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11跨尘文学网 > 散文 > 经典散文

奇书散文 桂 花 坳 四

环顾之下,敬畏之余,对文学情有独钟的我,感概万千,思绪如水,不由得脱口而出:

“落日熔金,暮云合壁,人在何处?染柳烟浓,吹梅笛怨,春意如几许!元宵佳节,融和天气,次第岂无风雨?来相召,香车宝马,谢他酒朋诗侣……”

早高出我半个身子的阿兵,有些似懂非懂,迷惑的看看我:“这诗,初中没学过哩?”

我瞟瞟他:“还班长呢?就一门心思想当飞行员。现在我到县高中去啦,看你以后还抄谁的作业?不用心听讲,只有次次吃鸭蛋。”

“这能怪我吗?我没这个智商哩。”

阿兵涨红脸,穿着45码球鞋的双脚,一前一后心神不定的扒拉着一地桂花,欲罢不能,吞吞吐吐:“嗯,您看,嗯,我,嗯,您,”

“那不是阿四伯吗?”

我可没听清楚他在咕嘟咕嘟什么,却被不远处的几缕青烟所吸引。

我俩跑过去,阿四伯正恭恭敬敬的在给祖坟上香。见了我眼睛亮亮的,停下手:“小囡,听说你考上了县高中,祝贺你哩。我爷爷说过,桂花坳风水好,早晚要出宰相状元,我看你就是哩。用心读书,将来公费到京城,包比我那傻小子强。” 情感故事www.kuachen.com

“阿四伯,那是封建迷信呢。明天报到,舍不得又来转转,哎,桂花好香啊!”

“香呢,多闻闻,以后怕难闻到哩。”阿四伯慈祥的笑着:“树有灵,花有魂,你爱它,它就记着你。小囡,不管你到了哪儿,也不要忘了故乡的桂花坳哩。”

时光荏冉,风雨如晦!

当我拿到××大学中国古典文学及外国现代文学硕博连读生的入学通知书时,也接到了阿兵部队首长的长途电话。

首长沉痛地告诉我,阿兵在试飞国产最新型歼击机时,不幸以身殉职。

我关上手机,跌坐闺床,泪如泉涌,不能自禁,眼前一片迷漓:故乡的桂花坳,桂花坳里一身花荇的阿兵,阿兵身着飞行服,英姿飒爽的对我挥手告别,微笑着溶入了蓝天白云……

永别了,亲爱的!

永别了,我的初恋!

署假,我终于回到了桂花坳。

风景依然,姹紫嫣红,桂花坳的桂花开得正艳,在正午的阳光下,花海泛滥,青影黛痕,香绕蝶扑,落英缤纷。

我在花坳边驻足,久久凝眸。

娘靠近我低语:“囡,别难过了,走吧,这儿不吉利哩。”

“你说什么,什么不吉利?”“阿四伯死在坳里哩。”我恍如隔世,喃喃自语:“多久,为什么啊,为什么要死啊?”

娘告诉到,今年初阿四伯的儿女,从深圳带回来个蓝眼白肤高个儿勾鹰鼻的外国大老板。大老板一眼就看中了桂花坳,要斥巨资全部买下,修建号称是省里最大的别墅城。

跨尘文学网原创首发,转载请注明链接:www.kuachen.com/sanwen/jingdian/696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