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04跨尘文学网 > 故事 > 原创故事

奇书故事 驼背母亲啊,用艰辛重塑生命涵义 二

奇书故事 驼背母亲啊,用艰辛重塑生命涵义 二

活着真难

 

 

生活越来越艰难。

三个姐姐早已自顾不暇,哪里还有钱寄回?

父亲的哮喘更加严重,躺在床上形同废人;许银自己身体抵抗力太弱,经常感冒咳嗽,一咳就吐痰吐血几十天。

几分薄地。

渐渐荒废。

虽有邻里大娘大伯的不时支援,但对许银和重病的老父来说,不过是车水杯薪。为了活下去,许银咬着牙,缝好一个陈旧的小布板凳。

再拄着一根从屋后竹林中砍来的青竹杆,到城里乞讨。

夏日秋天或春天还好办,随便找个角落倒地入睡。

冬天最难,到哪儿都冷。因此冬天,她只好每天几十里路,清早从家中到城区乞讨。再费力的背着小布凳,拄着竹杆摸黑回家。

但,这还不是最冷的。

最冷是,城里人的恶劣行为。

自傲、冷漠、厌恶、鄙视、驱赶和恶作剧。

因为她身体太矮小,又是驼背,走到哪里人们都像看动物一样围观她。有的市民,听完她的哭诉往往还扔下点钱。 情感故事www.kuachen.com

更多的。

则是冷眉冷眼,无动于衷。

当她蹲下去捡拾地上的纸币,经常有人用脚把钱踩住或踢来踢去,故意不让她捡。

看着许银蹲在地上费力的捡拾,时常有人哈哈大笑,开心极了。不时有城管恶声恶气的喝斥与驱赶;遇上态度更恶劣脾气更大的“执法人员”,更是如遇上了土匪。

城管往往是潇洒的飞起一脚。

先踢翻她坐的小布凳。

再狠狠咒骂和威胁,跌在地上欲哭无泪的“驼背”;而居然时常有人在一边看笑,帮腔:“各人滚回农村,跑到城里来影响市容。”

一次在城区乞讨,路人扔的钱较多。

正当许银暗自高兴要蹲下捡拾。

几个16、7岁的小混混动了歪脑筋。

他们先是恶声恶气地骂道,前几天才给了“驼背”10块钱,今天又来了,“驼背”是个骗子。骂着骂着,二个小混混居然嚣张地把她脸朝下捺在地上,撕她的破衣服。

大声“揭露”。

“驼背”是塞的棉絮假装的。

其余的小混混,则忙着捡地上的纸币。

许银蹬着双脚挣扎,大声哭喊着呼救。围观的人围了一层又一层,就是无人出面制止。节骨眼上,二名路过的军人冲了进来。依然嚣张的小混混们被踢翻几个后,才鼻青脸肿的落荒而逃。

许银被城市伤了心,也吓怕了,望着一贫如洗的家和重病的老父,她只好走上卖血之路。

在村里集合时,血头望着眼前这个株儒般的“驼背”,怎么也不敢相信:许银是来卖血的。血头怕出事,说什么也不答应。

可经不住她的软磨和哀求。

只好让她一同前去医院。

当护士叫到许银并看到她时,傻了眼。年轻的护士随之叫来了医生。医生把许银从头看到脚,也傻了眼。血头见势不妙,逃之夭夭。当晚,镇领导和几个干部赶到了许银的家。

看到许家父女的如此惨境,镇领导和随行干部们的眼睛,都泪花闪闪。

镇领导当场拍板。

由镇里和村里共同负责。

一、许父立即送往镇敬老院,免费吃住,适当治病,直到生老病死;二、责成村委会具体负责派人,立即对许银现在的住房适当修整,按国家关于殘疾人的相关政策,每月给予殘疾人许银救济金,并为许银自谋生路,提供最大的方便……

已年满20的许银。

多少年啦?

听到的是喝斥,见到是厌恶,早已没有眼泪;此刻,面对外人却伤心的哭了,泪水无声的顺着,她瘦削的脸颊流落,嘴里喃喃的说:“多谢,多谢!”

天可怜见!

多年的艰辛困苦,让她连感谢的话也说不清楚了,只是絮絮叨叨,语无成章,语无伦次。

让随行的镇妇联主任,情不自禁的掩上脸……

 

 

我也有爱的权利

 

 

在镇政府关怀下。

许银重新鼓起了生活的勇气

她把荒漠已久的几分薄地,重新耕耘,散下种子。

她说:我不懂什么大道理,只知道政府这么关心我们殘疾人,我们自己也要争气。在她勤苦耕作,精心照料下,几分自留地草绿花香、生机勃勃、春播秋收,成了她生活的主要来源。

青春重新回到许银身上。

焕发出美丽的光芒。

时光飞驶,许银转眼间到了25岁。她是女人,是一个身体殘缺但心智健康功能正常的女人;25年来,受尽伤病折腾的许银。

无时不像个普通少女。

盼望甜蜜美好的爱情

盼望一双真诚温暖的大手,盼望一个温馨给女人安全感的家庭。但她不能,她知道自己的愿望太苛刻;她明白自己是一个重症殘疾人,黑夜对她漫长的。

但她渴望着。

眼泪常打湿简朴的衣枕。

终于,邻里给她介绍了当地殘疾人——8岁时被无情的病魔夺去听力和声音的姚伟。姚伟生得高高大大,眉清目秀,心地善良,会一点木匠活,家庭情况较好。

第一次见面。

姚伟就目不转睛的盯着许银,脸上透着惊喜。

指着许银嘴里“啊啊啊”的叫个不停。

两个年轻人好上了,但,姚伟唯一的妹妹和母亲却不愿意,嫌许银太瘦小,背驼得太难看,能否能育?如果能生育,后代是否也有可能是殘疾人、是驼背?

要真是那样。

姚家岂不绝了后?

面对未来婆母和小姑子的不断阻挠,许银的心碎了。

她不明白这个世界,为什么对自己如此殘酷?她悲愤地对未来的婆婆和小姑说:不错,我是驼背、是殘疾人,但我是正常的女人。

我也有爱与被爱的权利。

有生儿育女,向往新生活的权利。

我和姚伟今生今世好定了,谁也拆不散我们。

真情所至,金石为开。俩个苦命人儿终于走到了一块儿。婚后,尽管生活磨难,俩人却相亲相爱。许银主动退还了,政府每月给予的殘疾人救济金。

将自留地交给丈夫打理。

自己到一家仪表厂打工。

姚伟呢,则不时到工地上作点木工活,补贴家用,小日子过得平静而幸福。见状,原先整天担惊受怕的婆母和小姑,终于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不久,许银怀上了他们爱情的结晶。

 

 

跨尘文学网原创首发,转载请注明链接:www.kuachen.com/gushi/yuanchuang/673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