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14跨尘文学网 > 日记 > 情感日记

爱如封封泛黄信纸

爱如封封泛黄信纸

母亲节。

这几天一直在心里想着要给母亲送什么礼物。可是直到现在心思依旧飘零不定,拿不定主意。曾十几个这样的时节都是在迷惘中度过的。每年的母亲节总是給她带不了感动。今天也是一个与往常没多大差别平凡的一天,因为被称上了母亲节才会有更多去仔细看看那陪伴我们度过细水长流日子的母亲,世界的人民都惦记着自己的母亲,给每一个女性这样的一个感动的节日。

父母两个人都有工作,做的工作其实是自己家开的饭馆。一直最近人员不够,这一工作每天就是16个小时。一直不停歇,我经常看见母亲系着围裙,额头上有豆大的汗珠滴下来。最近我总是发神经,每次看见母亲就要哭,而且哭得很凶,经常泣不成声。哥哥已经大学毕业了,考上了研究生当上了公务员。他一直与一家人很少的时间才能团聚一次。我曾经看见哥哥在空间的日志写母亲和父亲怎样苍老了,一直在说要好好工作,再点娶一个媳妇让一家人乐一乐。他一直把这些在心里默念着,藏在心里,但他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母亲节,他用自己的钱给母亲买了项链。母亲戴着它,看到熟人就开始美滋滋地说一大堆自己的幸福,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她笑得很开心。岁月一直侵蚀着她的容颜,她经常和我比个子。 跨尘文学网www.kuachen.com

哟!子蕊已经比我高了。

我看见她眸子里露出的不舍和母亲的欣慰掩藏不住的淡淡忧伤。去年她生日,我知道那一天令她难忘。我为了给母亲带来惊喜,我在她生日来临的第一刻给了她祝福。我笨拙的用手机发送短信,发了一些埋藏在我心里多年煽情却句句真实的话语。夜很静,大街上偶尔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在墙的另一边,她的眼泪已经流下来了。她觉得我一直不听话,很倔强。在我内心深处我一直都爱着她的,每次生气后我都会后悔,一个劲儿骂自己。当我听见一个劲儿擤鼻涕的声音时,我微微翻了翻身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昨天去了医院,去安抚已经年过半百的父亲。他住院已经有了一段时间,母亲每天都会陪着他,不管有多忙。父亲的病房在19楼,等坐电梯需要不短的时间。电梯中弥漫着一股很乱的味道,里面站的都是老年人,我们可以用摩肩接踵来形容拥挤。我情不自禁捂住了鼻子靠在母亲的后背,电梯刚到19楼我就第一个冲出来,像一匹饿狼一样贪婪地呼吸。我发誓我就算走楼梯也不要坐电梯。母亲刚才电梯走出来脸色很难看,她最近感冒了,对这种味儿很敏感。她摆摆手,拉着我去了父亲的病房。

走廊上有许多的病床,弥漫着苏打水的味道。得什么病的人都有,除了家属,许多人像瘟疫一样躲避着他们,我没有像他们那么夸张,只是也不由自主加快了脚步。

父亲打着点滴,打的药剂很特殊,见不得光。窗帘被死死地拉上,窗户不透气,病房里的味儿很难闻,令我头有点晕眩。床柜上放着花束和一些补品。母亲就这样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没有说太多的话。父亲渐渐沉睡了,看到点滴快打完,她按了床边的按钮。一个小时后父亲醒了,母亲一直看着报纸和父亲。母亲看见父亲醒来对她说,我眼睛已经花了,看不清了。叹了一口气。我对母亲的衰老感到羞愧,因为她一直为我操心,头发已经白了,眼睛也花了。

着岁月不饶人,一辈子就这几十年。上半辈子学会成长,下半辈子结婚,生孩子。有很少的时间属于自己。我知道母亲都是伟大的,他生儿育女,一直为孩子的吃住打拼,有很少的时间属于自己。一直在忙碌,直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的时候,对孩子说,我老了,没用了。外婆曾经在去世前对母亲说过这句话,我想,迟早有一天这句话也将属于我。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riji/qinggan/8479.html

  •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