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03跨尘文学网 > 故事 > 原创故事

奇书故事 保嘉康塔 五 保 赫 登 二

独眼水手长、米尔维奇和汉菲,早瞪大了眼睛,耳热心跳,不能自已。

即便伯爵也感到无比惊奇和巨大震撼:我的上帝!我的上帝!这些令多少探险家朝思暮想,就是英王陛下见了也垂涎三尺的宝物,在这里竟然如此丰盛和随便运用。

男土著人把它们按自己的审美观,做成各种不同类型的饰品,力图自己显得更加威猛有力;女土著人则把它们弯成耳环或指针,佩在身上,力图让自己显得更美丽动人。

保赫登呢,更是大颗粒的就这样未加磨砺的镶在身上,力图使自己显得更加威严神秘……

伯爵扫过那用金粉涂抹的坐垫,保赫登手中涂满黄金的石斧,特别是他颈间项链上镶着的那些闪闪发亮的巨大钻石,所有的担心和烦恼一扫而光。

保嘉康塔迷醉的走向伯爵,棕黑色的脸上竟有些温婉,眼波顾盼。她取下自己的项链挂在伯爵颈上,顿时,她身上一股难闻的气味让伯爵透不过气来,想吐。

“保嘉康塔、保嘉康塔、保嘉康塔”,屋里屋外的土著人群都纵声欢呼起来。

保赫登脸色大变:这是当地土著人几千年流行下来的规矩,酋长的女儿把自己戴的项链当众给谁戴上,就说明她爱他并要嫁给他了。 情感故事www.kuachen.com

“你真白,真好看!” 保嘉康塔轻柔的说,想抚摸伯爵。保赫登气愤的大叫起来,头上的羽翼呼呼摇动,土著人们停止了欢呼,一个个惶惑不安的垂下了头。

保赫登走到伯爵身边,一把扯下项链还给女儿,几颗扯断的钻石和黄金块,骨碌碌在在地上滚动,闪闪发光地滚到了米尔维奇脚下。

米尔维奇死死地盯着它们,猛一下弯腰捡了起来,捏在手中死死握着。独眼水手长一脚踢在他屁股上:“你干什么?”,伯爵掰开他手掌取出还给保赫登,保赫登却大笑着,又把它扔给米尔维奇。

土著人认为,断了而坠地的东西,就是捡到人的财富,主人若是再要,是不吉利的。米尔维奇兴奋得脸色通红,水手长不高兴了。汉菲和他都气愤的瞪着狂喜中的米尔维奇。

保赫登挥挥手,向外走去。

屋外的土著人都欢呼起来“保赫登、保赫登、保赫登”,声震四方。

年老的巫婆颤巍巍的来到伯爵一行人前面,嘴巴喃喃地说着谁也听不懂的咒语,扬起手把一种橙红色涂料涂在他们额角,又把一串项链分别挂在他们颈间。

伯爵早看清楚了:项链上由人头骨、小金块和未打磨的翡翠块串成装饰品,叮当作响,闪闪发光。汉菲见自己戴上竟是一串人头骨,那空洞而黑压压的眼窟窿直直的瞪着自己,吓得一声惊叫,但他很快发现还有金块和翡翠块,顾不上害怕便垂下头,贪婪的打量着。

跨尘文学网原创首发,转载请注明链接:www.kuachen.com/gushi/yuanchuang/696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