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13跨尘文学网 > 散文 > 情感散文

相思秋

 有人说,春华秋实,可在我的心中,今年的秋天并不实。

我家房檐下的那只燕子要走了,临行前,它站在那根细细的电线上,低着头,同我耳语了很长时间,我深深的知道,它,不愿离去,耳语声中,带着几多别情。

它,还是走了,带走了一个金色的秋天,却留下了万般相思,如重重秋云,涨满了窄窄的秋天。那只燕子的小巢并没有空,盛满的是清冷的秋雨,还是凄白的秋霜?不,那是一巢的别愁泪!

秋草中,一双重叠的秋虫尽情的欢快着,薄薄的翅膀,震动着惨淡的秋阳,也许,它们不知道,秋天到了。

这情景,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去年的秋天。

去年的秋天,她,来了。我们一起漫步在秋林中,耳语着秋天里的情话。我们一起走在大平原上,欢快的哼唱着只有我们两个人才能听懂的秋天里的情歌,由于我们两的存在,给金色的秋天添上了一首浪漫的诗章。

去年的秋天,我们沉浸在无比的快乐之中,不知道,是我们一茬茬尽欢的汗水,推动着一茬茬的稻浪,还是一茬茬的稻浪,掀起了秋天的情愫。 跨尘文学网www.kuachen.com

我们走进了一段秋天里的生活,同那对秋虫一样,震动着双肩,让秋天里的月光掀起波浪,让秋歌唱着春华。

可是,今年的秋天,她却不在我的身边,每每想起这些,让我不禁潸然泪下!她属于南方,还是属于北方?

南燕北飞的时候,总是让人激动,让人兴奋,那是一个播种的时节,有人说,在春天里播种秋实。可自从她去年秋天的到来,我便在秋天里播种春华,越过苦苦等待冬天。秋天,能鼓动我的热血,让我的灵魂有一个最高潮的升华。

今年的秋夜,我只好一个人斟满一杯红色的相思,伴着惨淡的月光,醉在别情和无尽的相思中。千种风情尽在梦中,万般情话不是梦呓。希望这样的梦长醉不醒。梦中,我便同那只燕子一样,飞到了南方与她相会了。但愿这样的秋梦长,而春梦短。梦中,我的家在北方还是在南方,全然不知了。

中秋节就要到了,我却看不到要过节的气象,秋风萧瑟,秋雨凄冷。但愿,八月十五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天气,园月过时,能抹去我心头上《月满西楼》的意境。

不知道是那本书的开篇,有这样一首诗:山路崎岖水渺茫,横空雁阵两三行。突然失却双飞伴,月冷风清也断肠。这首诗的意境大概也是写别离情愁的吧。

今秋,双飞伴虽然没有失却,但远隔千重山,万重水。却不能在一起双飞南北。牛郎和织女,还有一年一度的七七相见,而我们呢。

她知道吗,北方的我望断秋水只为能与她重逢,为此,我写下了不知多少篇章,却填不满这空空的秋色,而我脸上的相思泪,却伴着淅淅沥沥的秋雨,浸湿了厚如盈尺的稿纸,落满了今秋的每一个角落。

南方的她啊!人生短短几个秋?请不要让秋云淡,秋色空,相思浓。

跨尘文学网原创首发,转载请注明链接:www.kuachen.com/sanwen/qinggan/675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