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04跨尘文学网 > 故事 > 情感故事

谁提着我的手和你告别

那些繁华哀伤终成过往,请不要失望,平凡是为了最美的荡气回肠。

七月的午后,臃懒的休息天,卸下沉甸甸的心事信步走在闹闹的街头,我在一圈淡淡的五彩光眩里看到了他。,隔着一条街隔着几个人他在冲我笑,那熟悉的笑竟与奇迹重叠。一下就如阳光般温暖无比,我们有多久没有再见面?

答案是,八年。

坐在沿街的咖啡厅里,他就近在咫尺,心里有大片大片的温暖肆意横生,我暗恋了那么多年的人,我幻想了那么久的人,现在就那么山清水秀的坐在面前,我的欣喜连空气都感觉到了。

“这么多年了,小丫头变得这么漂亮了。”

“呵,在你眼里我不还是那个小丫头吗?”

“没有想到会还会见到你。”

“我也是,你,好吗?”多年以后,我故意省略了老师两个字,我不要把他放在那么高的位子,靠不到的位子。

“呵,还是老样子。沫沫,还记得以前吗?”

我低头,微笑,向窗外看的时候,那个17岁的夏天开始清晰。 优美散文www.kuachen.com

17岁,女生个个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只有我例外,我总是穿哥哥的旧衣服,理着很短的发,不爱说话,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他是那年刚来的老师,年轻,帅气又爱跟同学打打闹闹,班里很多女生都偷偷的喜欢他。

我一直坐在墙角,大半个月过去了,他也没有真正关注过我。那天,也是在这样的季节懒塌塌的温度里一下来了好多校领导,气氛唰的就紧张了,空气里有微微出汗的声音。他在黑板上出了一题,但没有人举手,教室里安静的一塌糊涂,他的尴尬没有人可以视而不见。我怯怯的举起了手,一个漂亮的回答,他带头鼓掌。我记得很清楚,那个时候他还叫不出我的名字。只是从那天起,他开始总朝我这里方向笑了。

那几天后就是大大小小的测验,我的成绩一目了然,有天,晚自习结束后,老师叫我留下来。

我跟他去了办公室,当时所有老师都已经回家了,诺大的空间里全是淡淡的书香,我突然很是紧张起来,两个人的对白是只敢偷偷幻想的,现在,是真实的吗?他拿出我的试卷:“沫沫,这个是真的吗?”

我低着头,发出极小的声音。

那是一篇作文,题目是我的妈妈。我从来没有主动对谁说过自己没有妈妈,甚至还不知道她的样子。我用那个年纪少有的忧伤写下了那个,那横线上满满的全是幼年的伤痕张牙舞爪的述说着那时候的无助。

“你真是个让人心疼的孩子”他突然靠近我,轻轻的抱住了我。陌生的气息环绕着我,有种悸动轻柔的划过身体,如此温暖如此依赖。我僵在那里,动不来了。

许久,“好了,时间不早了,老师送你回家。”我发烫的脸怎么也不敢抬头看,那里一定写全了自己的羞涩和。

回家的路不是很短,可我以为可以长一点再长一点。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我一直盯着地面上的影子,2个影子在整齐的移动着,摊开夜的手全是说不出的甜蜜。

那个晚上,我的脑海一直是他的样子,晃啊晃终于晃成一个17岁的梦。

学习在繁忙的时候总会因为看到他而满心欢愉,也因为能被他关注而格外努力,然后,很快,我们毕业了。

来不及说声再见,我们就毕业了。

“沫,在想什么?”

“恩,想起了以前”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他认真的表情还是那么可爱。

“恩。”

“你怎么从来不给我打电话?”

我突然不敢回答,当年毕业他曾把呼机号写给我,可粗心的我却不小心搞丢了,为此,不晓得找过多少地方,翻过多少箱子。我放下矜持问过很多同学但没有人有那个找的我心都痛的号码,后来我才知道他只把号码写给我一个。

“我,我不小心丢了。”

泉在这个时候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黑色的小小的机壳已经磨的泛黄,挂链的地方有个小小的缺口---一只很旧的传呼机。

我抬头,惊讶的看着他。

“我以为你会找我,这些年一直不舍得停。”

什么地方有个东西软软的疼痛起来,不敢想象,8年里他一直一直都保存着只给过我一个人的号码,原来自己一直如此幸福着。突然很想哭,扯开冷漠的外套原来里面一直有颗温暖的心。

老师,我该怎么告诉你,我喜欢你,这四个字,一直藏在心里,藏到心都疼了。

“我一直在等你,等你长大,从开始心疼那时,我就喜欢你了。我问过很多人关于你的联系方式……”

他还在幽幽的说着,我的脑海却一下散开了,那年毕业以后,我去了外地读书,没有告诉任何同学,然后又毕业,然后工作,然后恋爱再然后失恋。从来没有想过可以回来找他,从来没有奢望过他会喜欢我,喜欢我这个自卑的小丫头。

“我,我就要结婚了,我这个年龄,呵。”

我们都不在言语,安静的心事全泡进了咖啡,只是为何这个咖啡泡的我心,生疼生疼的。那么多的原来以后,才发现错过的何止是花开的季节。

“恭喜你啊,老师,你,你们要幸福哦。”我挤出一朵灿烂的笑,老师两个字终究从口中蹦出,我们之间的距离只能那么远。

一个人走在回去的路上,迎面都是小花的微笑,错过的美好里,还有种不完美的完美绽放着,我吸吸鼻子,告诉自己:“你应该笑的,至少你傻傻的喜欢的那个人,也喜欢过你。”

该满足了。( )

只是我忘了,当年是谁提着我的手和你告别的?

——文:若安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gushi/qinggan/203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