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29跨尘文学网 > 故事 > 情感故事

迎着朝阳,走向上海……

去年十二月份,他开着小车,载着女儿和妻子,回到了家。除了看看在家年迈已高的父母,其他的想法只有一个,回到他一生的母校,也是他中唯一的母校。

黎岚小学于1984年开始规划新建,仅用了两年时间,就建筑成有花园、一栋教学楼、一栋学生宿舍、一座学生食堂的小学。1986年5月13日,黎岚小学正式竣工,很多村里的乡亲和县镇重要领导都参席这场欢庆仪式。就在当天,县教育局局长宣布决定,黎岚小学将于今年9月份正式招收新生,并初步预定为200人。话音落地,迎来了热烈掌声。在这样一个贫困落后的乡村,建立一个属于村民自己的学校,实在太不容易。乡亲们期待了很久,也在以前子女他镇就学、学费太贵、路途遥远等问题,向镇里和县里的领导反映过很多次,但迟迟没有得到回应。如今期待已久的小学在自家村里建成,那种兴奋和感动是难以用语言形容的。

那一年八月份,他刚满六岁,父母就将他送到了黎岚小学。作为建校第一批入学的新生,这种优惠和荣誉是极具象征性的,父母为此感到荣幸。看着身边那些在家耕田种地的年轻人,父母似乎想到了自家孩子长大后的另一番模样。他一定是一个有知识、有文化,有着教书先生风范的知识青年。回到家里还时不时的拿着一本书,翻开其中一页,为父母讲述这其中的和道理。想到这里,父母总是微笑一下然后回归平常,但脸上绽放的笑容还是掩饰不住那份对孩子未来的渴望。以后的日子里,每天下午听到孩子一句话:“妈妈,我回来了”.他们总有说不出的和感动。在他们那一代人里,入学读书是艰难的,他们没有进过学校,现在作为苦耕农民,便把希望寄托在了孩子身上。 优美散文www.kuachen.com

他是家里的长子,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弟弟还小才三岁,就没有读书。两个妹妹比他小四岁,上学的话也还很早。家里还有爷爷和奶奶,年纪已高,但身体都很健康,年轻时候做过很多苦力,老了自然也很有精神。对于这样一个大家庭来说,父母的负担是很重的,每天都要起早贪黑,为他挣钱上学、照料他们的衣食起居,有时候,他们几姊妹中其中一个生病,都要折腾好一阵子。对于多数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来说,童年是享受父母的天伦之乐。可他不一样,他很懂事,每天早上上学他都起得很早,尽量多帮助父母做一点。放学回来后,第一件事情,他就是去看看父母在做什么,然后帮着他们打理打理一些简单的家务活。但父母为此并不是很满意,经常抱怨他回家后不做家庭作业,不爱学习。其实他知道回家后也有多事情要做,没有时间花在学习上,所以在学校下课休息的时候,他总是做了很多作业,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大部分都是其中的。第二天老师检查作业,他只须提前十来分钟到学校,把剩余部分做完就马到成功了。在学校他基本没有休息的时间,总是忙于学习,要么就是想着家中辛苦的父母。父母知道他这么刻苦学习、又这么懂事后,总是很欣慰,干活也更有动力了。

在学校他把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了学习上,很少有机会与同学娱乐玩耍,不过还好,小学生从来不计较这些。每次大家做游戏的时候,总有几个同学叫上他,但几乎都被他拒绝了。对于这样的状况,任课老师也找过他几次,叫他应该经常和同学一起玩。发现没用后,班主任甚至找过他的父母,让他们给他做思想工作,也说了在学校学习和同学关系是同等重要。作为父母,当然知道自家孩子的个性,虽然仍觉得自己孩子这些方面做的不是很好,但他很懂事,他们很爱他。

第一学期结束,他以班上第一名的成绩,得到了两个本子和一直铅笔的奖励。班主任、任课老师对他赞赏有加,父母对他也持非常肯定的态度。第三年、第四年,他的弟弟和两个妹妹陆续入学,他的成绩还是那么优秀。

他清楚的记得,为了两个妹妹上学,父母向姑姑家借了35元钱,还是不够学费。在从姑姑家回来第二天,父母便到山上砍柴去卖,以填补剩下的学费。只是,那一天黑夜来临,还不见父母回来,作为家里的长子,在爷爷奶奶的嘱托下,他提着家里用的一盏煤油灯,沿着小路向父母砍柴的地方走去。黑夜的路上,冷风拂过脸庞,他瘦弱的身影在路上不停地摇晃。走了一段距离,月亮从云雾中露出了笑脸,他熄灭了油灯。在微弱月光的照耀下,掀开旁边多刺的枝叶,继续向前走去。快要到了,他想着父母这个时候一定是砍柴疲惫了,在月光下休息,他想象着那种美好的场景。站在山脚下,停下脚步向前望去,近处大山一片漆黑,在朦胧的月光下,除了大山固有的轮廓,看不清其中的树木。他慢慢感觉到一股凉意略过头顶,放下油灯,他静静的探听着里面发出的声音,除了枯叶的吱杂生和偶尔的虫鸣声,其他什么都没有听到。渐渐的,他不由自主捡起来煤油灯,飞快的向家跑去。

回到家里,看到他气喘吁吁的样子,爷爷奶奶也没有多问。只是他那不听话的妹妹冒出一句话,“哥哥,爸爸和妈妈怎么没回来呀”.这时奶奶说,今天你们爸爸妈妈出门较晚,他们知道今天晚上月亮很大,所以就不会来了,明天再回来。妹妹似乎懂了奶奶的意思,然后又望着奶奶说,奶奶我们也出去看月亮吧。于是,奶奶带着两个妹妹出去看月亮了。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大亮,就听见有人敲门的声音。奶奶起来把门打开,虽然躺在床上,他听得出来是爸爸妈妈回来了。他很高兴,随后又扯着被子蒙住整个身体,在被子里哭噎了起来。早上起来,爷爷穿好了弟弟妹妹,吃早饭的时候,妹妹又对妈妈说“妈妈昨晚的月亮好大呀,我们和奶奶都看过啦”.妈妈对他说“是呀,昨晚的月亮很大很大,我们看了一晚上呢”.妹妹咯吱咯吱的笑了起来,他却低下了头。

在学校他继续努力的学习,回家后还是一如既往的帮助父母干农活。只是他渐渐发现,母亲没有从前那样轻松了,就是做饭也感到很吃力。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可他还是没有去问母亲,只是他比以前更努力了。

小学四年级结束,他最后的成绩下滑到了班上第五名。后来每学期测评,他的成绩一次比一次差。对于这种情况,父母说过他很多次,让他要好好学习,将来找个好工作。每次他都答应会努力的,可结果还是这样。父母也问过他的班主任,班主任说他平时成绩都很好,每次都是班上前三名,可考试结果如此差,老师说可能是他考试太过紧张。父母也是这样认为的,曾多次告诉他考试前要放松,不要紧张。可是小学六年级,他却以班上倒数第五名的成绩毕业。对此,父母感到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于是毕业后的那段日子,经常骂他,但经常被爷爷奶奶平息了下来。后来,一个清晨他起床很早,帮助奶奶做好了饭,吃饭的时候,他看到父母还比较好,因为这两天弟弟考到了班上前三名。借此机会,他对父母说道“爸,妈,我成绩不好,不想读书了”.话音落地,父亲就扔下饭碗,气冲冲的回到柴房那了一根拇指大的棍棒,这一幕被爷爷制止住了。可他似乎没有半点的逃避,仍旧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低着头吃着饭。后来,爷爷、奶奶、妈妈都劝过他要读书,甚至弟弟在上学时也拉着他的袖子,嚷着要他一起去。最后,这一切还是被他坚决的拒绝了,那年他十三岁。

在家里他帮着父母做更多更苦的农活。每天父母打早去了,他就起床做饭,并给弟弟妹妹穿衣穿鞋。平日里,家里洗衣服、煮猪食、放牛、割猪草、砍柴的农活都由他来做,虽然很辛苦很累,但他脸上流露除了更多的笑容,似乎比在学校还要快乐

转眼间三年过去,弟弟也以班上第一名成绩,顺利考上了镇上初中。两个妹妹也升到了小学三年级。在家里干活三年,他也不小了。九六年春,在家里人精心安排下,他跟着自己一个亲戚来到了广州。由于年龄和文化水平的限制,当时在广州他找了一份皮鞋推销的工作。对于这份工作,他兢兢业业,一直很勤恳。半年过去,就被领导提升为市场专员,后来又做过销售主管。由于业绩突出,才几年的时间,他就上升为了销售部的部门经理。离家后那段时间,每次发工资后,他总会将工资的大部分寄回家中。其余的储存起来,自己消费的只是极小的一部分。2005年他辞掉了广州彤辉鞋业公司销售经理一职,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去了上海,着手自行创业。

七年的时间,他终于创办成功了自己的“上海爱企电子有限公司”.公司的主营业务是、MP3、MP4、电脑显示器等电子产品的生产、加工、制造和研发。现在公司拥有两百多个员工,公司资产六千多万。在上海,虽然这不算很成功的公司,但对于他来讲,这是他辍学的机会成本,是他所有的资产。创业七年间,他吃过很多苦,也遇到过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包括来来自自己共同创业者的,大家在创业之初有很多分歧,无论是在行业、产品的选择上,还是在资金筹集、投资上,都有很多的不快。后来还是上海一街头荣华餐馆喝醉酒后,大家纷纷说出了自己的担忧和想法。酒后吐真言,最后决定无论如何还是要办一个自己的公司。大家一致的团结,才让我们走到了今天。所以,这公司规模虽然不大,但对他来讲,实在是太重要。

在上海打拼的日子,他上海的一个本地朋友为他介绍了一个女孩。女孩很可爱、很爱笑、很单纯,出生在一个普通工人家庭中,初中毕业后就没读书了,在离家不远的一家“缝纫厂”上班。两人相遇后很谈得来,后来就走到了一起。两年后,他在上海举办了婚礼。2009年他的第一个女儿出生了,作为公司的董事和总经理,他实在太忙,一直没有回家。去年年末,也就是2012年,他开着自家小车,载着妻子和三岁大的女儿回到了远在湖北的老家

有一段日子,妻子问过她小学时成绩那么好,为什么要辍学。而且她看得出来,考试成绩差肯定不是由于他心态不好的原因。在妻子的追问下,他告诉妻子“当年他夜晚提着煤油灯去找父母,到了山前还是没有听见父母的砍柴声,虽然那年他才十岁,但他可以预感到一定是出事了。第二天早上,父母回来和奶奶谈话,讲到了昨天砍柴时,由于天晚太黑,上面滑落下来的一块石头砸中了妈妈的腿部,当时疼得很厉害,被爸爸送到了医院。当时住院的话又太贵,加上家里两个妹妹上学本身都还差钱,所以第二天一大早父母就离开了医院,只带了几包药。我知道家里的负担重,尤其是如果我上初中的话,两个妹妹和弟弟的学业基本就成了问题。妈妈已经这样了,也不能在做更多体力活,而父亲一个人要撑起整个家,那种辛苦是难以想象的。出于这些考虑,我平时学习很认真,考试的时候心态也还不错,但我就是不想因为成绩好而加重家庭的负担,让父母受累。考试时,我故意做错很多题。因为成绩不好而辍学,这一点我想父母是会同意的。我希望在家里能帮助父母一点,再过几年到外面打工,也可以帮助弟妹顺利完成学业。所以,我不想呆在学校”.妻子听完后,很感动,也认为他是一个有孝心,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所以,她告诉了父母他是如何优秀、如何有孝心,最后父母很乐意的同意了女儿的想法。

现在一家人快快乐乐的回到家中,村里人都向他举起了大拇指,称赞他是个好人、是个能人,是村里年轻人的榜样。如今,两个妹妹都已成家,很富足。弟弟大学已经毕业了,在湖北师范学院当教师。这些都不用他操心。他的打算是,把爷爷奶奶和父母接到上海生活,三个月前,他和妻子商量在这里买了一套房子,离自己的公司很近。最近刚装修完毕,里面的设备家具都已经购置安装好了。

现在他们一家人都住进了城里,如今已过了而立之年,对于未来他还有很多打算。他希望自己的公司能在香港和台湾上市,希望能够在父母的有生之年带他们到其他国家去走走,看看。他知道,父母从年轻到现在,吃过很多苦,受过很多累。那是作为子女的我们,难以体会的。所以,他希望把父母带去看大海、看日出,看异地他乡的其他人是怎样生活的。

新村伊始,他一手搀扶着母亲、一手牵着女儿,妻子陪着爷爷奶奶和父亲,一家人向着上海走去。朝阳中,他们在家乡留下了清晨的影子和家庭的味道……

2013年9月22日 星期日 Harlin 21:05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gushi/qinggan/212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