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7跨尘文学网 > 散文 > 情感散文

写在她的生日

还是我在草原上的时候,由于一个特殊的工作原因,我一个人在一条河边上工作了近半年时间,克服了令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

那个时候真可谓是:暴雨,鞭笞着我本来就疼苦的思绪。雷电,无情的考验着我的灵魂。孤独和寂寞,摧残着我的意志。野狼,随时可以吃掉我的肉体。

当时,附近没有饮用水,我只好在那河边上挖一个小坑,把浑浊的河水引到小坑里沉淀后,那就是我生活的全部用水了。后来,放牧的人来了,才使我的生活有了一点点的起色,大雨天,或者是没有月亮漆黑的夜晚,我就到蒙古包“避难”。如果没有那位慈爱的老阿妈,没有那位善良的老阿爸,没有那位善解人意的好姑娘,没有我坚强的毅力和信念,我不能走出那段令人毛骨悚然的困境。现在想想那段工作经历,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当时,我是如何的走过了那段艰难困苦的路程。

有一次,我带着我的地质队员,深入大漠一百五十公里。当我们将要返回的时候,几乎是“弹尽粮绝”。风沙,可能随时吞没我和我的队员,迷路,随时可以把我们葬送沙海,太阳,象一个巨大的园型熨斗,把整个大漠熨得滚烫滚烫,滔天的热浪,要把我们烤成肉干儿,更何况,我们的水已经不多了。想象中的大漠驼铃,想象中的大漠孤烟,那只是想象吧。在大漠上,我没有看到骆驼,更听不到驼铃,看不到孤烟,大漠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人烟,只有沙浪起伏,只有弥漫的黄沙。那次地质活动,让我们几乎葬身沙海。 跨尘文学网www.kuachen.com

那个时候,我虽然很年轻,可并我没有哭,因为我不脆弱。

认识她以后,我给她讲了这些故事,她,感动的掉泪了,给了我很大的安慰和鼓励,并且称赞我的坚强毅力和战胜困难的顽强精神。

虽然,那个时候领导也多次的表扬了我,还给了我很高的荣誉,可我并没有因此而感动得掉泪。可她给我的鼓励、安慰和称赞却能让我热泪盈眶。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她善解人意的品质,她风风火火的性格,特别是她把温柔和情感洒满我全身的时候,让我不得不转过身去抹掉我眼中的泪花。

这以后,我们无所不谈,当然,她的有些事迹,也让我感动得掩面抹泪。真的不知道我是怎么了,在她对我的情感面前,我竟是如此的脆弱。

我们在一起谈家庭,谈孩子,谈工作,也谈社会上的一些事。当然,也谈迟到的爱和晚来的情,我们在一起谈的最多的是我们共同的爱好,看书写文章和诗歌,虽然我们看的书并不多,写的文章和诗歌也太一般化,但那是我们共同的爱好,我们还在一起创作了一部中篇小说,在有些文网上反映很好,到目前,点击率有上百万次了,为此,我也是激动不已,是文字让我们认识的,让我们走到了一起。

当然,和大多数人一样,为了一些小事,我们也争论过,也吵过,有的时候她就象小孩子一样。不管我有理还是没理,最后,总是以我的失败而结束争吵,这是我的宽容吗。

我们认识有三个年头了,今天又是她的生日,我写下这篇文字,回忆一下我的过去,说一说我对她的感受。在她面前又“磨叽”了一遍那段让我刻骨铭心的故事。

今后,希望以她的生日为起点,让我们共同的走完人生最后的那段路。

跨尘文学网原创首发,转载请注明链接:www.kuachen.com/sanwen/qinggan/674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