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05跨尘文学网 > 故事 > 原创故事

奇书故事 保嘉康塔 五 保 赫 登 三

巫婆又颤巍巍的走到地坝中间,向天空张开双手,然后,举起手中的还滴着涂料的草根向上抛去。草根在空中划过一道斜线,直落在地上,迸成一团杂乱的图案。

保赫登走到图案边,细细的端详,脸上终于发出了微笑

“保赫登、保赫登、保赫登”,见酋长发出了微笑,土著人又是一阵狂喜的欢呼,又蹦又跳;欢呼声混和凄厉的鼓声,不断的向四方滚去。

一堆篝火燃起,人们不断向火中添加干草树枝,火堆越来越旺。

几个强壮的土著人拖着一个被殴打得浑身伤迹的土著人来到保赫登面前。

保赫登大声的向臣民们宣布:这个身为小头领的土著人,魔鬼附身,不理事务,昨晚手下不见了几个战士,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直未找回失踪者,是部落的妖孽,要铲除。

听到这里,独眼水手长心虚的望望伯爵,伯爵却静静的站着,阳光照在他身上,他虔诚地微低着头,没瞧自己一眼。

在凄厉的鼓声中,几个土著人武士按住小头领,用锋利的石刀割下了他的左手,捧给保赫登。保赫登念着咒语,将沾满鲜血的手掌用石斧砸烂,投入熊熊燃烧的火中。

接着,小头领被剥去衣服,拖起来捆绑在祭台上的石柱上。 跨尘文学网www.kuachen.com

小头领睁着血肉模糊的眼睛,发出痛苦的惨叫。保赫登走到离石柱十几步远的地地方,接过随从递给的弩箭,瞄准发射,枝枝命中目标,保赫登力道大,带羽毛的骨箭发出沉重的呼啸声,“哒哒哒”的钉在他身上。

土著人走上去每人依次发射,不久,小头领身上就像刺猬一般布满了箭头,但他还没断气:这是土著人的规矩,故意不射胸口,而这致命的一击是特地给部落酋长留着的。

保赫登决定这致命的一击让给女儿,他要培养女儿的殘忍,这是她日后当好一个部落酋长的根基。

保嘉康塔走上来,站定、拉弦、瞄准,透过正午明晃晃的太阳光,她看见了垂死者血肉模糊的脸,那是一张被恐惧和痛苦折磨得变了型的脸,甚至,她连垂死者眼中殘存的对生命的最后一丝留念,都看得一清二楚。

但她必须放箭,她是酋长的女儿,她以后注定还要统领这么多土著人;恶劣的生存环境必须要有严酷无比的规矩和纪律,部落才能在与兽类和人类的自然竞争中生存下来,繁衍发展。

保嘉康塔手指松开,骨箭呼地射出,“哒”的钉在垂死者胸口上方,没射中要害。保赫登不高兴地叫起来,随从忙递上骨箭和鹿筋弓,他略为瞄准,“哒”,骨箭便牢牢地钉在了垂死者的胸口。

“保赫登、保赫登、保赫登”人群欢呼声起。几个武士跑上去拖下了死者,保赫登跨上一步,趁死者的血还未完全凝固,举起石斧用力劈去,一声轻响,死者胸膛剖裂。

保赫登用手挖出死者心肝,骄傲地高高举起,血,翻着血泡顺着他手臂向下流。在“保赫登、保赫登、保赫登”的欢呼中,他一把将死者心肝塞在口中,狠命的嚼动,狂吞下肚。

跨尘文学网原创首发,转载请注明链接:www.kuachen.com/gushi/yuanchuang/696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