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04跨尘文学网 > 微小说 > 江湖柔情

纵是情深,奈何缘浅,但不悔相思

纵是情深,奈何缘浅,但...不悔...相思

——孟西漠

她檐上赏月,他院内吹笛。

玉般温文尔雅的男子,皎若月上寒宫,眉目清朗如静川明波,身姿俊雅若芝兰玉树。

漠北风萧瑟。纵是无心于世间凡尘,奈何金玉成了他的劫。

鸳鸯藤醉风中摇曳,金银交错,美得惊心动魄。

转眼间 ,就已下雪了,雪花细碎无声地轻舞着,染了漫天的素白。她在等着他来,等来的却是一张“对不起”,我相信九爷不会如此狠心的,他可以默默地为她付出一切,唯不能误了她终身。

冷月银雪下,一人寂寞一人愁。院内,他依旧清绾素发,手执玉笛。他知道她心情很差,因为她只有在不好的时候,才会倔强地选择艳色。心痛,痛得再深,也要埋葬下来,这一点,和她很像,真的很像。

曾经,他问她“想要一个完整的家吗”。她答“想要”,他也想,可惜给不了她,他再问“霍去病对你很好吗”她点了点头。很好,这样很好,这样他就可以死心了,霍去病与她很般配,他努力这样说服着自己,但在她折断笛子,决绝地走出这间屋子的时候,他一切的一切,全部熄灭,原来还是这样的舍不得,原来心还很疼。 情感故事www.kuachen.com

红影消失,他用尽全力不要张口,他怕他一说话,就会用尽手段,不计后果的留住她。

这般绚丽如朝霞的女子,怎么能永远留在他身边?

一尺经年,再见她已与霍去病许了终身,那便错过吧,纵是情深,奈何缘浅。

不过缘浅又如何,九爷还是一直爱着金玉,哪怕是他一厢情愿。

那年霍去病中毒,他想起玉儿的泪眼,就这样吧,只能他自己以身试毒。

五天,六百种毒,或许是九爷的诚意打动了上天,第六百六十一种毒,是霍去病中的毒,试出解药的那一刻,他笑了,我读到这里,眼角却有了湿意(好心疼九爷)。是药三分毒,更何况是毒药。他的腿,恐怕再也站不起来了。

霍去病和她是很般配很般配的。

他能陪着她纵横四海,能驰骋万里,能爬最高的山,蹚最急的河......

而自己...

可能这一生都要与着轮椅相伴了。

落笔平宣,当“相见无期”四个字写下时,他面上带着奇异的笑,可笑下的那颗心却刹那间灰飞烟灭。

如果第一次听到曲子时,他说了好听...

如果她凝视他时,他没有避开她的视线...

如果她带他看鸳鸯藤时,他能与她携手...

如果她跃上墙头时,他能开口解释...

如果在他病中,她抱着他时,每一句许诺都是真的...

可是,人生偏偏没有如果。

这一生,快乐曾离他很近,但终究错过了。他执起她的手,很慢的吻了下去“玉儿,原谅我做了小人,原谅我对自己的放纵。”

一人一驼缓缓而行,胜雪白衣飞扬见,只有地上萧索的背影孤单相伴。笛声清灵,九爷眉目间的痛楚仍在,面上却是带着一个浅浅的笑,至少曾经拥有她,就以足够,足够了。

纵是情深,奈何缘浅,但...不悔...相思。

我对你的情,不死不休。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xiaoshuo/jianghu/95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