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14跨尘文学网 > 散文 > 优美散文

烟花散尽梦未消

烟花散尽梦未消

琴如斯,兰则已,西子相之,江南不离,舟柳风雨湖畔,一盏荷灯向晚。念卿无限柔情,这一觉,穿透了无限的悲凉,苏醒在那静谧的山谷一隅。斜倚竹楼外,山空寂,水缓缓,是谁,撑着一把淡黄的油纸伞,舒缓的足音,步步萦香,向我袅袅靠近,轻叩我三重尘埃下埋葬的一段心弦。

知似故人来,我才挽住了江南里最销魂的这一缕幽香,使劲所有的清纯与典雅,放漫守候了八百年的诺言,才铸就了你今生妩媚不谢的娇柔神韵。江南,你说你今生要来,可只为找那寻一段早已被岁月荒芜了记忆,而我,才会至死不离这一片空灵般的吴山越水,等不到卿来,誓死心魂不灭。

浪卷执箫数涛声,湖畔影下待卿还,你可闻见,那一朵绝世的青莲,绽成了满怀的暗香,随温柔的东风,飘向了你前世间那一扇展开的绮窗?你曾说,风荷只数一朝梦,雨柳杨尽满身愁,世事变幻的太快,而你又舍不得离开这如诗如画的水墨的江南,于是,让我为你剪下一段梅子青雨里最美的想象和流年,点在你的眉间发梢,即使身在天涯,也可魂入江南,渡你一靥舒笑。

春深深,渐渐裹着一丝薄热,这个季节里的芬芳早该散尽了,而我依旧思绪如烟,融入江南的故事,轻抚着斑驳的心灵印迹,忆成你笔端间千载不变的诗篇,雕成我西湖里亘古未改的张望。你的背影渐远渐朦胧,殇染了我拨弄俗世的迷茫与哀愁。 跨尘文学网www.kuachen.com

字里行间,梦里江南,把酒香薰,醉里缱绻,终究还是无法割舍,这份遥遥无期的牵绊,循着时光的纹路,多少次延伸至窗前的一盏青灯。拂不去无尽的忧伤、绝望与迷惘,句句都成了多情的顾盼、呢喃与奢侈,甚至有那么几度,连梦中都寻不到你的影子,不曾相思,苦了相思,恐是相思成疾了。

江南,缥缈的彼岸,我静静无声的舟,何时才能靠近你的心海一角,触摸你一指轻漾的安然与思念,思念在江南的水墨画里,画里柔情似水的伊人。点一瓣心香,走笔宣纸,氤氲缭绕,任褶皱的时光把它渐次拉长再拉长,许在灵魂的最深处,我更会悄然的把江南、把西湖、把你,永远的珍藏着,直到永远,永远………

任我舒眉不展,绾你鬓白如霜,映一穹江南碧水,品一朝清香曲韵,霎时,有梵音侵耳,心与万物浑然一体,妙不可言。怕是今宵又无眠,无奈同身月下,一个在月下天涯,一个在月下海角,横笛幽幽,琼树无欢。静夜,透着一丝丝的薄凉,揣测此刻的你,是否又惹湿了一页页粉笺,你虽无怨,可我又怎能无悔?

小径临窗,画眉深锁,锁不住你满园凄清的幽兰绝唱,繁华落尽的幕后斜阳,那般落寞,重新把你的名字叠进我如莲的心事。看惯了一场场落英缤纷,一季季的世态炎凉,心倦的太深,可否容我重萦梦里,如果我们今生还能相遇,那么请互许一份五月的承诺

每一场幽梦,都该有个归宿,每一个希冀,都该有个结果,可是,红颜的泪滴早已悄然滑过你的脸庞,还剩下这个季节里残留的最后一瓣落红,拾花人,也似迷离的烟花渐渐飘散,不知卿墨为谁留?可否斩断那天涯咫尺的距离,你的文字不在黯然神伤,何时,才能遁入我如诗如画的水墨江南,半夜卷风帘,滴翠乐开颜。提一盏精致的莲花灯,为心海将去的方向探路,你折柳丝为笔,我轻蘸西子水,执手共写,撇勒勾转,描摹一幅幅韵味无穷的丹青书卷。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sanwen/youmei/85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