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5跨尘文学网 > 日记 > 情感日志

记梦

下半夜,再一次梦回故乡

似乎是在一处缓缓绿绿的山坡上,而我的家似乎就在山坡下了。

进了家门,就看到病榻上的中风经年的父亲,看到床榻上尿迹斑斑。父亲竭尽力气起身侧卧着回首看我,沧沧凉凉地说:“高考完了?-----那个函数式,你列的对吗?啊?”父亲的脸上,一点微笑,一丝绝望,一点寄托,一丝留恋。我似乎是极为伤感,极为无奈,啜泣着回答:“爹,你就别管了,都过去了,爱咋地,就咋地吧。”

对于高考,我踌躇满志,也是胜券在握,数学,只用了四十分钟就答题完毕,语文用了一个小时另十分钟,其他学科,个个不在话下。

但是,高考,把我的肉身与精神,几乎搜刮尽了,我虚脱着身子,在那条我回家必过的大河高堤边趑趄盘桓了良久,直到夕阳如血落到河面上,看到杨柳与榆树倒影在黑灰的眼目里,我才如梦方醒。我很讨厌学习,尤其是理工科的学习,我喜欢读书,读那些文史哲的书,他们擦亮了我的懵懂,指出了一条条通往世界各个方向的或者直或者弯的路,我要去走过,走到尽头。但是,为了能够跨越独木桥,跃出农门--走出农村,步向城市,可以进入那种浓烈着香槟与咖啡,可以玄幻着霓虹灯色彩的都市,我野兽一般地冲着数学与英语撕咬开了!高考中,就是数学与英语,我考的极为顺利,这让我喜不自胜,几欲疯狂,而其他学科本来就是我性情中事,决然不在话下的!考完后,我一个人趔趄着身子,骑着自行车,鬼使神差般地摇摇晃晃到了那个大河高高堤坝上面!我上届的一个复读了三年的同学,就是在这里投河自尽,人们每到此处就战战兢兢,似乎那个称不上冤魂的冤魂,会把自己拉下去而万劫不复,而自己对这个世界还有太多的留恋,依依不舍一些牵肠挂肚的人与爱、仇与恨,还有隐私在心的难言的利益纠结。而我到了这里,竟然没有一点一滴的恐惧,这个地方好久就在我的胸怀间剪影一般定格了,也如工笔细描、浓墨重彩似的,在眼前铺展开----不是梦,而是梦里最真实的迁移再现。 情感故事www.kuachen.com

我知道,我灵肉里凝聚着父亲沉沉久久的期待,那就是,他的小儿子能够高考决胜,为他,也为这个家显扬一下高清贵祚之势,最主要的是,他的小儿子可以不愧于读书颇多、闻名遐迩之誉,而可以有一个堪称美好的前程了。倏然之间,我又看到老嫂子在山坡上菜地里干活,大概是采摘什么吧,低着头一个劲儿忙活,没有顾得上抬头和我搭讪。姥姥从未知的一个角落向我走来,还是那种老式的女式月白对襟褂子,皱着着脸颜,洁白着髻发,笃笃着小脚,一串笑声,一片祥云。扁豆花丛中,姥姥在拔除雨后丛生的杂草,在絮叨着扁豆咋个好吃,啥时候才能摘扁豆。一阵扁豆花与叶子、秧子的特有香味迎面卷涌而来。

父亲就在我大学毕业那一年,溘然而逝,姥姥也在一年后撒手尘寰,二哥也在父亲去世五年、姥姥去世四年后,身染绝症,弃世而去,而大哥也在去年离去,留下嫂子孤度晚年。

我在梦醒后,坐在床上,看着窗上渐来的黎明,听着久违而几乎近于奢侈的楼宇间天籁鸟鸣,良久不语。觉得,岁月回忆,交互着往前流水一般行走。纵使自己把所有的风逝与残留,记载在自己经年的文字方阵里,似乎也不能慰藉自己总是在跃动着的心魂。每每入得梦来,就会与故人交语,似乎自己依然生活在往昔的某一个时段,永远走不出自己与故人约定的那一个个临界。

每当自己入眠,或者,夜间独行而看天上那一个个惭愧死了人生短暂的星星,就想起挥之不去的往事与故人。入诗,不是一次两次了,入文,也是千百成章,写不尽,诉不完,觉得,天上的一点点眨眨与一点点闪烁,分明就是对于我流动着情感跌宕的灵性的提醒,是对于我不够慎独与自清的一次次警示与激活。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riji/qinggan/666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