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5跨尘文学网 > 散文 > 散文随笔

喜欢听风

很喜欢风袭来。

不管是哪个方向来的,也不管是什么季节刮的,只要是席卷而起、呼啸而过,在我的心间,在我的眼里,能够形成一种袭来与荡涤,一种卷裹与远逝,一种心中的了悟与透脱,就是比着春夏花开与秋冬月上还要有境界的震颤性、定格性的风景。

喜欢看画里的风起。那种定格与凝滞的席卷天地与扫荡古今,那种只有心有灵犀与通感异域的人才能领会的魅力---既是力透纸背与穿越时空的“魅”在张扬,更是一扫寰宇与灵肉的“力”在“抟而扶摇”着直上九霄。

中国山水画卷里《秋看野烧起》,风与火交合着铺满原野,那种超热张力,让我感觉到收藏一幅这样的古画,就是把自己的灵性与魂魄,与古人在各个节段完成并延展开对话,那种无言自明、星月可证的对话。西方油画《巴杜萨之筏》,惊天的骇浪间,风在急骤地卷来并吸走一个个附着在挣扎者肉体上的张开翅膀的灵魂,看着那些在狂风卷起巨涛里展现在生命绝望的尽头,又再获新生希望的各种筋脉、面型、眼神、手臂造型,我感到了风中的海洋,风中的绝望,风中的挣扎,风中的不屈。还有东洋油画《鉴真东渡图》,那种蓝色的海上飓风,在冲天的浪涛里掀起满载“回头是岸”的一只只木舟。鉴真和尚微合的双目,不知道是否穿越了惊涛骇浪,看到了风卷来卷去的,不仅仅是东渡扶桑是否合乎佛法,不仅仅是我佛慈悲是否适宜于东瀛,还有的就是,经卷转折到了那一帮岛居者的手中,是否诵念成樱花下面,菊花开放时候的阴森与血腥。那样的风一直在呼啸,在鉴真和尚眼前呼啸,在云雨与海浪间呼啸,不知道鉴真和尚是否明白这是上天在对他的这次超度高举进行着警醒??!! 优美散文www.kuachen.com

喜欢看现实中风起。

站在海边高崖上,看风在云天远处袭来,看风贴着海浪的最高点,带着无边无际、开放联动的浪花,和着大海亿年的喘息,袭来。每每希望有高帆一只,在浪涌成山间穿行,那种白色蝉翼一般飘曳的帆,让我产生无尽的遐思,无尽的唏嘘。倘若我能生活在某一个可以开疆拓土的时空节段,我会义无反顾的迎着风,或者顺着风远行,在风转向或者再度升级袭来的时候,我会把自己的意志与我们族群的善意,随着年度再来的信风,而不是只一味遂行天意的那种风,播散开来。

或者在风雪迷离的塞北,站在某一个戈壁上的高坡,倾听来自于旷古深处的旌旗猎猎与呐喊嘶鸣,感受浴风而任由思维纵横的自由与放狂。那个时候,最盼望能够骑着汗血宝马,挥戈驰骋,挑起黄昏时候长城残垣断壁间的垂照,吐纳千年间骨骸与沙土、血雨间无尽的幽怨与喟叹,然后,看着星星如珠闪烁,看着弯月斜挂东天,在冰冷的呼啸着的风中,绝尘远去。

再有就是在山间,看黄叶、红叶随着西风舞蹈着曾经的美丽岁月如歌飘曳而下。自己踽踽独行在弯弯山路上,任由呼啸入心入耳的山风,在掠过的山谷与山坡,在袭来的源头与轨迹上,自己的脑轮旋转着,与之共同给世间万象以无形、无色、无语、无欲的启示。 捡一片黄叶,捡一片红叶,然后又在高处把她们抛给势头强劲的风,随着无数雨花般寥落而下的树叶,一起漫漶山谷,感受风的轻逸与漫漫。

在江堤上,在江堤花树间,伴着蜂飞蝶舞看风来如仪。那种“仪”,是一种可以掀起江浪似练,能够使得月夜下“星河鹭起”,使得大江东去、风流轮转的“仪”。不去想有多少得意矢志与偃蹇颓唐者在江流之上泛舟吹箫,或者观一江水逝而“不舍昼夜”,或者漫江英雄血浸染“六朝文物”,而只是,只是,浴风而行,在江流直走而不“绕芳甸”、扁舟无迹而帆流无阻的“天地外”,看山色与人形“有无中”。江堤上的树叶间,花草间,风走过来,带来了千古流光絮语,容不得我忘却自己、释然化外了!

比熹微还早的时候醒来,那时候的满天星月尚未淡淡隐去,而风,那种可以在江河湖海、春夏秋冬呼啸出各样本色的风,席卷天地而来,让我可以在一夜眠足后,在衾被暖怡与梦想尚在的情况下,静静地听万古回声,听都市楼宇间难得的那种风语风言,只有我这样的“夜里睁着眼做梦,白日闭着眼做事”的人,才明白的那种沿着天籁余韵游移飘飘而来的那种独特语言。

喜欢听风,听风的呼啸与低语。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sanwen/suibi/666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