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27跨尘文学网 > 故事 > 情感故事

夜夜渡你到河岸

夜夜渡你到河岸

三十岁时,我离了婚!

离了,可没出屋;这是我们这一代女人的悲剧:拚死要活的与所爱的男人住在一起,成天亲呀爱的,有了一个小宝贝。

忽然有一天不爱了,那么走吧。

可到哪儿呢?天地茫茫,人海茫茫,这才发现自己无路可走,只好暂时住着。

望着曾经那么熟悉的地方,心,痛苦得连一点儿感叹也没有了:行!这世界,这人也就这样了!想着有一天等自己挣足了钱,就搬出。

接连不断换了几个单位,终于在一个民营企业稳定下来。

单位例行招聘,但这次是招老总,非同小可,我这个人力资源部长亲自出马。

在热热闹闹的人才市场坐了二天,这时,他来了。不高的个子,宽宽的额头,40出外的年纪,拎着一个棕色提包。

鬼使神差的我拿着他的简历回到了单位,老板看后想了想,要我通知他面谈。

就这样,这家伙成了我的顶头上司——这家民企的总经理。

有人说,离婚的女人是头饥饿的狼,眼里整日发着绿色的光。第一天见面会上,他就笑我:“你怎么那样看人呀,怪怕人的。”

“你自己心中有鬼” 优美散文www.kuachen.com

这种自以为是的男人我见多了,便冷冷的回答:“别自作多情。”

同事大笑,窘得这家伙满脸通红。“沈姐,你说话最好注意点。”,散会后,我的助手,人力部主管漂亮的小钟有些忧郁的劝我:“他毕竟是公司的总经理呀。”

我耸耸肩:打工时代,民营企业,凭本事吃饭,谁怕谁来?

我真感谢遇上这样的好时代。

民营企业到处开花,你在任何一家民企干得没劲,提出走人,没有一家老板挽留;只要你稍做努力,又可就职于另一家民企。

倾轧和勾心斗角,挑拨与乐得悠闲,在这儿比比皆是。

民企的工作效率之低,成本与收入的差距之大,实在令人心惊。我在这家父子俩开的中等规模民企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鱼得水。

他来的第三天,父子老板召开年度总结会。

这样的总结会一开就是一天。

大小老板啰哩啰嗦发言,各种数据提出和讨论,讨论、再讨论;各部部长和办事员讨厌极了,但表面上你要竖起耳朵听。

大老板说后,小老板正准备说,他递了张纸条给小老板。

小老板看了脸有些红,顿了顿,咳嗽一声说:“下面,请总经理讲话。”,这可是没有先例。大家来了兴趣。

他先简短的声明自己对这种工作方式的看法。

接着宣布所有的开会形式和进程,立即转变。

集中讨论和决定重要问题,对过去和未来年度的数据、考核等,集中专题解决;加快工作进度,提高工作效率。并要求各部门立即写出年度工作和每月工作计划,限期交到他手中。

这一下,他把原有的工作秩序和职场潜规矩全打乱了。

说实话,暗地里我很佩服他。

敢于这么大刀阔斧的干,在如今的打工职场,得有点勇气和无私精神。终于有人不信弦,到期没交月工作计划和年度计划,结果给撤了,扫地出门。

企业的工作效率一下得到提高,老板高兴了。春节时加发给人力部二个大红包,说是对我慧眼识人才的奖励。

我正和小钟关上门,高高兴兴的数着自己的红包,门一响,他推门走了进来。

“上班时间不准关门”

多好的话在他嘴巴里蹦出来也不好听。小钟舌头一伸,借故跑了出去。我麻下脸:“有事?总经理大人。”

“你呀”,他指指我:“你看你人力部的年度计划是怎么写的?”

他把计划扔给我:我的下年度工作计划一向是完全按上年度的计划抄,这次居然忘记了把今年的日期改掉。

我脸一红:“日期写错了嘛。”,我知道:按管理条例,是要被罚款的。

“改过来”

他说:“能借你手机用用吗?”,什么意思?我掏出手机递给他,不由得说:“话费不多了,长话短说。”

我生气地猛然停住:在心中骂自己真是女人,有这么小气的?

但话费确实不多了,他接过打了几分钟,就停机了。“?”我望着他,他明白我的意思:“才定了规矩,不准用公家电话打私人电话,我不能带头破坏。”

真是个呆瓜!你躲在办公室打不就得了?见我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他笑笑,走了。

第二天上班,接到他的电话让我到总经理办公室。

他递给我一张表:“我帮你理的”,是明年人力部的工作与培训计划,严谨、科学而专业。我有些气恼:“我自己理不来呀?”

“别生气,全当我卖弄,好吗?”

他又递给我二张充值卡:“送给你”,“为什么?”,凭着女性的直觉,我发现这家伙在向我进攻。

看我没接,他一下把卡揣在我衣包:“不为什么,我不能白打你的电话,是吧?别提高警惕了,我不是色狼。”

二张充值卡,一百元,够我打一个月电话了。

自己找钱自己用,能省一个算一个,不要白不要。

晚上,我躺在床上,听着屋外传来孩子和前夫以及他父母间的说笑,不知怎的,我格外空虚,不禁想起他来。

我知道我还不算老,略加打扮,仍有女性的妩媚和美丽。

他呢,办事认真,有魅力又有些呆气,这样的男人如今太少了。忽然间,我感到身上一阵燥热,下体膨胀得难受:我需要爱,我太寂寞了。

小钟第一个发现了我的秘密。

也难怪,女人最了解女人嘛。

他今天做了什么?和哪些女下属说了话?向谁发了火?小钟都一一给我汇报。这个鬼丫头,还不知从哪儿听来他的家庭情况,讲给我听。

“老婆是公务员,厉害得很;他还有一个五岁的儿子。”

我忽然感到有些悲哀:我怎么关心起这些来了?我听这些作什么?我发现我自己正走向深渊。

团拜会上,身为总经理的他神采奕奕,在大小老板的陪同下,向我们敬酒。又单独一桌一个部门的敬下去。

敬到我们这一桌时,见我神情慌张的样子,大笑:“女人自带七分酒,你怕什么?”

这该死的,他哪知道我正来月经,肚子一阵阵绞痛。

“要不,你喝我这杯。”,他把手中的酒杯递给我,结果,他喝下了我手中被小钟倒满的一大杯五粮液,我喝下了他手中的一大杯白开水。

自然,我们都醉了。

他真醉,我陶醉。

我的工作到了最棘手的时候,每年底,老板总要裁员,照例由人力部提出考核结果和裁员名单。

这可不是个好差事。

其实裁掉哪些人?新进哪些人?还不全是老板做主,由人力部执行罢了。

他发现了这个难堪的情况,便在会上提出:“今后裁员与进人,概由总经理签字一枝笔办理。”,我立刻意识到他的苦心。

看着那些被裁掉的同事,冲着他发火,怒骂,甚至扔东西,我的心情真的很复杂,不由得从内心深处感激他。

自离婚后有若一叶小舟到处漂流的我,感觉到头顶上有了一把硕大的遮阳伞,有了一种安全感。

终于,我们走到了一起。

白天,我们是上下级,人前事事认真对待,以便不假以人言口实。

夜晚,我们是情人,如胶似漆,疯狂做爱。

我感叹人生的无奈,世事的无常;毕竟,离婚女人更怕如火的恋情,更向往灵与肉的真正结合。

这是个疯狂的世界。

所谓的爱情和家庭,很轻易的就被生活打碎。

在物欲横流和空虚燥动中,作为女人,一不留心,就成了生活的弃儿,这滋味,大约也只有离婚女人才知道。

我明白我并不坚强,平时的“女强人”面貌,是多么的不堪一击。

我陷落情感的漩涡,白天上班就渴望着下班。下班后是一条波涛汹涌的河。

我们一同在清澈明亮的水波上泛舟欢悦,枕着他的情话入睡、醒来,再在共同爆发的情欲高潮中,渡到河的对岸。

河的对岸是一片翠绿的田野,那儿,云淡风清,草木生辉,让人心旷神怡,忘记掉所有的烦恼与忧伤;在仙乐般的牧歌中,我重回天真无暇的少女时代……

我已离不开他。

我们约定:不追问对方情况,不向对方隐匿;能做朋友时,就做一双灵肉相通的好朋友;能做夫妻时,就做一对相持以待的好夫妻。

但我发现,每当我们做爱时,他总是心神不定,在高潮时也达不到最佳状态。

是工作的压力?是心中的负罪感?还是另有隐情?

在我的追问下,他却总是躲避不谈。凭女人的直觉,我认为他有什么事瞒着我?一个不祥的阴影爬行在我心里:难道,难道他有病?我打个寒噤,随之又愤怒起来:有病你还在外面找女人?那我成了什么?

恼人的谜底终于在一个初夏的晚上揭开。

那天,我们下班较晚。

吃了饭回到他租赁的小屋,我有些迷迷糊糊的倒在床上先睡了。朦胧中感觉他温温的手,在轻柔的剥去我的衣衫。随即,这双手在轻轻的抚摸我的双乳。

乳头在温存的抚摸下,渐渐硬了起来;手又沿着我赤裸的胸脯向下轻轻游弋,带来阵阵醉人的快感;手最后在我双腿间停止,轻轻揉搓着丰盈的花处……

我带着醉意睁开眼,迎面碰上一双充满情欲的眼睛,确切的说,是一双年轻女人修饰得很美丽的眼睛。

我吓得差点叫出声。

一旁同样赤裸着身子的他,忙用手捂上了我的嘴巴。

明亮的灯光下,俯在我身上的赤裸女人有些惊慌失措的望望我,又望望他。他跪在我面前:“对不起,对不起,我一直想给你讲,可总讲不出口。”

我抓起衣服遮住自己,第一个想法是我要报警。

我拿到自己的手机,可抖抖索索的打不开机盖。

他跪在我面前,伸手按住我的手,声音有些颤栗:“你、你先别慌行吗?等我的话讲完再说。”

而那个女人早缩在小沙发上,若无其事的抽起烟来。淡雅蓝色的烟雾,在小屋袅袅散开,我闻不惯忍不住咳嗽,真气人!

“我从小被当小学教师的父母管得极严,结婚后才发现自己十分怪样:必须与二个女子在一起,才能达到兴奋高潮;与一个女子在一起,我总没有安全感。

我很苦恼但没办法,我看过心理医生,也没法解决问题。”,他开始平静的望着我。

“妻子了解情况后离开了我,但看在孩子面上,我们仍住在一块。我不是坏人,你别担心。我不会伤害任何人。你知道,我爱你

但你能否接受我的怪僻,我没底,所以不敢给你说,只因为怕失去你。每次和你在一起,说实话我并不痛快;受着自我心灵的折磨,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如果你就此离开我,我也不怨你。真的,毕竟我们曾经相爱过,是灵肉相结合的好朋友。”

上帝,听了他的话,我差点昏过去。

真是罪孽呀,一个自己好不容易才喜欢上的男人,却又有着如此怪癖;而且是与自己一样,离婚未出门……

主啊,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相同的孤男寡女?

他平时的为人为事,一一浮现在我面前。我眼前金星乱冒,想哭哭不出,想笑笑不出;我知道,他为人真诚,敢做敢为,有胆识和魅力,敢于在物欲横流中追求理想和爱情,不赌不嫖不吸毒。

但在这个世界,凭啥来判断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呢?

一个男人,活着本生就比女人艰难。

有这种怪僻的男人,可以想象更为艰难。21世纪了,性事的开放和升华,让我也多少明白,他的这种怪僻,与其说是病态,不如说是受其父母影响而留下的心结。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我徘徊在理智和冲动之间。

我哭出了声,唉,大约这就是女人的优势,一哭,男人准乱套,进而投降……

他抱住了我,脸上带着泪,把他那该死的头使劲地拱在我的怀中,像个无助的孩子。我也不知怎么回事,一伸手,抱住了他的头,还把他一个劲的往自己怀里捺……这时,那个坐在小沙发上的女人,站起来,就那么色迷迷的赤裸着身子,抱住了我……

我们开始了这种怪僻的爱情。

开始我有些愤懑,也有些做出某种牺牲的自慰。

但久而久之,却为之感到兴奋:潜伏在我身上的某些知觉,在这种怪僻的刺激下,开始苏醒。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兴奋和满足。

天呵,我从未想过性爱可以这样;我接受的教育和生活从没这样告诉过我;我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变态?那样,一定十分可怕。我审视自己走过的道路,我怀疑过多的忌讳委曲了自己。

坐在办公室,小钟却左看右看的围着我上下打转。

“你怎么了?”,我奇怪地问她:“不认识我了吗?”

“爱情的力量大着哪。”,小钟看着我,有些嫉妒的闪闪眼:“沈姐完全变了,整个儿容光焕发,美丽可人,像年轻了十岁!”

我心一动:“真的吗?我还是我呀!”

“那可不一样!”,她意味深长的摇摇头:“有句经典怎么说来着?哦,对啦,被男人耕耘着的女人,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讨厌!”,我扔掉手中的表格,满屋子的追打着她。小小的办公室里,荡漾着我俩舒心的笑声。同事们都说:这么久了,现在的人力部,才充满了笑声。

每晚,等他约的女伴走了后,我俩就紧抱着,紧抱着,在风光旖旎中忘情的流涟。

“你知道吗?”,他总是伏在我耳朵边对我轻轻道:“你是那么神奇,那么高贵,我真的不忍伤害了你。”

我默默地望着他,总是在心中不出声的回答:“我们生活在21世纪,不该再受着各种制约;生命短暂,爱情永恒;有缘分,我将是伴随你走向生命终点的妻子,夜夜渡你到河岸!”

日子在火热的爱情中,缓缓流过。

一天下班时候,他微笑着无言而挺神秘的递给我一个信封。

我偷偷的背着人打开一看:一张写着我名字的房产证和二把铜镀的钥匙。喜泪迸出我眼眶:我终于有了自己的家,一个受伤后可以躲藏着痛哭和疗伤的地方和一个真正爱着自己的男人。

房产证中卡着一张纸条。

“沈,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安乐窝;给我一段时间,我医治好了自己的疾病再回来。我知道,我是不道德的,那样的怪僻不是让人高兴的事。

这些年来,你容忍我,顺从我,作为一个女人,十分不容易。你对我真心的爱,让我即感动也无地自容,我如果不改掉自己的怪僻,就真的不是一个男人。

我已办了离职手续,明天,我将踏上到珠海的列车,到沿海地区打工;我会想你的,你也会想我吗?又:吻你!深深地!深深地!”

我遥望南方,在心中轻轻的说。

亲爱的,我在为你祝福,同时也为我们的爱情祝福。

当你归来那天,我会打扮得漂漂亮亮,在火车站紧紧地拥抱你,在滔滔人海中,在粼粼眼波中,还给你一个深长的吻!

在温馨浪漫的春夏秋冬,夜夜渡你到河岸!

跨尘文学网原创首发,转载请注明链接:www.kuachen.com/gushi/qinggan/673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