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26跨尘文学网 > 微小说 > 江湖柔情

凤凰于飞

壹、火劫

一撮艳火,静静地袭上窗幔,逐渐蔓延,将小小的她包围。
年方八岁的她,摔坐在地,木然望着那抹火光,唇角,扯出一丝冷冷的笑。凄楚,而绝望。
前日,她还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将军府的千金小姐,无忧无虑;而今,一夕之间,沦为孤儿、罪女,无依无靠。
她伸手,去触碰那近在咫尺的火焰,灼痛了指尖,却暖不进心里。
是谁曾向她说过,凤凰浴火,涅槃重生?
哦,是了,是奶奶,最最疼她的奶奶。昨日的血流成河里,也有奶奶的一份。
他们说,爹爹与薛叔叔,身为将领,通敌叛国,故教邙山一役,惨败如斯。于是御笔朱批,满门抄斩,唯有她,因年幼无知,得金殿之上那个目空一切的男人一点怜悯之心,法外容情。
呵,怜悯。谁要那人的怜悯。她宁可死。
唇角那一点笑意,缓缓地泛开,渐形惨然。
她想了又想,却无论如何不能明白,自己与青梅竹马的薛青鸾、薛叔叔的独生爱子玩笑式的飞鸽传书,怎么就成了爹爹与薛叔叔通敌的铁证。那所谓断案如神、明察秋毫的大理寺卿,竟连小孩儿的笔墨,都辨不出来?
哈哈哈哈。她仰首,嘶哑地笑出声来,有如鬼哭,眼角一滴泪水,不及落下,便消失在周遭蒸腾的热气里,了无痕迹。 情感故事www.kuachen.com
“蔺家只剩你一人,而你,竟选择就这样死。至此蔺氏一门绝后,你的父母亲人,九泉之下,如何能安?”
笑声,戛然而止。她看到房梁上不知何时悬着一束白绫,在那满目的火光里,纯净得冶艳。
举目四望,是一个白衣清逸的女孩,看似十一二岁,于火光之中,绝尘而立。
她看到,艳火吻上了那女孩的裙角,然而光影摇曳间,纯白依旧。
她缓缓地向女孩伸出手,低低地说,“请你,救我。”

贰、殇月

转眼间,八载春秋。
昔时稚嫩脆弱的她,长成今日一身清冷、武艺高强的女子,江湖上威震四方的玄霄宫十二堂主之一,独孤无柔。
年年岁岁,她几乎淡忘了,那个代表儿时破碎记忆的名字,蔺白凤。却牢牢地记得,那场铺天盖地的火劫中宛若救赎的白衣清逸,今日的玄霄宫三宫主,“玉笛寒音”独孤殇月,值得她以一生追随。
八年来,在独孤殇月的指导下,习文练武。她不负所望,成为十二堂主中排名第二的冷月堂堂主。在她之上,是寒月堂堂主独孤无悔,昔年的青梅竹马,同一场修罗劫后的幸存者,薛青鸾。
这世上,便只有他,叫她“凤儿”,一如多年之前。或是因此,他们之间,总有一份旁人无法插足的亲密。
“无柔,愣在这儿想什么?”
清淡的女音传来,带着半分渺茫、半分关切。她回身,看到她一心敬仰的主子,独孤殇月。
她微微低头,心中轻叹。江湖之上,人人说她像独孤殇月,一袭白衣,一身冷意。然,他们都不了解,甚少现身众人眼前的独孤殇月,究竟是怎样的清华寂艳、绝尘卓然,那是任何人,都学不来的啊。
“三宫主,无柔没事,不知您有何吩咐?”
独孤殇月静静地望着伴随多年的无柔,眉心微蹙。
无柔,当日我为你取的名,应是错了吧?我只想新的名,能让你早日脱离恨与痛,不想,失却柔情,你竟也忘记了,如何去爱。
“无柔,没什么,你练了一天的剑,够了,去歇着罢。”
独孤无柔目送着主子离开,她并不知道,在她看不见的转角处,独孤殇月对默默守候无柔良久的独孤无悔说:“要她,就随我来。”而后转身,裙角一朵浅浅的涟漪泛开,步步生莲。
没有什么,是独孤殇月力不能及。

叁、涅灭

深夜的玄霄宫,万籁俱寂。一抹白影悄然闪过,无声无息。
擅自离宫的无柔,紧握手中的潋水剑,素来沉静无波的面容上,有着显而易见的焦急。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xiaoshuo/jianghu/8286.html

  • 共3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