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9跨尘文学网 > 散文 > 优美散文

古吹台上 再回望

哓哓蝉鸣,繁塔儒雅,在这个盛夏之巅,拈一指、雨后阳光的温馨,让记忆思念,让古吹台恬淡的风景,坠入我零落的诗行;回忆里,那年樱花芳菲的春天,禹王庙烟波悠悠,许愿树碧绿挂彩,飞花抹微云,悠悠比目笑,我和你缠绵相顾在阑珊处;屈指西风,青华流失,丝丝点点的雾露,空惹了一腔深情,拂乱了半世相思,幸福成了彼岸的甘霖雨露。记不得多少次回顾禹王台,在这有美好的记忆,还有大禹治水的精神,让我向往、让我留恋。

年轮太短,寂寞太长,再回望、往事如尘烟,风花雪月已成空,任时光匆匆,把清愁锁在风中。流过泪的眼,只留下怆痕阑干,看不见风月锦华,我在人生的渡口,默默向岁月吊唁,祭奠老去的爱恋。梧桐绣殇,岁月易残,拿什么填补,今生空寂的惆怅,谁还愿意和我风雨相伴,共渡沧海桑田。我在禹王台内,静美的风景里,长歌回荡,让文字组成七彩琴弦,响奏一曲锦瑟悲欢离殇;我醉眼朦胧,看着古老的牌匾,在自己的思绪里,素描一副坎坷画卷,覆盖人生沧桑里的落寞。 跨尘文学网www.kuachen.com

暮色微风,叹息记忆、慢慢在脑海回放,曾傻傻的认为,你还在相遇的老地方。当初的誓言太完美,像美丽的蝴蝶满天飞,然而、曾经的誓言、早就已经伴随季节零落纷纷。独处时,伤心难免,孤单与诗词共勉,旧年花下客,今似蝶分飞,一曲离歌谁断弦,怅把愁怀奏。一袭怀念,一抹记忆,难忘的当初,飞花蝶梦去无痕,淡墨盈笔心已碎;有一种伤,可以用微笑掩盖, 有一种疼,可以用冷漠包装,孤单在自己的世界里,用光阴疗伤;已经深夏,看不到宋时的‘繁塔春色’,松绿为墨,草坪为笺,用宋韵典雅的文字,浸染尘世情怀,满一杯轻愁为酒,寻觅醉里的相思柳。

水流月影,风烟绸缪,在尘世中辗转,寻寻觅觅里,不媚俗世喧嚣,怀几页素笺,匀散过往的一咏一叹,爱和恨、早已经凋零在梦境里,孑身茫然,听四季风雨,看落花飘零;古吹台前,柏林清浅处,蝉声阵阵追逐着情绪流淌,停下脚步、回头凝望来时的路,韶华早就停止在天涯尽头,让陈年的故事,遗失的潇洒,凝成沁泪的诗行,陪伴着行云流浪。曾经年少轻狂,曾经欢聚在这里,我们也效仿古人长歌短唱。时间的秒针嘀嗒,终究要挥别这段时光,故人分别难再会,来生太远寄不到诺言,徘徊在人生苦短的路上,独自将思念珍藏。

吴雨辰QQ457821420原创 欢迎转载 侵权必究。

【附】‘禹王台’,又名古吹台,位于中国河南省开封市城区的东南隅禹王台公园内,最早叫“吹台”,为纪念春秋时晋国音乐家师旷,取名“古吹台”。古时吹台很高,明朝时期有10米高,周长百米,后由于黄河泛滥,泥沙淤积,仅高出地面约7米,现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繁塔’宋代曾是一座六角九层,80余米高的巨型佛塔,极为壮观。有诗曰:“台高地迥出天半,了望皇都十里春”。故而,“繁台春色”成为著名的汴京八景之一。因岁月沧桑,明代仅余三层。后人在大塔之上,仿损毁的六层缩建为六级小塔,成为独特奇丽,别有风趣的造型。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sanwen/youmei/674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