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03跨尘文学网 > 日记 > 情感日记

桃花落,青春谢。

谁念西风独自凉。

深夜拖着倦怠的身体踽踽独行于暗黄的路灯下,街上没有了白日的车水马龙的喧嚣,静静地伫立在桥上,桥下火车的隆隆声响彻着整个黑夜,仿佛宣誓着夜晚是它的专属,略带骄傲地自语“看,我可是踩在火车上呢”,我不记得自己站了多久,可我一直笑着,遽然我想了一句话,可转头却发现空荡荡的桥,手也虚空的似乎不属于自己,微风有些凉了,夜晚有些凉了。

回家时,家人都已睡下,我轻声轻脚地倒着水沐浴,突然听到母亲低语了一声“晚上水太凉,用热水洗澡”,可房间里明明响彻着她的呼噜声。洗完澡,感觉精神好了许多,泡了杯红茶,点了支烟,打开电脑浏览着博客里的一切,每日十多个小时的暑假工工作,算不上累,可高考以来的两个月也确实有些倦怠,也只有摸索文字时才可视而不见。记不清是何时染上烟瘾的,或许是某人离开的那一天,或许是自己决定不再等待的那一天,那个人是何时离开的呢?自己又是何时决定的呢?这一切,概念早已模糊于日渐干燥的脑海,消失成一段光影了。 优美散文www.kuachen.com

昔日的我时常思忖着自己的青春须得如何收尾,悲壮亦或淡然,所以昔年高三,我选择了默默跟着那个人身后,却蛮横地把高考甩得远远的,我从未畏惧过它,只是那一年它并非我最重要的东西,于是我选择了他人眼里的悲壮,自己眼里的淡然。而重新选择的今年,三百多个日夜,夜深灯火阑珊之时,仍旧躲在校园的花园里听着令人生厌的英文字母,想着最爱的数学题,偶尔凭着微弱的灯光倚着硕大的树干读着纳兰与仓央的词,婉转而清新款款深情,让自己的灵魂徜徉于诗海里,任思念挂满回忆,痛,却满足。

完却高考的我,投入了上班族的生活,每日朝九晚五,回家还要帮着弟弟补习功课,学着他们理科的数学,压着唐韵携着汉风,一遍遍地浏览着莫诺与粉红弟弟的文字,若说我对网络的开始结下深厚的情结缘何,那便是他们。已忆不起何时自己开始接触网络,只记得那时自己的网络世界悉是与她有着某种关联,她的一颦一笑,都糜集于脑海里烙下深深的印痕,本是一个丝毫不具有画画细胞的人,可后来也对此有了极大的热忱,我想终有一日我可以勾勒我脑海里的印痕,纵然恁时的我们已成陌路,亦或风干的风景。成绩出来后,没有过多的失望,已没有什么值得失望的了,未来的路途迷茫也清晰,未能去成最想要的北京,却也来到了想要的山东,考研成了唯一的选择,命运早已由不得我选择了,是的,并非如我所想的悲壮或淡然,而是带着平庸气息的平凡。

原来,那个自认为最重要的选择不是青春的尾声,原来,海誓山盟惊天动地终是会淡成一段无关痛痒的过往,原来,错过,不是错了,而是过了。

谁念西风独自凉。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riji/qinggan/660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