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25跨尘文学网 > 散文 > 优美散文

落叶知秋深

再见了青翠欲滴的初秋,太阳公公收拢了笑容,沉甸甸的果实收获在人们的篮子中。爱美的少女重新把自己包装了起来,并把馨香的水果塞在嘴边,亲了又亲。真是一个‘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的季节。在享受丰收喜悦的同时,一片片发黄的树叶飘悠而下。落在土地上,落在人们的心海里。

是深秋天了,叶子告诉你一个个真实的故事,花儿浪漫的时节,他游戏人生,花枝招展的飘荡在春的海洋。完全把热烈的夏天忘得一干二净。烈日的高照,又苦苦地熬过了桑拿天,随着暴风雨的脚步,你的泪水,你的惆怅都留在滚滚的洪流中。一丝清爽的风把你带进秋的世界。漫天的叶子油绿变黄,接着实实在在的落在土地上,果子脱下绿色的艳妆,露出丰满的身姿。上市的鲜果琳琅满目,你徘徊在秋的世界。却忘记了叶子的忧愁。叶子的哀叹。

人们望着脚下的落叶,不住的哀叹。秋,人生的多事季节,烦恼,浮躁再次活跃在人们心中,这边起火,那边冒烟。上有小,下有老,自己夹在中间。于是产生了丝丝的秋愁,人生的顶峰,到处都是下坡路,当官的该退了;掌权的该让了;疲惫的身体撑不住了;面前的笑脸少了,心中孤独滋生了,生活的消费只有自己掏腰包了。有钱的只剩下钱了。一切的一切,都无可奈何花落去了。既是有一个好身体,离马克思也越来越近了。有人赞扬秋的美景,畅谈夕阳无限好,可大多到了入秋年龄的人都悄然躲了起来,去锻炼,去游玩,去学习新的东西。去结交新的朋友。想再挣扎一番,老天也不给机会了。起早摸黑,伸胳膊展腿,也不过是想多在地球上生存几年罢了。 情感故事www.kuachen.com

也许,秋天是冬季的开端,是生命的次终点站。有人在这个年龄开始安排自己的后事,钱怎么花,孩子安排什么样的工作,存款怎么支配。房产怎么继承,身体出现意外怎么留下后手。或许成熟的年龄不会考虑这些烦心事。一生的沉淀,早已看的很淡很淡,秋天又怎么着,只不过是四季轮回的一个过程而已。

因为,人生的秋季是唯一的,时空的秋季是无数次的轮回。所以人生的秋季只有在一段时空中去定义,去解释。毛先生临终时让身边人一遍遍的读《枯树赋》,每读一次都泪流满面,可见生命的尽头总是悲叹的。江山社稷,可是个大家业呀,里面蕴含了多少鲜血和操劳。多少生命和艰辛。谁能说得清。秋天过后是冬,冬天过后是春,可对落叶来说毫无意义。落叶对着大树叹道;永别了,来年不能相陪了,吾将分解成有机无机物给你提供营养。期盼你来年枝繁叶茂。繁花似锦。

‘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那是年轻人的一种激情,如果秋季年龄的人萌发这种激情,无疑会加速奔向生命的尽头。有人渴望留住春天,送走夏天,拖延在秋天,不敢直面隆冬。因为,叶落归土再也不会看到来年的春华秋实。到了秋季的年龄,你更成熟了,更稳健了。更知道世间的辨证哲理了,回头再看看老子的《道德经》。哈哈,你冷静了,还是顺其自然好。也不敢为天下先了,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光而不耀,成了你的忠实信条。

叶子不愿自行推出历史舞台,虽说不是令人羡慕的鲜花,也是鲜花的衬托者,没有绿叶,哪能显露花红。人世间大部分是绿叶,少部分是鲜花,也就是说;发光的是少数,多数都不会发光,默默地陪衬那些出彩者。到了秋季,叶子发黄,黄的可爱,黄的让人敬畏。即使落下了,也不必悲哀,那些花儿不是早就凋谢了吗。只是先后而已。黄叶落下了,绿叶也别嘲笑,黄叶绿叶都逃不脱自然的无情抛弃。

落叶之深秋,深秋的季节,也是一个思索的季节,收盘的季节,一年的艰辛和收获,一年的烦恼和愉悦,都写在秋的账本里。多少汗水,多少苦恼;多少笑脸,多少忧伤。只有那累累的硕果说的清。只有那小小的种子才能把生命的智慧代代传承。

秋季里,老人给年轻人絮絮叨叨讲着人间的故事,传承者人间的进步和文明。不为别的,就是让下一个轮回不断进步。

已是深秋,应做好度过冬天的心里准备,那些经验和教训,那些珍宝和精华,都记载在人类的史册上。时时提醒人们不能让生命的延续不会遭受挫折。

一叶知秋凉,一岁又逢秋。荷香云水凉,往事随风逝。 不必为秋伤感,不必为夕阳自叹。上帝既然创造了这个世界,就为这世界有了安排。不必担心。也无需烦恼。秋,就是秋,代表不了春,也取代不了夏。不直得赞扬,也不必去谩骂。还是心平气和的享受秋天吧。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千古风流!古今多少事,都付大江东水去。蹉跎成败转头空,可叹今朝,芳华易逝!秋风起,愁云离,秋阳高唱秋风爽

作者;蓑笠翁

2014年9月24日于郑州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sanwen/youmei/664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