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1跨尘文学网 > 散文 > 情感散文

梦中,睡莲花开

是在梦里,应该是在梦里---不,一定是在梦里。

睡莲花开放在我的眼前,而眼前是一道通向未知远方的高速公路的路面,那朵高擎的深红色睡莲,就亭亭生长在水泥沥青与石子平铺的,这一度拉长了我灵肉与通感距离的高速路路面上。

晓色侵窗、斗室渐明的时候,我醒来,满脑子混混沌沌、明暗纠结,但是意识深层里开放了那朵睡莲花,似乎是在昨天黄昏归来时候路上所见,但是,路上又没有荷塘或者湖泊,更没有路旁用于美化装潢市容的一串串盆栽,那是在哪里开放?在哪里见到的呢?我爬起来,在斗室里施展开自己一贯的踽踽与逡巡着---多年来,无论是爱与恨,还是得与失,还是进与退,还是荣与辱,我都是在岸堤、湖畔、林间,时候是熹微将明或者月色漫天,或者子夜无眠,用踽踽与逡巡的身体,来平复回环这一切,而今在天涯异域,仿佛来到了另一个隔界的零和之境,此种方式还一样通灵,真是妙哉---寻找依稀在心头的那朵睡莲花,那种花开深红艳艳、惊人魂魄的别致,那种醒目慧心、提振灵性的惊艳与奇异。

对了,是在梦里,是在我经常可以完美对接现实的那种梦里。

就在高速路上,那朵睡莲亭亭高擎在沥青石子的路面上。开的很是画外才有的美丽,开的芸芸此界里绝无的那种令人销魂与神驰。深红色的花朵被黑色的地面映衬的似乎要别样燃烧、别样涅槃起来,而辐射出似乎很久没有见到闻到的色味,花瓣芬芳着自己诗歌与情愫难以尽其极的温柔,那花瓣的形状似乎是剑麻直刺天空的叶子,似乎是我绝不久违的剑戟在我的梦中迎着西风铿锵作响,似乎是一种魅力与抉择的召唤,似乎是远行路上一次心灵施予与精神浴化。尤其是,她不是生长在水里,去羞惭随水游移的浮萍,而是生长、开放在世界膨胀与贲张的血脉内里,无所顾忌人类的黑蓝眼球冠以鬼怪的透视与疑惑。我凝视着睡莲,脑子里旋转着她飘忽的根蒂,与飞来我梦境安住在我神魂里的那注定弯曲的轨迹---她是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情感故事www.kuachen.com

幼年时候,就生长在荷叶田田、荷花飘香、芦苇摇翠的池塘湖淀旁边,常见了风雨来袭与正午骄阳下的动的红绿多彩画面,常见了晨昏宁静时候翠鸟、蜻蜓、游鱼、绿蛙在满池水色荷光里编织的绮丽壮锦。只是觉得荷花开放后结成的莲蓬最有吸引力,因为那是我们孩童玩耍与炫耀的最爱,是芬芳齿颊的果实,至于别的,就完全不在意了。到了后来学了《爱莲说》,又读见了许多荷花荷叶的字画与评议,才知道这莲花原来是与人伦浮世有着这样影照互设的意义,才觉出自己可以独特领会与品咋的些许味道来。

那时候也是不知道睡莲的,连字面上的一点影像也没有。后来出游---那种自己不掏钱而罔顾来由的出游,在扬州瘦西湖,我见到了睡莲。

是浮在水面上,那种花瓣棱角感、立体感特别强的睡莲,一进入我的眼中,就成了我终生挥之不去的一个定格,那就是,我前世一定是对这样的睡莲情有独钟的,也是在血液浮动的灵魂层面对她进行细心呵护、精笔勾勒过的,不然不会这般如同久别重逢时候,那种一定相识而深深眷顾的涌动如潮的感觉。我驻足看了许久,许久,想到了鸳鸯同游,戏水在多多绽放比美的睡莲之间,想到了童年记忆里的翠鸟与青蛙,如果也来到这瘦西湖的睡莲中间,来上一次时空与人面交会,该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

又有一次--那是后来,我在厦门鼓浪屿,又见到了睡莲----那个靠海园林内院的一处池塘里,水面上满是开得耀眼、开得令人朦胧如梦、开得令人羽化欲飞的那种各色睡莲。游人如织,但是没有几个人关注他们,往往是眼光掠过而已,而独独是我,又在这里流连很久,很久。仿佛,不,不,简直直接就是与有魂魄有感知的前世情人有缘来会。我用笔把她记在了我钟爱如宝的笔记本上,我把她给予我的炸裂般的激荡与冲击存贮在我灵与肉的每一个最动情的瞬间。每当我倦懒与无聊的时候,就对她进行翻阅与摩挲,在细细的回味中进入嫩软的那个通道与境界,找到了自己最为渴求的最为缱绻的那一处处山山水水。

再后来,我参观了无数画展,往往最可心的上品,就是睡莲----哪怕画的很是令人不敢恭维,我也因为自己由来已久的最爱与最痴,在这样的画前驻足流连最长时间。我啧啧称赞的不是技艺,而是那种形与意,那种夜晚收拢、白昼释放的内敛与美丽,那种诗画难以描摹、表达的隔世恋情,那种只有在梦里才有的对话与相拥、黯然与凋落、开放与绚烂。

前段时间,我去了附近一处山水佳处,有很多水莲,我当时就决定每天晨练就到这里来。睡莲浮在水面上,一朵一朵,摇曳着清波与清澈----好久没有见到这样直视无碍、游鱼细石的湖水了,再加上睡莲在这样的清洁、纯净里开放,既有回忆里最美丽的温情,梦想中共振柔柔的境界,又有放飞自己灵魂与思维的欲望,那就盘桓于此处,那就融心神与情感于此处,与此化一而乐在其中矣。

而今,睡莲花开放,在梦中的高速公路路面上与我邂逅,我感觉到了爱,感觉到了我生命中难以承受的,而也必须承受的一些轻重缓急,觉悟到了睡莲伴随我的魂魄远走终世,这对于我的一圈终始,是对于我诗歌文章与逍遥俯仰的绝大恩遇。

梦中,高速路面上,那朵睡莲花开。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sanwen/qinggan/665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