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8跨尘文学网 > 散文 > 伤感散文

写在父亲的生日

父亲是一名地质勘探队员,那年,他同他的队员工作在一个很远,很偏僻的地方。

也不知父亲是为了减轻妈妈的负担,还是对我的偏爱,有的时候,父亲就把我带在身边。

这一年,我同父亲住在一间很小很小的房子内。这房子很破,为了御寒,房子的四处塞着破棉絮和干草。人们管这小房叫“牛棚”。

那年的冬天好冷好冷,我同父亲住的这小屋更是冷的如同冰窖。别人可以随便的用煤把自己住的大房子烧的暖暖的,可是我同父亲就不行了,我们的用煤是有定量的,有专人看管。

当年,父亲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批斗父亲的“大字报”就象寒冬里的雪片,到处横飞。白天,父亲要做很重的体力活,晚上,还要在油灯下整理地质资料。也不知为什么,别的房子都有电,唯独父亲和我的小屋没有电。看到父亲埋头工作的时候,真象一条黄牛在昏暗的灯光下无怨无悔的耕作。

然而,给我记忆最深刻的还是父亲过生日的那天。

这天的清晨,父亲免强的推开了小屋的门,原来,外面下了一夜的大雪。这样的天气,父亲显然又要一个人清扫完住地的全部积雪。天快黑的时候,父亲才把雪扫完。他回到小屋,我看到他的棉帽上结上了厚厚的冰霜。他在小铁炉前稍微的休息了一下,然后就又出去了。等他回来的时候,父亲的脸上露出了少有的微笑。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了几个雪白的馒头,又掏出了一小包肉,居然还掏出了一小瓶酒,父亲是很少喝酒的。这在当时,我想是最奢侈的一顿饭了。 优美散文www.kuachen.com

父亲转过身,插好了小房门,然后就喝了起来。他边喝边对我说:“孩子,今天是老爸的生日,这要是在家,你妈一定会给我弄点好吃的”。接着父亲好象是自言自语又好象是对我说;“一个人在冤枉的时候;在受委屈的时候;在被人误解的时候,要学会宽容和忍耐”。说完,我看见父亲的眼里,流出了大滴大滴的泪水。虽然屋里小油灯的光很暗,但我看的很清楚。

当时,父亲的这句话我似懂非懂。当父亲恢复原职,我也懂事的时候,我才理解了这句话的深刻含义。

在以后的日子里,每到父亲过生日的时候,无论我工作怎样忙,我都会为父亲准备一份礼物,要是我在家的时候,肯定要备上几桌在我看来是最好的酒菜,邀上亲朋好友,来为父亲祝贺。

可是,今年父亲生日的时候,父亲却不在了!也许,天堂上有许多灵魂在为他祝寿,因为父亲在我看来是一位好人。

在我父亲过生日的前两天,老天为什么会下这样大的雪。气象台说,这场雪,是五十年来不遇的大雪。

北风呼叫,雪花翻飞,好象在为父亲哭泣。元宵灯暗,明月隐褪,好象在为父亲默哀。好大的一场雪,好壮观而又好沉痛的悼念场面!!!

天晴的时候,父亲的生日也到了。大雪抹去了红尘中的色彩,世间一片白色,树无绿叶,草无青色。我想,这是大自然对父亲的尊敬,对父亲的爱戴,为天堂上的父亲,为父亲的生日穿上了淡雅的素装。

(于2007年阴历正月18日)

 

跨尘文学网原创首发,转载请注明链接:www.kuachen.com/sanwen/shanggan/674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