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14跨尘文学网 > 日记 > 点滴琐事

槐花香气铺满蹊

槐花香气铺满蹊

回家的路上,陡然间飘来一阵馥郁之香气,寻之而去竟然真的是槐花。在这个时节里,正是槐花盛开,但久居城市森林里却早已忘却这样的时令。而槐花之香在城市中也多显得无人问津,它不是观赏之花,更不是喜庆颜色。路人经过,除非有心却多是匆匆而过,它们只能兀自在那里,默默开着,静静观看着苍茫世界的变迁。但在北方的故乡,槐花却呈现另外一番模样。

当槐花盛开的时刻,孩子们就早早开始动起来了。爬树的功夫是必须具备的,否则,难以够到高大槐树上的花。有的孩子胆小便在树下用钩子折下树枝无数。槐花是可以生吃的,略带甜味的感觉,但不能多吃,也有人对此过敏更是不能吃。够下来的槐花带回家交给母亲,孩子们便只要等着美味的出笼了。槐花最多的时候会被制作成饼子,加入面粉和调料后搅拌均匀,在鏊子上煎出来。对于那时的孩子们来说这就是最美的野味,也是最具特色的时令食物,没有人会拒绝,更没有人会抵御这样的诱惑。被制作成饼子的槐花已经失去了在树上时刻的香气,但饼子的香味依旧可以传递着槐花的香味。 情感故事www.kuachen.com

其实,伴随着槐花盛开的乃是气温的随之升高,万物早就吐纳出绿色生机模样,乡间小路上抬头便是雪白的槐花摇曳着,在摇曳的影子里,香气铺满蹊,一个人独行其上,犹如画中游。但这不过是乡间最普通最平常的一幕罢了,渐渐变热的天气里,踽踽独行在那里,不去打扰槐花的清梦,但见它们的花瓣簌簌而下,犹如落雨一般,那刻,槐花们已经开始老了。一花一世界的禅语在此刻能够得到最好的印证,你没有理由不为此所打动,更没有理由不驻足停留在这乡间的画卷里。

年轮的渐渐增长,对季节之物却有了更深刻的体会。儿时在物质匮乏时刻的野味,如今在城市之林中对槐花的欣赏,久久的怀念,淡淡的哀愁。在那个由槐花布置出来的时节里,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小孩们敏捷爬到树上,轻松折下数枝槐花的场景,更不会知道如今的人们还会不会继续将这样的曾经野味当成下酒之菜,或许这样的场景唯有在记忆中才能更加鲜活吧,那满蹊香气的槐花。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riji/diandi/84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