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14跨尘文学网 > 散文 > 情感散文

蝴蝶的羽翼

蝴蝶的羽翼

秋深了,落叶的飘舞犹如我渐渐萧瑟的心事,加衣、打坐、守候自己最后一份安静的灵魂。这个世间,如果还有一片净土,我只注目于文字行间的暖,那是一片常绿的草原,我放任眼神的飞翔。庄生的梦蝶只为自身的解脱,何如我当今的痴迷,把自己交给文字是幸福的,犹如把生命交给四季打点,随它绿、随它红、随它飘舞、或萧瑟,闲时依窗窥世态,冷暖钻心写春秋。一支笔,一管笛,我只于大地行走;满腹情,一腔血,任文笔席卷残秋,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游走红尘,不谈寂寞,不论青黄,只讲文字的精粗;搁于文笔,不说孤苦,不问春秋,笑悟时光的更替。遁红谷里,几只蝴蝶翩舞;博海苑中,一己独奏清音。我是一个不喜热闹的凡夫俗子,怕尘世的迎来送往,怕无数庶务的缠身,只说自语,只讲黑白。如果人生是一种经历,生老病死的煎熬于我,只是把单薄的心熬得更加敏感,忽闪着大眼睛的蜻蜓,或许有我前世的精魂。万物的惨痛只是心底残留的灰尘,抓住一把往事的灰,我在自己的影子上涂抹黑白,青山、绿水、沟坎、高低。前生和今世,过去和未来,高不过一缕眼光的打探。 优美散文www.kuachen.com

人生无非就是寻找,寻找过往和将来。看清自己,与看清别人,隔着千山万水的征途。于亲人眼中,找到爱;于朋友心底,找到情;于江湖途中,找到孤苦;于生死劫间,找到依靠;于挣扎穿越,找到疲惫;于背叛反悔,找到仇恨;抑或从白中,找到黑的凄凉......人心何尝止休,隔着肚皮我们总在揣测世界的冷暖。搁于美,与遗弃丑,成了人间的惯例;眼底无尘,眼底无尘,最终我们还是放弃了自己,那粒轻盈的尘埃即便落了一只美丽的蝴蝶,唤不醒我的前世今生。

沉溺和投入永远都是病的前兆,一如我对文字的痴迷。无数世人唯知排列的惬意,数量的宏伟淹没了多少烛光的温馨,我们都逃避不了人心的爱憎。经常听到孤独的叹息,借以抒发天下无人识珠的感慨,我还是看到了纰漏,看到了孤芳自赏的愚钝。其实漆黑的旅途,大家都在寻找光的皈依,犹如我们尘世的奔跑,都在寻找灵魂的归宿,各以自身感悟罢了,噪杂的人声,噪杂的突围,有一种大限将近的惶恐,如果我们不能顺利地将人们引入正途,即便你身长八臂,也避免不了被人流淹没的噩运,何谈拯救。只有那些智者,经历过无数失败或成功的摸索,才能登高一呼,救民于水火。朋友,你有此种准备,或担当吗?救人前,请准备好遗言,准备随时颠覆的命运

遇见和挥别为尘世的缘起缘灭,恰如风云过后的虹升虹去。遇见蝴蝶,多么美丽而现实的梦想,指尖的蝶花还处在幼年的学步,而憧憬的心和眸子已不由自主倾斜,当一个渐渐丧失梦幻的国度又有了敢于做梦的诗人的幻影,梦的种子已深入那片曾经梦幻频现的民族的脊髓,无论从左手交还给右手,还是叶子间的徘徊,梦的萌芽一如茧的幻化,奇异的焰火于谁的嘴唇变色?文字的升华其实是这个年代,世人最渴望的花朵。

倔强的翅膀请从悲伤的渊谷攀爬,顺着人生难以超越的阶梯。这个年代缺乏一种坚毅,缺乏一种舍生忘死的从容,我们总是怀着一种渴望翩飞的理想,又囿于黎明前的漆黑,害怕没有谷底的沉落。碍于情、碍于心、碍于家、碍于自我,最终碍于私心,搁浅了多少美丽的冲顶。休谈那些半路疲惫凋零的花朵,他们都是这个时代阻碍飞翔的累赘,沉重的泪滴再炫目,七彩虹影里我们看不到人生的未来。当我们义无反顾打破坚冰,打破那个永远的软禁,如诗人所言,手舞足蹈,忘乎所以飞翔时,倔强的坚持必将带给人间一份辉煌的真实。

那就一起飞翔,那就冲破一切困死我们的魔咒,冲破那些永世也解不开的谜面,冲破那些悟不透的爱恨情仇,把自己扔给那片净土,于蓝天白云间忘情飞舞,于花间、于绿叶、于大地、于落红,或者于冰冻的严冬,于文字间放飞你的希望,告诉这个不可一世的宇宙,我甘愿接受一切,包括风雨,包括雷电,包括一切的不公,或荼毒,我甘心迷失于你的翅膀之下。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sanwen/qinggan/7891.html

  •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