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0跨尘文学网 > 散文 > 散文随笔

应该的,就是应该的

应该的,那就是要走出被自己与一些蓄意积累龌龊阴谋的人编织的藩篱,不要在缱绻流连于恩怨,更不要舍不得把吊诡万端的人与事扔进思维旋转而成的黑洞。听亲友,或者虚拟在梦里与键盘世界中的智者,多次对我进行醒世解码、浮世疏导,启发我,有时候简直就是颜面不顾地明示我,下一步脱壳而化,再造生命,也就是说,空空荡荡地脱胎换骨,在陌生的异域,摆开谁也毫不知情、毫不理会的一个全新的棋局,自己跟自己在松竹林泉之下----心身博弈也可,无言旁观也行,就是不能在酒醉自诩、播弄风云之幻觉里再次作茧自缚、迷局自失了。

当然,这是应该的,那就是应该的结局。那是注定要上演的死胡同里直走,撞南墙而头破血流之悲剧。醒悟在午夜无眠,或者酒过脑清,或者独行在早就设定了的方块字阵列里---写诗歌做文章的时候。但是,我觉得,自己一方面岸然而穿行于诗画文章的长廊,时空过道里,和着梦想与灵感任由自己的灵肉飞翔。一方面,心在江湖,把潇洒与强悍,霸气与睿智,在自己与自己群类的空间任意挥洒,一方面又轻言期许于人于事,不多考虑去就之间,情与义、钱与利会顺势而逆转翻盘,到时候,苦苦难难的后果,不堪收拾,再有一方面,自己秉性率直、心下无私,在豪侠弄人、允诺千金的古典训化圈子里走不出来,如同柔石的眼睛与眼镜,定格了悲哀的愚蠢与可笑的仗义。于是,自己也很清楚,自己上了那趟驶往卡桑德拉大桥的列车。惶惑着命运选择,在失眠与焦灼的日日夜夜,在酒醉心醒的时时刻刻面对着一个个不能承受之重,在爱恨情仇的黑色雨天里看电闪雷鸣而不语,在穿花度柳的湖畔,面对掠过水面的鸟儿痴痴无言。 优美散文www.kuachen.com

那是应该的,就是应该的。二十多年前,我在南疆雨林里,手持着自动步枪,在猎杀与被猎杀的惊惧中爬行,那时候,闪过心头的无数年头,也绝对没有挥笔写文章,杯酒会豪杰的那一丝一毫影子,当时想的就是,赶紧让时间与恐惧流走,飞走,赶紧走出林子,赶紧结束战争,赶紧回家!!而今神差鬼使地与书典,与纸笔,与诗文成为伴走终生的一路远行之友,真想对着血色黄昏里的归鸟儿哈哈大笑,然后一醉方休。心静之余,就想杯酒提神,写出一些带血挂泪的字句,来追思战争中一度被撕破了的尊严与神圣,也留下记忆让我的女儿,让我的家人---侄子们,记住,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荒唐傻瓜,也从来没有烈火煎熬而生存下来,不是涅槃重生。只是,我一直有这样一个想法,那就是,重新开始的一切,不能枉曲了自己积累经年的情与爱,要把心中的一些人,化为笔下之上能够流淌与承传的有灵性的字码,若干年后,能在雨夕窗下闪烁一星半点的亮色就可以了。

我知道,那就是应该的。自己写了那么多的诗歌,没有发表,更谈不上为稻梁谋而一无所获的苍苍惨然---妻子每每这样嘲笑于我,以为纸笔文章,属于最无用最无能的人才会去侍弄,比如我,除了这个,别的几乎隔行成山。我偶或也觉得很是羞愧难当,光落得能读书,能写作,可是不见经传,更无分文进账,一无是处毫无专长的我,行尸走肉与世间这些许年月,真还是自以为是地混过来了。孔夫子授徒讲学、述而不作,也一定不是一心为了天地大化与照明千古黑夜。可是,每当我走进山川、面对大海、娱乐花鸟、夜深静思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是把纸笔敬若神明的,只有我书写方块字,夜读典章诗书时候,我才能找到自己灵魂的颤动与轨迹,才能在隔界另一侧与那些孤独的寂寞的精英对话,而顿时觉得身有大任而责在天地,觉得自己不欺暗室,慎独行世。如今,在远离家乡万里之外的天涯海角,书典伴我行,自然也就苦而不忧,乐在清寒了。

我知道,那是应该的。对于国内外诡谲云波,也是极为关注的。每每在网络上在电视上,在报章杂志上,仔细阅读思考其来龙去脉与变动之由。国内的政治、经济、文化、演艺、军事、人伦、道德、良知诸般,我也是不断地观察、追踪,因为这切切涉及到社会与文明、民生与利益,事关我们自身与民族群体的发展大计,同时也是党与政府公信再度强力确立,根基再度夯实的一线真实直击。国外,美欧民主自由旗号欺诓而生出的茉莉花与自由之弧,一如往常,日本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我对日本基本上没啥好印象,对于这样一个罪恶累累而死不承认,重蹈覆辙而执迷不悟的族群,罔顾后果地走上再度武装再度扩张再度侵略的老路,那么等待他的,恐怕就是万劫不复的深渊与无路可逃的灭顶之灾,很简单,中国、韩国,不是过去的积贫积弱、愚昧落后的中国、韩国,尤其是中国,现在完全有能力对日本展开致命打击与毁灭性收局。了解并讨论分析这些,我也很有兴致,也是很有成就感与前沿、前卫、前瞻感,觉得自己活得还是很清醒的,自己似乎就在咱们国家与国际社会的一线,与那些操盘高手们过招、共舞-----足不出户,便晓得天下态势与走向,也是一个边缘通才吧!

应该的,那当然是应该的。

既然走过了,就不要老是回头,一直往前走,直到走不动了,任凭时光把我的一切掩埋湮没。另一个我,又要降生,新一个开始,依然会在自己的哭声与家人、客人,还有路人的笑声中再度开始。

应该的,真是应该的。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sanwen/suibi/665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