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16跨尘文学网 > 日记 > 情感日记

你是一条越流越宽的河

文/娜娜疯

【题记】

有人说,只有离开了故乡才能书写它;是不是也只有隔着山、隔着水、隔着长长的岁月才能写一个人?

万水千山,一个人无聊,于是想可以跟还在的人一起玩个游戏,大家猜猜看,文章里的那个人,是谁?

这个人,我有点不知道该从何写起。

一个锋芒毕露的人,即便站在离他很远的地方书写,还是难免于被他的光刺透。

不由自主写下的字里行间,兀自跳跃着他的名字他的脸庞,甚至他走路的背影。

字字句句,都在叛离我。

是的,他是金牛座

是的,是他,他是金牛座。

我身边有两个金牛座的女生,一个是永远的堂妹,另一个是永远的舍友。她俩让我认清两个事实,一是金牛座的人都注定大放异彩,二是只有金牛座能忍处女座。目前,第一点已经在他身上印证,第二点,未及深究。

除非,高中那个他为之买了数以百次计早餐的少女是处女座;除非,那个老乡+学妹+身材高挑皮肤白白的少女是处女座,除非……然而,即便这些都“皆是”,也无法印证第二点;即便偶然牵强地印证了,也豪无意义,就好像呕心沥血写了篇文章,印证了史湘云是射手座,可是那然后呢? 优美散文www.kuachen.com

加油,做一个有趣的人

和流氓一样,流氓一时太容易,但流氓一生,绝非易事。谁到了一把年纪,谁经历了战火纷飞,还能写出朱生豪那样美艳动人的情书。

有趣同样难,有趣一时太轻易,但有趣一生,更非易事。所以天妒英才王小波有趣,所以识相罢笔王朔有趣,所以美少年王尔德有趣。

有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不像之前写那几个同学一样,仔细认真讲述一件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做一个诚实而客观的叙述者?为什么一定要这样顾左右而言它,为什么好几百字了,还在远远观望?我在害怕什么?

然而至少,我应该这样写:他一直在努力让自己变得更有趣一些。

不论是业余生活上,还是风趣谈吐上,他似乎拿着一把看不见的美工刀,时刻雕琢自己。大抵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吧。然而你,大概只有那些无聊透顶的人,才会在心里默记他每天四五点起床的事。也许,只有那些百无聊赖的人,才会笃定他说吸烟能治口腔溃疡有医学根据。当然,每次别人说起的时候,他也许只是云淡风轻地一笑,心里却想着,还有更多你不知道的呢。

是的,这是终其一生的修炼,如果你有幸遇到这样的人,那就抱住大腿。因为他的背囊里总是有出人意料的惊喜,因为他所有的坚持都只有最单纯的目的,因为他的得不到和已失去都能够坦然公之于众,因为当你发现他的努力时他已经在那条路上默默地耕耘了又一个365天。

喂,至少讲一件事吧

克立楼前的十字路口,多年后,我再一次见到他。依旧青涩的容颜,淘气还在他那竖起的头发末梢雀跃,似乎还是高中那个破旧的双肩包,似乎还踩着高中的那双运动鞋,似乎还是高中那个埋头演算数学难题的少年,那个答题总是要省略好多步骤的少年,那个总能想到更简约便捷解题法的少年。

然而,此时的他,身边却跟着一个和他一般高的少女。白皙的皮肤,在阳光下仿佛透明;随意扎起的头发,仿佛哪个摄影师没有看好照片,她于是从黑白照片里逃出来;五官的模样已经模糊,只记得那小情侣的害羞与亲昵,只记得牵着的手那样小心翼翼。

再见到,已是他们毕业后。那个时候,我估计是在写毕业论文,每天早起去勤业吃早餐,吃完后去泡图书馆。一个周末,我埋头喝花生汤,馒头就着豆腐和黄瓜,耳朵里一定塞着耳机,那个时候我在听谁的歌呢?猛一抬头,看到他俩站在那里,在商量着什么,商量着走出餐厅,没一会儿又走进来。

因为心里始终向往俗世的幸福,看到他们这样认真看着对方,商量着一起解决问题的模样,我甚至不忍心去打搅。

后来的某一天,我在他的文字里嗅到一丝端倪。他说分手了,拒绝谈论更多。

后来,你说你不再忧伤

我知道那是痛彻心扉后的假装。

这不是调皮的吟诗作对,是当我听到你这么说的时候,心里泛起的所有苦涩。

高中时,上半身做题下半身踢球的男孩啊,纯粹地喜欢一个女孩儿,掏心掏肺,一眼看到天荒地老。

这些年,一头扎进混沌社会的少年啊,左手攒社交右手赚大钱,却再不能纯粹地喜欢一个姑娘

是不是这样呢,再倾国倾城,也换不走你的赤诚真心。

摸爬滚打中,你已经练就了一身绝世武功,你调侃自己的一切结果导向,你不忌讳别人说你是精英利己主义者,你是一条越来越宽、越来越湍急的河。

此时的你,立于资本市场,马达全开,正全心奔赴你的五年目标十年规划。

此时的你,站在时间的江边,清风满袖,等待那个一生只为你盛开的姑娘。

此时的你,目睹两旁飞快退去的风景,已不再需要任何文字圈点,因为已经开始崭露了个人的锋芒,因为周身已经开始闪耀与众不同的色彩。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riji/qinggan/662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