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11跨尘文学网 > 故事 > 爱情故事

奇书故事 夜夜渡你到河岸 二

第二天上班,接到他的电话让我到总经理办公室。

他递给我一张表:“我帮你理的”,是明年人力部的工作与培训计划,严谨、科学而专业。我有些气恼:“我自己理不来呀?”

“别生气,全当我卖弄,好吗?”

他又递给我二张充值卡:“送给你”,“为什么?”,凭着女性的直觉,我发现这家伙在向我进攻。

看我没接,他一下把卡揣在我衣包:“不为什么,我不能白打你的电话,是吧?别提高警惕了,我不是色狼。”

二张充值卡,一百元,够我打一个月电话了。

自己找钱自己用,能省一个算一个,不要白不要。

晚上,我躺在床上,听着屋外传来孩子和前夫以及他父母间的说笑,不知怎的,我格外空虚,不禁想起他来。

我知道我还不算老,略加打扮,仍有女性的妩媚和美丽。

他呢,办事认真,有魅力又有些呆气,这样的男人如今太少了。忽然间,我感到身上一阵燥热,下体膨胀得难受:我需要爱,我太寂寞了。

小钟第一个发现了我的秘密。

也难怪,女人最了解女人嘛。 跨尘文学网www.kuachen.com

他今天做了什么?和哪些女下属说了话?向谁发了火?小钟都一一给我汇报。这个鬼丫头,还不知从哪儿听来他的家庭情况,讲给我听。

“老婆是公务员,厉害得很;他还有一个五岁的儿子。”

我忽然感到有些悲哀:我怎么关心起这些来了?我听这些作什么?我发现我自己正走向深渊。

团拜会上,身为总经理的他神采奕奕,在大小老板的陪同下,向我们敬酒。又单独一桌一个部门的敬下去。

敬到我们这一桌时,见我神情慌张的样子,大笑:“女人自带七分酒,你怕什么?”

这该死的,他哪知道我正来月经,肚子一阵阵绞痛。

“要不,你喝我这杯。”,他把手中的酒杯递给我,结果,他喝下了我手中被小钟倒满的一大杯五粮液,我喝下了他手中的一大杯白开水。

自然,我们都醉了。

他真醉,我陶醉。

我的工作到了最棘手的时候,每年底,老板总要裁员,照例由人力部提出考核结果和裁员名单。

这可不是个好差事。

其实裁掉哪些人?新进哪些人?还不全是老板做主,由人力部执行罢了。

他发现了这个难堪的情况,便在会上提出:“今后裁员与进人,概由总经理签字一枝笔办理。”,我立刻意识到他的苦心。

看着那些被裁掉的同事,冲着他发火,怒骂,甚至扔东西,我的心情真的很复杂,不由得从内心深处感激他。

自离婚后有若一叶小舟到处漂流的我,感觉到头顶上有了一把硕大的遮阳伞,有了一种安全感。

终于,我们走到了一起。

白天,我们是上下级,人前事事认真对待,以便不假以人言口实。

夜晚,我们是情人,如胶似漆,疯狂做爱。

我感叹人生的无奈,世事的无常;毕竟,离婚女人更怕如火的恋情,更向往灵与肉的真正结合。

这是个疯狂的世界。

所谓的爱情和家庭,很轻易的就被生活打碎。

在物欲横流和空虚燥动中,作为女人,一不留心,就成了生活的弃儿,这滋味,大约也只有离婚女人才知道。

我明白我并不坚强,平时的“女强人”面貌,是多么的不堪一击。

我陷落情感的漩涡,白天上班就渴望着下班。下班后是一条波涛汹涌的河。

我们一同在清澈明亮的水波上泛舟欢悦,枕着他的情话入睡、醒来,再在共同爆发的情欲高潮中,渡到河的对岸。

河的对岸是一片翠绿的田野,那儿,云淡风清,草木生辉,让人心旷神怡,忘记掉所有的烦恼与忧伤;在仙乐般的牧歌中,我重回天真无暇的少女时代……

我已离不开他。

我们约定:不追问对方情况,不向对方隐匿;能做朋友时,就做一双灵肉相通的好朋友;能做夫妻时,就做一对相持以待的好夫妻。

但我发现,每当我们做爱时,他总是心神不定,在高潮时也达不到最佳状态。

是工作的压力?是心中的负罪感?还是另有隐情?

在我的追问下,他却总是躲避不谈。凭女人的直觉,我认为他有什么事瞒着我?一个不祥的阴影爬行在我心里:难道,难道他有病?我打个寒噤,随之又愤怒起来:有病你还在外面找女人?那我成了什么?

恼人的谜底终于在一个初夏的晚上揭开。

跨尘文学网原创首发,转载请注明链接:www.kuachen.com/gushi/aiqing/67409.html