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03跨尘文学网 > 散文 > 抒情散文

我与太阳

从我降生那天起,你就陪我一起流浪,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

多少年了,每到夜晚,那间小小的茅草屋就收留我,在那里,我会做着博大而宏伟的梦。那纯粹的夜,沉默和空旷让我很累,很累。

你呢?谁收留过你。

你似乎永远不累,在我的头上,洋洋自得地唱着闪光的流浪歌。

我当然知道,你总是抹去昨天繁杂而川流不息的记忆,装做很萧洒地挥霍着你的光和热,这样的挥霍,却让万物有了永恒的轮回。

而你,有时却躲在黑色的云雾里,为自己的得与失偷偷地哭泣。因为,你失掉的是燃烧自己,而你得到的还是燃烧自己。直到有一天我的出现,扯下一片白色的云,轻轻地为你揩去脸上的泪滴,这时,宇宙中才有了你和我的笑声,于是,我们开始一起流浪。

这时,我才知道,你早就对岁月有了钢铁一样的承诺,从来没有动摇过,这让我有了些许嫉妒。而我只能以怀旧的名义悼念失去的日子,然后重新抬起头,注视着你,并义无反顾地走进你的生活轨迹,不在意你的过去,只在意你的现在与将来。 优美散文www.kuachen.com

于是,我紧紧地扯住你的意念不放。尽管北方很北,南方很南,我实在难以挣脱你的轨迹,另辟蹊径。我想,我的这一生,即然在你的轨迹上复活,就要在你的轨迹上死去,这是爱的定律。

在你的面前,我真的不知道,用什么样美丽的慌言来装饰自己,因为,你的光辉能洞穿我的骨髓,可是,我却用一片简单的树阴欺骗了你。尽管你知道,树阴下的我是那样的渺小,是那样的丑陋。但是,你还是把你的光和热袒露给我,因为,我给你的誓言和赤诚,就如你给岁月的承诺一样坚如钢铁!四季不变,永远轮回。

在你走过的轨迹上,我常常看到你丢掉温暖,却拾起寒冷而执迷不悟。你在一夜之间,或者酿造酷热,或者酿造严寒,自己认为很神秘,当人们把你的这种神秘划为四季的时候,你是那样的体无完肤,没有一片彩色的云为你遮挡羞愧的面容,而你却仍然昂首阔步走在自己的轨迹上。用这样的姿态,自认清高的嘲笑地上的人们。却不知人们悠然自得的手摇折扇,或者穿起厚厚的棉衣,那也是在无声的嘲笑着你。

你用光的重量,压实了秋天,也压弯了秋天里我的脊背,如田间里那株不太成熟的谷穗,我没有怨言。

所以,请不要把我仍在季节的拐角处,让我在无所适从中死去,就让我扯住你光的裙角吧,带着我一起流浪在又黑又白的宇宙中,穿过流星雨,穿过月光的波涛。

我仍然在你的面前凉晒自己的情感,毫无保留,小心翼翼,唯恐醒了你闪烁着光彩夺目的美梦。

当你下起太阳雨的时候,请不要下的太急,不要下的太快,这样会伤害了别人,也会伤害了自己。

当你化做风霜雨雪的时候,我只好撑起那把无奈的破伞,穿起露着败絮的棉衣。

当你病态地红着脸走进西边的地平线,我心急如火地仰望着你,我此时的心情,同你一起烧红了西天的云彩。

当你健康如初,挂在东方天际的时候,我手舞足蹈的影子拉长了人间的苍桑,即使我轰然倒下。,

我常常梦想着有谁能打破,一个天上一个地上永恒的格局,那时,我们流浪的足迹就会重叠在一起,我们就会创造只有我们两个人生活的第五季。

你的光华永恒!我的血液永恒!

跨尘文学网原创首发,转载请注明链接:www.kuachen.com/sanwen/shuqing/696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