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05跨尘文学网 > 故事 > 情感故事

不孝子的故事

这几天的天气一直很好,天空中总有一层来的很及时的云雾去阻碍这七八月来临的烈日。然而,早上的阳光就像个妩媚的姑娘,透过云雾照耀着大地,这种光线虽然不刺眼但却给人的感觉时好时坏。有时会因为睡眠不足觉得这种光线略显灰暗,死气沉沉;也有时会因为睡眠充足感到精神抖擞就觉得这种光线无比乖巧,极其温顺。 家里的房子虽然有两百多平方米,但却伫立在镇上的最高位置,那里风很大,也很安静。里面住着一个大家庭,家人们相亲相爱但也难免偶尔会有些喧闹。 和往常一样,这个不孝子总会抽出一点时间站在这只有一层楼的房顶!风也和往常一样依旧很大,虽然当下的季节再清凉也只能用凉爽来形容,但此时的不孝子孤立的站在这眼看一座座山却无法抱住,一阵阵风却无法挡住的无奈与不甘,心里不免隐隐作痛。而不孝子脚下站的是一家和和睦睦的家庭,这个家庭是这样开始的: 那年,他29岁,骑着一辆生满铁锈的自行车,按照客家人的说法我们管它叫“老东风”。80年代的农村,大家可想而知,一辆破旧不堪的老东风走在坎坷不平的黄泥路,发出的声音比现在汽车里的喇叭还管用。然而这一走,算了算,就走了三十个年头。原来这小伙子是去相亲,这条路整整十二公里。他是不孝子的爸爸。 那年,她才17岁。她是不孝子的妈妈。 没过多久,他们就结婚了。听说那时,他为了这个家什么都做过,卖过豆腐扛过水泥挑过石块砍过木块。总之,为了这个家从一无所有到现在一切都在渐渐好转!其中付出的一切,或许很难用不孝子现在所看所经历的事情用文字来诉说感触体会,因为这种感受确实还没有深入到不孝子的内心,并没有切身体会的那种感受来的那么强烈。不孝子的爸爸还没出生,也就是不孝子的爷爷就走了;不孝子的爸爸出生后不久,也就是不孝子的奶奶也走了。不孝子的爸爸什么都不会,没有任何技术,一晃就到了结婚的年龄。又一晃就有了八个小孩,在那个时代,做什么都苦,况且还要养八个小孩,把他们拉扯长大真的无法想象需要经历一些什么苦,熬过什么罪。听说别人都不敢养第二个孩子,生怕看着自己的孩子活活饿死。那不孝子的爸爸又哪来的勇气挺下八个小孩的负担,默默的支撑着忍受着努力着并且开心着。 记得前年父亲节,不孝子发了条短信给他,短信内容差不多就属于那种感谢辛苦之类的话,他那时的回复不孝子到现在都特清晰:这些年来,苦过累过,爸爸唯一自豪的是爸爸有你们,你们是爸爸一生的骄傲;不孝子把短信看了一遍又一遍,跑到厕所哭的很是狼狈,然而,他渐渐的喜欢上这种狼狈不堪的自己,因为哭的很爽也哭的很陶醉;听说那时,她体重一百五十斤。她生完八个小孩之后,体重还不到八十五斤。如今看着这体秤,却觉得这体秤是多么吝啬,多么无情,这么伟大的母亲,你都不愿意晃动再高点的数据来疼惜奖励。 如今,翻动着日历,暗写着日记,缓慢的拨动着生活的琴弦,跳动着的却是永远静不下来的心跳。如影随形的日历、日记、琴弦与心跳,谱写的早已不再是那份人人夸赞人人得宠而戴之的孝心,而是那份深藏内心的“叛逆”。 今年,他59岁。不孝子与他总是待不上一星期就会吵一次,当下也不例外。只是今天骂的稍微凶了一点!吵完架,总会有余震,也吵了这么多年了,他们俩父子也彼此习惯了。有时,不孝子有一段时间没有回家,他们反倒不习惯这种生活。尽管暴风雨一阵一阵,吵过累过,几十分钟过后两人就好像兄弟一样,小孩一样还是有说有笑。 “看他压力也挺大的,和他吵下希望他释放一下压力,不想他这么老了还自己扛着累着把苦闷在心里,不孝子就让我来做吧。”不孝子这样回忆到。 优美散文www.kuachen.com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gushi/qinggan/660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