种过一年田,乡下人说乡下话,我知道下田穿什么衣服,进城穿什么衣服。尽管我没有几件衣服,偶尔进城,一身穷酸相,让城里人贻笑大方。但是冷热自知,知道夏天穿什么,冬寒穿什么,晴天穿什么,下雨穿什么。这衣服就是小小说里的语言。

除非你是冯骥才、汪曾祺这样的大家,见任何人,都是一身唐装,一脸的地主相,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语言风格。否则,你就必须老老实实地琢磨你今天或者此时该穿什么。发现很多人在忽略语言的修炼和选择,写什么题材,都是一种语言风格一个山歌调调,以不变应万变,这样肯定不行,会闹出夏天穿棉袄的笑话来。

乡村牛粪有牛粪的语言,城市霓虹灯有霓虹灯的语言。将牛粪加上霓虹灯韵味的忧伤,确实是一个笑话。或者说,写古典凄美题材,不注意诗词韵律和古文功底,用现代城市摇滚的RAP去饶舌,毕竟不太合适。

很多人不懂语言有其本身的一种韵律,像音乐的音符,组合在一起,能够产生一种天籁般的声响。

语言,作为和读者交流的工具,必须给读者画面感和身临其境的现场感。

16

开篇

第一句话写什么,第一个字写什么,这很重要。因为真正玩文字的人,人家从你的第一句话里,就可以明白你的功底。小小说是个简洁的文体,第一句话就奠定了整个故事的成色和基调。

小小说的第一段不能把读者带进去,就是一种失败。所以,第一句话是决定一篇小小说成败的关键,必须重视开篇的设计。

很多人不知道编辑是如何阅稿的。他们好不容易摒弃了对爱人的不愉快、对楼下看门大爷的不满以及对物价上涨的抱怨,喝一口茶,将很多郁闷潜藏下去,静下心来阅读你的来搞,如果你开篇的前两段不能把他带进去,让他不知所云,是不是一种缺德?

17

故事情节

故事情节,是小小说的灵魂。只有编排出有意思的故事情节,再通过语言的表达,合理的叙述技巧,才能成为一篇优秀的小小说。

我常在想高产的陈永林老师是如何端坐家中,凭空臆想出那么多故事来的。当我看了电视连续剧《狄仁杰》后,便明白了他的套路。他应该是受益于某个生活的片段的启发,在心中或者纸上先列出一波和二折甚至三折的大概框架,然后进行细节的补充和“自圆其说”,使通篇丰盈起来。多琢磨几个“为什么”和“会怎么样”,有时一个故事可以玩出三篇甚至五篇的规模。

小小说的故事情节,就应该建立在“为什么”、“会怎么样”这样的基础之上,冷静地构造整个篇幅。很多人无法拔高真实的现实生活,总是处于一个临摹的状态,把小小说当书法来玩,缺少举一反三和丰富的想象力。

小小说的故事情节不一定要曲折离奇,但一定要打动读者。而这个打动,往往是人性和温情在闪光。

18

细节

现实主义题材的小小说,细节必须还原于生活本身,不能一味空中楼阁。发现很多人可以置“太阳从西边升起”而不顾,一味地追求故事情节的离奇。

应该力求每一个细节都有生活基础和可行性,而小小说作家,本身也应该是社会方方面面的观察家和生活每一个细节的智者。

我曾经发现过不少作品里面的毛病,并私下反馈给一些小小说作家,发现大部分人不以为然,认为发表了就是正确的,头脑还停留在人民日报的时代。

19

留白

小小说之所以是小小说,而不是故事,就是留白的艺术手法在起作用。

故事应该追求让读者读后哈哈一笑,而小小说则得追求意味深长地笑甚至诡秘地哭。所以,小小说是故事后面存留故事,得重视留白,给人以遐想和思索的空间,不能太实在,像个棒槌。

小小说的留白,差不多是只说七分留三分。如果说三分留七分,则成了晦涩,成了诗歌了。

20

阅读

写作者该不该读小小说?

我的观点是该读,但是不能读太多,适可而止。

我认为一个小小说写作者应该细读一些经典之作,比如杨晓敏先生编辑的《金奖小小说》(漓江出版社出版),这是我目前所能够看到的最详细最丰厚的一本。你如果想玩这行,不能完全封闭自己,一味闭门造车,首先得了解别人是怎么玩的,玩到了什么程度,然后才知道自己该怎么玩。

但是不能读太多,阿猫阿狗写的平庸之作读得太多,则容易束缚自己的思维,僵硬自己的模式。小小说写到今天,你想出人头地,必须端出让人耳目一新甚至惊世骇俗之作,一味地重复和模仿别人,只能是混发表量,永远是一个工匠。

那么,如何充实和丰富自己?

我的意见是从其它文体去借鉴,比如散文、中长篇小说,甚至某句诗歌就会点燃你写出一篇好小小说的灵感。另外,也可以从其它艺术形式去汲取养料,比如音乐、电影甚至漫画。

21

今天,有几个人在凭良知孤独地写作?有几个人在用心做自己?太多的欲望波涛汹涌,吞没了很多时间的守望者。商业无处不在,摧枯拉朽,让很多写字者把道德踩在脚下。

现今的作家,不是在燃烧自己温暖读者,而是恰恰相反,是在燃烧读者温暖自己。

作家的工作不完全是为了取悦当代,而是安抚历史的伤痛和众多浮躁的心灵。

22

某些人,一边呤着高山流水一边盯着人家的钱包,一边骂着粗俗不堪一边对人家的大腿想入非非。他们喜欢把自己弄得跟李白一样,自己别扭,别人看着也别扭。还是活明白些好,毕竟李白是五千年才出一个,而我们只是李逵,俗人一个,狗屁都不是。

文人一激动,什么丑陋都露出来了。文人一虚伪,什么贞操都丢失了。

23

作品写出来以后,想到处发表;发表多了,想结集出版;出版后,想捞取些世俗荣誉;荣誉收获后,甚至“著名”了,又行文说自己其实什么都不想要,塑造出一副品德高尚淡泊名利的嘴脸。

写作,是一场欲望之旅。

24

一个优秀的作家要有高深的艺术素养,而不是高深晦涩的作品。文学历来都是社会的镜子、历史的写照和人类文明进程的缩影,同时细细记录着情感演绎的历程。

真正的作家,内心悲怆而一脸坏笑,远远观望着政治的善恶,将这种悲喜融进自己的作品里,而不会为政治歌功颂德,写些喜气洋洋的作品来粉饰太平。擂鼓助威的文字,鼓擂得再响,也只能是五十年甚至十年的寿命。

流传千古的文章,几乎都是揭露统治者的黑暗残暴或者个人命途多舛的作品。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xiaoshuo/jingdian/661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