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14跨尘文学网 > 日记 > 网络日志

往事悠悠

一个人在河岸溜达,漫无目的,杨柳青青,时不时,在柳荫深处,还有一大丛的石榴,三三两两的花朵散在翠绿的叶里,顿时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一个人的感觉很好,独行也是一种享受。

顺着水泥的台阶下到了河边,水还算清,忍不住脱了鞋子,把脚深入了水里,很清凉,扑腾了几下,水边的小鱼儿受了惊吓,飞一般的游开了,激起了点点小小的水花,会心的笑容在我的唇角展开,这笑容一如那灿烂的石榴花。深深的后悔,年幼的时候,该学会游泳,否则,此刻,我肯定扑进这水里了。往事悠悠,记忆悠悠-------

那时候,我几岁?提着一个小小的水桶,跟着邻家的孩子下河摸鱼摸河蚌摸螺丝,就在沟边,我摸到了一条小小的青蛇,我哇哇大哭,逃也似的从水里爬上了岸,从此,我不敢再下水!他们去,我就负责提小桶,他们会掏螃蟹,扔到岸上,我来拾到水桶,我很聪明的从来被夹到,我不怕螃蟹,单单怕蛇,想来奇怪。幼年的我,学会了所有的男孩子会的玩意,独独没有学会游泳,就是大了,莫名的喜欢清澈的湖水,也莫名的恐惧,很矛盾吧。

外婆家的房前屋后,种了桃树,杏树,还有一颗梨树,我最喜欢那颗杏树,很高很高,杏成熟的时候,最高最细枝头的必然是我,那种酸酸甜甜的滋味,至今想来,仍回味无穷!院子里,还有一颗樱桃,一颗葡萄树,那颗葡萄接的果子,必须到了完全成熟的时候才能吃,否则,总是微微的酸涩,就是到了完全成熟,也还是酸,但是,我喜欢,幼年的我,特能吃酸,于是,外婆一直留着,直到搬家,因为太大了,无法移走,只好作罢,后来,那家人受不了那种味道,砍了,那颗高大的杏树,因为修路,也砍了。至此,我吃的水果,再也没有了那种味道,看过一句话说是,人生最美的年华,不要遇上最美的那个人,如果没有结果,那么,你一生只能活着一句古诗词里,曾经沧海难为水!现在想,人生在最初的时候,也不该品尝太多的美味,否则,以后的日子,美食都失去了诱惑,味同爵蜡,变成了生存的需要! 优美散文www.kuachen.com

邻家有六个男孩子,我和五哥同龄,他大了十天,长大的他择偶,说了最经典的一句话,我要求不高,对象身上没有五月的影子就好!说的我惭愧不已,我大舅妈家二个表哥,幼年的我,极其瘦弱,我外婆常常告诫我的表哥们,敢欺负五月,我揍扁你们!邻家的舅妈,六个儿子,没有闺女,对我也是极其疼爱。幼年的他们,都深受我的“毒害”,一开始,谁也不肯带我玩,我开始的第一个恶作剧是,他们比赛爬树,不带我参加,我找外婆喂猪的盆,在里面加水和了猪粪牛粪,用一把扫帚,细细的涂抹那棵树根以上,只要我够得着的地方,都抹了一层,然后扬长而去!他们回来告状,还没有人可以告赢!三哥说,五月没有做律师或者演员,是演艺界和律师界的巨大损失,一颗新星埋没了!我可以在三秒钟酝酿出眼泪,声泪俱下的时候,还不耽误控诉!强词夺理,无理取闹,颠倒黑白,我强项------,最离谱的时候,我的大表哥手指着我,挺明白的人,楞你---你---你---,气极说不出话来!

慢慢长大了,最后一次痛哭,该是外公去世,我眼看那个高大魁伟的老人家被病痛折磨的瘦弱不堪,仿佛昨天,他还把我顶着头上旋转,我哭的天昏地暗,自此再大的痛楚,我也不能再落泪,哭泣会让我睁不开眼,头痛欲裂,我的泪流完了!想来,也许是十岁前戏演的过了.泪儿流的太多了吧。

十岁前的乡下日子,宁静快乐,春天,我爬树捋榆钱,槐花,夏天,青瓜梨枣,记忆里,沟边还长着一颗桑葚树,一开始一树青果的时候,我就仰头看着,慢慢的变红,慢慢的,一树黑了,黑的发亮,我以最快的速度上树,吃的一嘴乌黑,满身的汁水,骑在高高的树杈,晃悠自己的小腿,开怀的大笑,那是怎样的快乐啊!

在一群男孩子堆里长大,造就我的开朗,也造就了我对男人的冷眼旁观,他们成年后,多很优秀,也多帅哥,于是,我以另类的思维理解帅气,理解成功,理解生活,我的人生观,价值观,在十岁之前就已经成型了!

我喜欢简单的生活!喜欢简单的快乐,越是简单的人生,其实获得的幸福感越强!心不复杂,世界原本就简单------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riji/wangluo/661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