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05跨尘文学网 > 散文 > 散文随笔

一个拾荒的孩子

 去军营的路不是很远,也不是很近,要翻过一道山梁,山梁上有一片松林,每当我们走到山梁的时候,都要在那儿嬉戏一会儿,然后才去军营附近的垃圾堆。

我喜欢同我的小伙伴们,去军营附近的垃圾堆捡破烂儿。那儿的军营好大,不仅有坦克,有大炮,还有几架飞机呢。所以,在那儿的垃圾堆里,不仅能捡到破布,破麻绳头儿,牙膏皮,要是运气好,还能捡到破铜烂铁,捡到几枚子弹壳,也许,还会捡到一套破军装。

破布,破麻绳头儿不值几个钱,主要是破铜烂铁值钱,要是能捡到子弹壳,我会做成假枪来玩,要是能捡到破军装,母亲会洗干净再剪成一块块的布,留着补衣服用。

我们把在垃圾堆里捡回的东西,拿到小镇上的废品收购站,总能换回几角钱,要是运气好的话,能换回一块多钱呢,这可是不小的收入啊!几角钱,能买上一包十盒装的火柴,还能买上几斤盐或者打上点醋和酱油,要是能换回一块多钱,就能买上几公斤玉米面。母亲一高兴,或许能给我几分钱,让我去看上一场电影或者到小人书摊上看上两三本小人书,那可真是天大的享受了!更何况在我们去的路上,还能在山梁上的松林中玩上一阵子呢。 优美散文www.kuachen.com

春天,我们冒着朦胧的细雨,踏着泥泞的山路,更是要去的,因为雨天去捡破烂的人少。回来时,往往不仅带回一筐垃圾中的精品,还会带回一身泥巴和一身湿湿的衣服。这时,母亲心疼的泪水,会在眼框里打转转。

夏天,我们冒着如火的太阳,也是要去的,只是在山梁上的松林里凉快一会。回来时,不仅带回满满的一框在我们来看是很值钱的东西,还有一脸的汗水。这时,母亲会用她的衣襟边为我擦着脸的汗水,边说:“天热,下次就不要去了”。还有一声长叹!

秋天,我们会踏着一地的黄叶,哼唱着不知名的儿歌,穿过山梁上那片秋林,一路小跑。带回的是一框如秋天一样的收获,还有几穗老玉米。这时,母亲会说:“孩子,你长大了”,一边背过身去用衣襟擦着眼睛。

冬天,我们会在茫茫的雪中跋涉,用尚且稚嫩的脚步去丈量寒冷和那道白色的山梁,带回来的是一框“宝贝”,还有白色的雪花和一身的寒气。这时,母亲会用她那无奈的抽泣声,来温暖我冻红的小手。

在我家住的小镇上,有一家小人书摊,偶尔,母亲会给我几分钱,让我去看上两本小人书。那是我最惬意的时候。

有一次,听说小人书摊上来了几本好看的小人书,我很想去看看,可是我的口袋里却没有一分钱。由于家中困难,我不好意思向母亲要钱,我急得在屋里团团转。那天,我没有去捡垃圾,尽管我的小伙伴们也来找过我。

突然,我发现了母亲用破布缝制的小钱包就放在桌子上,我毫不犹豫地在那小钱包里拿出了一枚五分钱的硬币,直奔小人书摊。就在我入神地看小人书的时候,母亲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的面前,到了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我犯了弥天大错!我放下没有看完的小人书,忐忑不安地跟着母亲回家了。

一进家门,母亲就问:“你是不是在我的钱包中拿了五分钱”?

我低着头回答:“是。”

“是谁教你这样做的?!”听口气母亲真的很生气了。

接着,母亲便狠狠地打了我。

我,委曲地哭了。

就这样,一件极不光彩的事伴随着我度过了童年

我长大后,当我把荣获国家银质奖和省级金质奖的论文或诗章的证书,捧到母亲面前时,母亲的眼泪浸湿了证书上我的名字,抽泣着说:“那次是妈妈错怪了你。”

啊!母亲岂能错怪了儿子!我又岂能接受一位慈母流泪的道歉!当时,我也泪流满面,但愿我的泪水能“熨平”母亲手上的老茧!

这是清明时节,我跪在母亲的墓前想起的一段往事。

跨尘文学网原创首发,转载请注明链接:www.kuachen.com/sanwen/suibi/673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